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9-10月24個比利_在他們心中崩潰的那個點.....


〈對於受害者而言〉  
其實這個主題早就一直想寫了,只是還找不到一個點著手
直到看完「阿爾及儂的花束」、「神奇城堡」、「人格的變裂演出」...
才能與第一次讀的「二十四個比利」結合在一起  
對於精神疾病的起源、「多重人格分裂」抑或「解離症」這樣的病因認定
我們都不是專家,也無從探討或由中得到對自身的印證
但這些故事的起因都來自於童年時的性虐待經驗  
神奇城堡的--亞力、
人格的變裂演出的--阿康
24個比利的--威廉.密里根(比利)  
為何童年的虐待經驗,尤其是性虐待經驗對他們的傷害如此的深
比利被繼父侵犯,亞力被生母、繼父、以及邪教的儀式傷害身體、精神
但阿康的狀況不是性虐待,是被動的狀況下成為祖母、母親亂倫下的犧牲品
對阿康,應該不是如此受傷的經驗  
應該是一個孩子與母親之間的親密感、信任感整個被無情的剝奪所致  
記得以前大學的一堂課,老師說
所有的哺乳動物在出生下來一個小時就能走路、進食,如羚羊等
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演化機制,目的是為了躲避天敵而求生存
但人類經歷了漫長的懷胎十月,出生後仍然需要母親的照料、一點一滴長大
Why? 這是為了學習、也為了適應整個生存大環境不斷變動下的機制  
也因此,嬰兒與母親的關係密不可分
從一開始需要的親密感、擁抱、依賴…牙牙學語、走路…
仰賴著母親的角色來構築自我世界  
在這個親密關係仍然密不可分的同時
比利遭受了繼父的性侵害、
亞力被迫與母親、繼父發生關係,同時也必需傷害他同母異父的姐姐
阿康害怕著祖母對他做的事,也迷惑著母親對他的舉動...
我想這是人格發展呈現破裂的開始....來自於母親的依戀
轉換成傷害  
看了「阿爾及儂的花束」,查理在回憶起小時候母親與父親的爭吵
查理在那一刻被母親的咆哮嚇著了,緊張的想要尿褲子…而母親更是生氣的指責查理
看著記憶裡的自已,查理心裡難過的說:「為什麼沒有人要來幫查理呢?」
為什麼沒有人可以知道他心理很不安??  
〈關於人格分裂與融合〉  
這是我們九月份讀書會後一直想探討的點。
人格分裂的狀況又有別於精神分裂,精神分裂會呈現妄想、喃喃自語、不真實情形
人格分裂的人格結構則是仍然維持完整、統一,都可獨立運作、even有自已的思考模式  
那時大家提了一個問題,如果你是比利,你會傾向於整合你的人格、還是繼續保持呢?
多重人格的比利在各個方面是天才、有軍事、逃脫、語言、醫學、交際手腕等才華
醫生提出整合後的比利各方面的能力將減弱,但會有一個完整的人格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擇?  
如果是我,我會考慮整合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將所有的傷痛帶走,重新我的人生
不是如此的話,是無法去繼續一段新的生活的。  
人格的整合,在這二個月的閱讀後所得到的結論是--需要主角挺身而出去面對記憶裡的傷痛
人格的分裂主因,來自於對痛苦的逃避  
年幼的孩子還不能去面對、定義這些傷害時,他選擇了遺忘,
或是選擇了逃避,去相信受傷的不是「他」…
潛意識的承受抽離了本身的傷害與痛苦  
但是當他們情緒又陷入了危機時,或是本身人格不夠堅強時
這些潛意識往往出現,重新佔據了他的思想、記憶  
阿康的過去一一地現身。在我看來,像是受傷的孩子...想要有人體認、擁抱那個哭泣的自已
亞力的分身為他擋去了痛苦,保護他不讓他崩潰。過去的閃現,
我認為,是讓現在已成長、有能力的亞力可以堅強面對過去的生命  
分類:親子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