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3-04月台北人_我意念中的台北人

大學時候和同學玩的故事接龍,雖然是未完的半篇,但想想,
自己對於台北人的意象,
就該是下文中的男女吧!呵呵...就看看嚕!  
------------------------------------------------  
她和他‧偷窺 片段‧我  
  撲落一身灰塵,一雙腳黏住地面,站牌影子拉長一天的疲倦,夜,矗立漂浮
的城市在她眼中。生活像是趕著公車的早晨,風溢出的溫度,重複著再重複,然
後,吃著無味的午餐,搭車趕著尖峰時間回到租賃的公寓套房。  
  年過而立,未婚的女人似乎更強烈感覺社會價值的逼迫,家裡的壓力彷彿一
只沉重的包袱重重黏附在身上,每一個夜裡熙攘的街道穿梭死寂的魂靈,當踱入
安靜的住宅區,寂寞的觸覺便拍遍全身。  
  從皮包中掏出大大小小的鑰匙,旋開三重厚重的門,把一身倦意重重的摔到
地板。然後她依附著沙發貪婪地大口呼吸,時間停留在鐘面上滴滴流動著,她想
著:「余琴啊余琴,該找個人來驅除這寂寞的聲響了!」想著想著,卻不由自主
地跟這房子生起悶氣來。  
  此刻,她整個人完整地被浴缸的熱水包住,蓮蓬頭關不緊的水滴一一敲落,
彷彿聽見水中的身體舒放的聲音。臉上滑下了兩條淚痕,隔壁傳來小孩的嘻笑聲
,樓上的電視總是開得很大聲,對面那棟建築的新婚小倆口這幾天半夜都在吵架
,然而,她宛如一條寂寞的蛇盤著,與這忙碌的城市格格不入。  
  「都已經這把年齡了,妳還挑什麼,趁早找張長期飯票,妳看,去年同學會
時連阿華都嫁出去了,……什麼?……啊總而言之,趕快找個人依偎吧!……」
阿香後面的話她沒興致再聽下去,大學的姊妹淘一一嫁作人婦,她也曾經當伴娘
享受那種喜悅,但是,生活中總是缺了那樣的機會,或許,機會是從她指縫不經
意地流走了。  
  掛上電話,彷彿她全身的力氣都已經耗盡,等待充電。  
    下午四點的下課鐘響,也是他一天關於學校連接的完結,從大一、大二、一
直到大三,三年來無論如何排課,每日的四點鐘,永遠是他的下課時間。  
  「我們今天晚上要去唱歌,你要不要來啊?」小琳這樣問。
  「不了!謝啦!我晚上要打工,不能去了!」
  「你什麼時候開始打工的啊?怎麼都沒告訴我們啊?」
  「沒有啦!是前幾天才找到的,今天第一天上班!在一家網路公司打雜啦!」
    「喔!變成網路新貴啦!」
  「不跟妳鬧了!我趕著去上班!五點在敦化南路耶!我快來不及了!祝你們
玩得快樂啦!」
  「你也順利囉!」  
  他匆匆地離開學校,直往打工的地點奔去。  
  說起打工,對他來說,只是幾天前某個夜裡突然興起的念頭。一個人在學校
附近的賃屋裡頻頻朝開啟的求職網頁點下滑鼠鍵,當時的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隨便找一個工作,只要是自己能做而且能填補這麼多溢出成災的時間的工作就好
了。最後填了一堆網路求職信,沒想到,真有那麼一家公司效率是如此的好,才
不過幾天的時間,就寄給了他一封回函,要他今天去上班,而且簡潔的連面試都
省去,直接錄取。  
  「……我想我們的工作內容大致是這樣,應該先說的我剛剛大致都和你提過
了,其他的,就等你自己摸索了!在公司裡,你可以稱呼我Jean,對了,那我該
叫你什麼呢?你有英文名字嗎?」
  「……我啊!叫我Seven好了!因為我的幸運數字是七。」
  「OK!Seven,等等我會要Lily帶你認識一下新環境,那…就先這樣了!」
之後進來的年輕女孩就帶著他在辨公室繞了一圈,接下來就是一堆英文名字在他
腦裡哄哄作響。
  「這位是Joyce、這位是Kelly、那邊那個留小鬍子的是Paul、那個穿藍色衣
服的是Jackson……」整個辦公室裡十多個人的臉和名字,就在不到十分鐘裡灌
進他的腦中,然後錯亂的排列又排列的錯亂,直到Lily全部介紹完整個辦公室的
人之後,他腦中的人名和剛剛看過的臉龐已經完全無法做出正確的組合了。不過
之後他才從Lily的口中得知,剛剛最早和他說話那個有著顯眼的鳳眼和直挺挺的
鼻樑的Jean,是這個team的leader。而剛剛在辦公室的那些人,在六點就會一哄
而散下班去了,整個偌大的辦公室,就只會剩下眼前的Lily,和那個穿著怪怪藍
色發亮絲質襯衫的Jackson,還有自己。  
  他對於Jean有種莫名的好奇,她做事可說是一絲不苟,「No excuse!」是
她的口頭禪,乾淨利落的程度,從他之後和她幾次的對話中,他永遠只有機會回
答「Yes」或「No」可知。或許是有些默契的不讓整個辦公室的夥伴們壓迫地窒
息,Jean卻經常將自己關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不讓嚴峻的感覺在同事間過度漫溢
。Jean常常是最早走,工作時也少見Jean言語。  
  然而,他偶然地發現,Jean就住在對面的公寓,樓層低他一層。  
  那一夜,他工作完回到住處,泡了一杯三合一在陽台上大口地吐氣,對面的
樓層傳來碗盤破碎的聲響,他好奇地往燈光昏黃的那層瞧去,一個女人彎腰伏在
地上收拾玻璃碎片。當女人轉身,他便看見了她。  
  然而她不知道。  
  他很好奇Jean的生活,一個令他感到陌生的女子。  
  余琴曾經以為自己習慣這樣單身的日子,只是在年過而立的當時,突然升起
結婚的渴望。每一夜她總覺得自己是這城市最卑微的呼吸。  
  只是,她總在某種直覺上反應有貓輕躡進房裡,在黑暗的地方睜著發光的瞳
孔看著她。她不禁學起貓的叫聲,想誘出那隻跟她一樣寂寞的貓。睡眠時,在那
些細微的聲響中她判斷著貓的位置,貓可以驅除寂寞的傳說她深信不疑。  
  公司的事她從不在這片天地繁殖,保持適度的清潔,她有某種程度上的潔癖
,正如同最近介紹相親的朋友詢問她條件時,她常不經意脫口,「要很愛乾淨」。  
  這晚上她從床上跳起,決定養一缸魚誘來那隻貓。  
    「如果我是牠們,我會喜歡那樣子的魚呢?」余琴自言自語的喃喃。  
  拿出了久未使用的咖啡壺,點起了只剩半壺酒精的酒精燈,緩緩注入一杯半
的水,半匙的咖啡粉!看著透明玻璃裡的棕色液體隨著溫度直冒泡泡,她最喜歡
就這樣呆呆地看著混著咖啡渣的泡泡冒起、慢慢膨脹、然後又突然破掉,一次又
一次的重複,因此余琴常常煮出難以下嚥的苦澀藥湯。  
  開始喝咖啡的余琴是十九歲,一切夢想泡泡直冒的年齡,第一個男朋友,每
次約會時總是千篇一律地在他的宿舍,他煮咖啡給她喝,直到余琴愛上咖啡的同
時也離開了他。之後在身旁的男人,余琴最後都也愛上了他們的嗜好,也然後離
開了他們,第二個男朋友喜歡的威士忌、第三個男朋友喜歡的爵士樂……,余琴
的嗜好就這樣一件一件的增加,而身旁的男人也一個換過一個。  
  滿滿整個屋子都是咖啡的香味,余琴這才滿足的將咖啡倒到杯子中,收拾好
用過的咖啡壺,轉頭進房裡睡覺,留下一杯和整屋子味道相融的咖啡,獨自兀立
在客廳空蕩蕩長几上,余琴知道,那貓兒一直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那杯咖啡呢
?就留給牠吧!  
  而他仍站在陽台做著似乎是這個月來的例行公事,上課、放學、打工、回家
、泡一杯三合一咖啡喝,看著斜對面落地窗裡的Jean,似乎變成每天的生活基調
。看著她桌上的那杯咖啡,他低頭看了手中的三合一,笑了笑!  
  今天的他領了生平第一次的薪水,請了他那群死黨們吃了一頓飯,但他開始
發覺,身後是乎一直有一雙窺視的眼睛正在暗處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令他總是
無法安心的加入朋友們的歡樂中,經常有意無意的往身後看去,他討厭這種落入
別人掌握的感覺,那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她!  
  回到家中的陽台上,注意著Jean的一整夜,不安感突然完全被遺失了。  
  (就如同現在的自己,此刻也遺落了些什麼吧?) 
分類:心靈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