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7-09月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_由Tomas的怪癖開始想起...

在回家的路程上,突然回想起Tomas的怪癖,Tomas無法忍受與女人過夜是因為他厭惡一早起來看見對方,以及吸入對方呼出的氣體,在大溪到桃園的路上,我試著在想這問題的答案,為何Tomas會有這樣的怪癖,我至經還是想不透,想著這2年前討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的問題,同時想起,前陣子做了一個心理測驗,內容大概是:
迷路在森林裡你會選擇丟棄物品的順序
我依序從提款卡 旅遊指南 雨傘 書籍 到最後放棄相機
依測驗的結果是 這是在測試最重要的東西
A照像機:回憶。
B旅遊指南:朋友。
C雨傘:愛人。
D提款卡:地位。
E書籍:夢想。
我最後放棄的是回憶,在書跟相機裡作了抉擇,如果要死在一個森林裡,我要不要像是阿拉斯加之死裡的主角,在發現屍體的拖車裡,也有一本陪伴著我的書籍,後來選擇了相機,因為如果屍體被找到的時候,還可以讓人看見我死前曾經看過的美麗景色。  
兩年前的討論,我提出-回憶-是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這樣的答案也同時似乎也符合書中最初尼采說的永劫回歸觀是最沈重的負擔,[永劫回歸”的幻念表明,曾經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像影子一樣沒有份量,也就永遠消失不復回歸了],會成為回憶是因為只有一次性的在個人的生命中出現,不會在重覆,而回憶卻會在不同的時空裡似乎是被選擇跳躍是的出現在我這一次性的生命中;『獻給阿爾及儂的花束』裡的主角-查理,運用著連續回憶的方式喚起沉睡在他腦海中的記憶,也透過回憶的方式讓他填補起遺忘的事情以及再度的學習;而在『博士熱愛算式中的博士』,卻在他僅有的80分鐘的記憶中,對面著他的嶄新的世界。『24個比利』中的比利,卻必須由個人格的內在對話,才能勾勒出一個不完整的記憶。回憶真的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我相當認同人可以向查理一樣,透過回億可以在學習,不過往往回億出現在我腦中的只是片段,由於片段以及瑣碎,會變成短暫的回想及取用,無法有系統的整理學習。  
至今到現在我還是無法知道Tomas這怪癖的答案….  
分類:親子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