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若夏 chapter 1-1

走進校門,初夏的陽光照射在閃亮紅漆的鐵柵欄上,最先映入眼簾的,依舊是一整列枝葉茂盛的老樹和鋪著斑駁水泥的小型操場。
 
九年過去,再度回到這間曾經就讀的私立高中,眼前一切幾乎沒有改變。
 
沿著記憶,我經過褔利社,公佈欄,再順著樓梯一步一步爬上三樓,在導師辦公室門前停佇了好一會兒才敲門。
 
「請進。」門後傳來略帶稚氣的輕柔女聲。
 
『謝謝。』我推開門,帶上,然後用目光掃瞄整個辦公室一遍,『請問賴玉蘭老師在嗎?』
 
「賴老師這節有課。」一名原本低頭整理資料的女學生看了看錶,指著一旁的沙發,「差不多還要十分鐘才下課,要不要先坐著等?」
 
『謝謝妳,』我點頭示意,『學妹。』
 
「不客氣。」女學生微笑,「學長。」
 
「賴禹臣?」
 
才坐下,就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尋著聲音望去,原以為空無一人的辦公桌,突然出現一名身高大約一百五十公分的中年女老師。
 
『老師妳沒事躲在桌下幹嗎?』我一眼就認出她是當時教我們國文的鄭老師。

「老師在找東西啦!」鄭老師沒好氣地看著我,「誰會沒事躲在桌下。」
「沒大沒小,老師又不是克寧。」鄭老師皺眉,口氣卻沒有絲毫不悅。
『很難說。』我起身,笑著朝鄭老師走過去,『以前張克寧就很愛躲在講台下。』


『老師,妳的桌子也太亂了吧!』我站在辦公桌旁,指著桌子,『這樣怎麼以身作則。』

「老師,」學妹停下手上動作,饒有興致地問,「學長以前都這樣跟您說話嗎?」
沒有出言反駁,我看著眼前這個,高中三年來總是對我們百般包容的國文老師,心裡泛起一股說不出的溫暖。
「唉!不只這樣,還不讓老師好好上課。」鄭老師嘆氣,接著隨即露出笑容,「還好一切都過去了。」


「禹臣,怎麼不說話?」鄭老師笑著說,「是不是覺得很內疚?」

『老師您多心了。』我搖頭,『我的字典沒有那種莫名其妙的字。』

「呵。」學妹忽然笑了出來,「老師,學長以前是壞學生嗎?」

「壞到也不至於,只是花招多了點。」鄭老師想起什麼似地笑了笑,「害老師月考前常常要趕進度。」

「花招?」學妹好奇地問。

『什麼花招,』我不滿地解釋,『是舉辦讓迷惘青年能發覺自己長處的才藝發表大會。』

「總之,古人的話固然有道理,但學生主要還是著重在五育均衡發展。」鄭老師看似不經意地說著,我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是每次國文課上到一半,亮言衝上講台要求鄭老師把剩下時間留給我們胡鬧時必說的金句。
 
『老師,』我止住笑,勉強裝出嚴肅表情,『我會幫妳好好教訓亮言和克寧的。』
 
「少來,你們三個都一樣。」鄭老師話一落下,下課鐘聲剛好響起,「走,去褔利社,老師請你喝飲料。」
 


「老師我也要。」學妹撒嬌般地看著鄭老師。
「有有有,見者有份。」鄭老師笑著點頭。
鄭老師從以前就對學生很大方,每次月考都會請全班喝飲料,看來這個隨便請客的壞習慣一直沒有改變。
「謝謝老師。」學妹露出燦爛笑容。

 
我們一起走出導師辦公室,從三樓下到一樓,在經過公佈欄時,鄭老師忽然開口:「老師記得你高三時參加過書法比賽,好像還得到佳作。」
 
『嗯!』我點頭,有些心虛,胡亂瞄了一眼公佈欄上貼的,正巧是這屆書法比賽的名次公告。
 
鄭老師口中的書法比賽,就算在這麼多年後的今天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是件非常離奇的事情。

那一屆書法比賽,班上找不到人參加,於是乎就有人義無反顧地推薦了我。
 
「老師。」上國文課時,亮言舉手,表情嚴肅地說,「我看過賴禹臣的書法作業,深深覺得他是這次參賽的不二人選。」
 
「我有預感他會得獎。」克寧口吻正經,一點也看不出在開玩笑。
 
亮言這個畜牲,明知道我的書法作業一直以來都是別人代寫的,卻還用「深深覺得」以及「不二人選」這種簡直和拍胸口保證沒兩樣的話來陷害我。
 
亮言一推薦,馬上獲得全班同學的歡呼,在大家眼中,毫無意外的,我就是隻不折不扣的倒楣羔羊。
 
而後來得到佳作的原因更是莫名其妙到極點的,連「頗具個人風格」這種評語都出現了。
 
總言之,就是一件我被陷害卻跌破眾人眼鏡,莫名得獎的陳年往事。
分類:藝文

住過火星 目前定居地球 是個和善的地球人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