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1-12月格列佛遊記_強那森 斯威夫特是一個坐在電視機前面藉由寫諷刺的文字來抒發個人不滿的傢伙?

強那森 斯威夫特是一個坐在電視機前面藉由寫諷刺的文字來抒發個人不滿的傢伙?在兩個月的討論之後,出現了這樣一個對於格列佛遊記作者強那森 斯威夫特的一個無聊的猜測。  
第一個月的討論完之後,開始對於作者廣大的寫作野心做分割,選擇一篇自己最喜好的一篇深入的閱讀,對於我個人,小人國與大人國是相當直接的諷刺,身形大小相對,訴說著並且要令讀者在他編織的故事中體會出從大看小與小看大之間的差異,而慧駰國則是極端的諷刺,諷刺的程度超越了大人國與小人國直接且明顯的諷刺,運用理性這樣一個絕對性的標準套用在”駰”這樣的動物身上,絕對的諷刺對人的一切所有行為,也突顯出作者對當代新古典主義最高準則的追求理性有多麼的厭惡。  
曾經問過別人,你覺得我會最喜歡哪一篇,別人猜想的依據是,原因一位有工程的背景的人,應該會喜歡諸島國,的確,我想甚至也有會和我一樣研究空島的飛行裝置的人也大有人在吧。  
諸島國一直是我找不到頭緒的一篇,有別於大小人國跟慧駰國那樣可以看到直接想要諷刺的主題,相較於諸島國存在很多方向的主題跟,試著去尋找作者企圖想要諷刺的主題如同其他章節,不過還是找不到一個在第三章的主題,在空島跟發明學院似乎在針對一些對於當代種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及政策不滿,但其他的小章節卻也各有各自的主題,我個人對於召喚過往的人來對話的真實歷史那段相當感興趣,同時也在讀完的時候對於目前所謂已知的歷史恐懼,因為的確那都不是所謂的真實歷史,都是有心或無心的史學家所建構出來的或是說虛構,既然我目前瞭解的都不是真實的,那建立在已知環境之下種種新知又是什麼。  
理性不以身軀大小而延展,理性就是理性,極端絕對的套用在這樣的一個標準之下,  
我看諸島國之一  
分類:藝文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