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7月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_[誰會來…]

2005年7月23日  
第21次的讀書會  
這次的讀書會  
早到了30分鐘吃頓中餐  
想的是每次來臨前的問題  
[誰會來…]  
不過這個問題不到最後永遠不會有答案  
也沒有一次會跟我的預定相同  
今天也不例外  
再次地讓我肯定對於同伴的期待  
應該還是回到那個不應花時間去想的期待  
預計會來的朋友  
一一的未出現  
沒有為什麼  
只是因為大家都有事情  
常常在想每個月發出的地點通知  
一次最少有20個人會收到(都是曾經來參加過的朋友)  
那到底會來的到底有幾個  
如果都來了   
那怎麼辦  
這問題似乎一直不是我擔心過的問題  
因為總會有意外存在每一次的讀書會  
這次也不例外  
這樣走了兩年多  
辦了21場  
現在我只期望每次都有人跟我討論以及分享每次的主題
+---------------------------------------------------------------------------------------  
參加讀書會  
整個下午會處在一個主題背景的高度討論下  
往往在走出了讀書會的同時也包含的昏頭轉向的思緒  
不過總會在回程的路途上  
一邊帶著下午咖啡留下的氣味與想睡的情緒  
慢慢地回想起下午討論的種種  
家雖住的有一段距離(桃園)  
舟車勞頓的代價  
換來一站回家前轉換心情也沉澱思緒的中繼站  
似乎也未嘗不好
-----------------------------------------------------------  
每次的讀書會都存有很多意外的驚喜  
決定下次的書目  
延伸的角度  
還有來參加的朋友  
漸漸的我已經可以很適應的接受這多元又沒有一定規則的情形  
也許這樣也符合nomadic(游牧的 流浪的)這樣的一個名稱  
曾經朋友說  
我似乎很喜歡這個形容詞  
去紐約時  
去機場前傳了最後一封簡訊也是寫著 [我走了 去流浪了]  
不穩定的狀態下就是不間斷的意外所定義出來的  
如果一些事情在無法自己掌控的情況下會發生  
那就順應的讓他這樣的走下去吧  
不過最近覺得要達到一個不同社會制約之下的老朋友的組織  
似乎目前常常處於較多熟識新朋友的行為的狀態中  
這幾個月  
陸續都有很優秀的新朋友加入  
真的很高興  
因為同時也解救了nomadic一直冷冷清清的窘狀  
似乎在人數上  
已經不是需要再擔心的問題了  
不過用一個月來作為一個基準的高流動性  
似乎不太符合nomadic tribes 以季節區分的流動原則是吧  
書為牧草  
則至少應以一次主題當作區分的標準吧  
---再自由自在的形式---也會存在於它那著短暫時間內所短暫依靠的處所---  
                                                         2005年7月23日 寫於讀書會後                
                                                                                                         王   
分類:親子

一位建築師的深夜呢喃... 紀錄腦中徘徊不去的意念,轉化成文字。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