分享

03-04月台北人_台北人的遊戲-006

台北人006  
雨夜花    2004年3月  
自從在台北工作之後,孤寂總是籠罩疲憊的下班生活,我放棄了一向以機車代步來與台北互動,改坐公車或捷運,試著藉由靠近人的方式逃脫一個人的哀嘆,儘管如此,慢慢的,我開始習慣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的生活,即使捷運車廂裡身體碰觸身體的擁擠,屬於軀殼下的這個我,變得無比安逸。
台北的天氣像極了小孩子,更像戀人般的任性,忽晴忽陰的個性像極了熱戀情侶的步調,這天下班,意外的傾盆大雨讓我大感情人間的微妙愛意在發酵,意外的讓雨傘躺臥在家中,拐個彎躲進7-11裡挑了把雨傘,希望戀愛的酵素不要在襲擊我疲憊的身體,我搭上了新生南路的公車,想去台大誠品去晃晃;台北城裡,到處都有機會附庸風雅,通時也有機會觀察各式各樣的膚淺表象。台大校園外改變了不少,這兒的氣氛適合下雨的侷促將人與人結合在一塊兒,一點也不拖泥帶水,走進誠品,漫無目的地隨手拿起一本冷門書「文學台灣」,完完整整的包裝空洞的我。  
(拍拍),有人從背後拍拍我的肩膀
Hi!   好久不見呀!   你怎麼會在這兒?  
突如期來的問候讓我回過頭去,同時間裡,我開始往記憶裡鑽,試著拼湊屬於我心目中的她,空氣凝凍的壓迫著我的呼吸,我祇得羞赧的底頭,望著她合適且入時的打扮與紅色的鞋子,原來,這女孩就是那個喜歡紅色的女孩,她的微笑終於化解了我不知所措的尷尬。當然,霎時的尷尬要化解可不容易,只能擠出幾個字,「可以‧‧‧找個地方聊聊嗎」?   台大誠品這地方,我熟悉的咖啡館只有「挪威森林」,通常這種店不是煙薰味濃,就是哲學氛圍濃、咖啡的濃郁始終是次等的消耗品的店,心想總不能跟他高談闊論我不熟悉的尼采與伽‧格拉瓦吧?  
那‧‧我們到椰林大道走走   可以嗎?    她終於讓我有個舒適且平穩的台階下  
公館夜裡的熱鬧不會因為下雨而蕭條,我們兩人各撐自己的雨傘,找了間賣珍珠奶茶的店,買杯飲料解決晚餐,夜生活少了油膩,應該可以讓頭腦清晰吧?。台大校園內的雨變得微弱了,雨點落下地面的聲音像是柔軟且迷幻的節奏,從剛才的誠品到現在的椰林大道她始終維持著特有的微笑,可能我是被寂寞沖昏頭了吧,久久不能平復那個內心的悸動,連微笑回應都難。在椰林大道盡頭的圖書館前廣場,我們站了許久,聊了近況,慢慢的化解了尷尬,也愉快的暢談彼此的無奈與快樂的事,但總是不談論屬於彼此內心的空洞與悲傷。
雨霽,她用手確定了雨不在落下,就把手中的傘往廣場中的草地裡甩,像是掙脫了束縛,我只能看著她發呆;在我不能完備的下一秒裡,她也把我手中剛買的傘往草地上丟去,握起我的手,快樂著哼著我不熟悉的舞曲,我的心似乎也融化了,解除了長久以來的封鎖,此時我確定了她手的溫度,她的氣味,淡淡的,柔軟的,像飄灑於清晨的露珠般清晰,而我像極了許久未見朝陽的野草,被露珠潤飾而變翠綠。我們凝視了對方許久,不知臉上的水是稀落的雨滴,還是我們壓抑許久的淚水,台大圖書館前的綠草上,躺臥著我們兩人留下的雨傘,還有掉落在椰林大道被雨拍打而下的牡丹,在矇矓的夜燈下。  
向日葵    2004年七月  
自從那次的邂逅後,我與她失去了聯繫,緊接著夏天來到,捷運車廂裡的人依然過著屬於各自軀殼內的孤獨生活,耳機緊緊塞著,在不斷變換的都市景象及黑暗隧道中,拼貼著屬於自己的蒙太奇。夜晚,總是與網路為伍,約人見面、與人聊天,或許是因為牢騷或著是不由自主,開始向網路中的陌生人稱朋友,弔詭的令自己想把故事塞給不知情的人,偶而有意興闌珊,偶而有假道學,但最讓我好奇的是一個過路人,Jean。
在這個滿是拼貼的台北城裡,黃種皮膚的外表下多貼著英文標籤,annei、linda等名子也伴隨著西洋星座的八卦時尚,向爭取中產階級的人招手。在見面的幾次過程中,發現她也喜歡紅色的鞋子,不由得我時常約她在公館見面,雖然時空不同,卻也懷念那個牡丹、雨傘的夜裡。夏天,我們常走台大農場的向日葵田,夏夜,偶而會約在永和河濱遙望台北市中心,跟她在一起感覺很舒服,不過卻是平淡的,像一直線的單純。
某日夜裡,天氣晴朗,夜晚的星空陪襯出嬌媚,和Jean仍是開心的談天,這天他依然穿著紅色的鞋子,把鞋子拖掉小心的放在草地上,露出雙腳,我呆望著那雙鞋子,口中唸唸有詞,「可以跟我交往嗎」?。
在那個晚上後,我們交往了一個月又零七天。那次之後,我的記憶只有在夜光下的向日葵。  
花火     2005年1月  
孤獨的我到底是和誰戀愛,長久以來的我是跟自己的想像戀愛吧,空洞的我幾乎感覺不到力量,毫無目的的從西區往東區走著,元旦的花火綻放,無法填補那夜的手的溫度與氣味。多希望這麼寒冷的夜裡能夠下起大雨,讓那夜的奇蹟再次發生,焦慮的我,窩在敦南誠品24小時無止盡的等待,耗掉我僅存的體力。
疲憊的夢    讓我無法從睡眠中醒來  
掙脫夢境已是隔日下午
炙熱陽光從窗戶透進冰冷的屋裡
我的眼睛已經被淚水所淹沒
試圖用手去遮擋也無法停止其毫無忌憚的宣洩
我只想掩蓋鏡子裡的自己
怎麼樣也不能停止思念那個女生    渴望那個女生  
早上的捷運車廂內依然擁擠
每個人都戴上耳機    每個人都閉上了眼
肩靠著肩
我也閉上眼    讓淚水去掩蓋那個夜裡
屬於我們的椰林道  
窗外艷陽高照                  「下一站    台電大樓站.....    Next  station......................」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