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楔子

小說連載  校園奇幻 創作 小說 妖怪


楔子
  少女的模樣天真無邪,有一雙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明亮杏眼,而現在那雙瞳謀的焦聚逐漸迷濛濕潤,彷彿看著某個遙遠的彼方,略翹的嘴唇微張,吐出的氣息在窗上團聚成一團白霧,而後消失。
  喀擦喀擦,快門宛若眨眼般一下下閉合又張開,在記憶體留下雨水如走珠般滑動,反射天光的景象,以及那一座座相連到天邊,林立在農田間的高壓電塔。
  倒映在窗上的臉是一張擁有栗子色蓬鬆鮑伯頭的面容,內捲成C字的髮尾恰恰停留在鵝蛋型的細緻下顎旁,與自耳廓往下蜿蜒的耳機線交錯糾纏。
  忽然,她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萌呆的面容湧起一股徬徨,兩手緩緩放下,冰冷的相機碰到裸露的大腿時,冒起小小的雞皮疙瘩。
  「下一站,花獅子,要下車的旅客請準備下車。」火車廣播聲響起。
  少女迅速回過神,迷惘的神情褪去,無聲的喃喃後,換上一股毅然決然的表情,動作俐落地給單眼相機安上鏡頭蓋,放入外型粗曠的卡其色後背包,喝了一口飲料架上的礦泉水後,塞入背包的口袋,隨即起身,踮起套在小牛皮短靴內的雙腳,卸下架上的行李,就這樣兩手拿著行李袋,沿著走道離開。
  出站的火車像是一頭巨獸般,席捲著氣流呼嘯而去,乘客宛如魚群般潮湧似地往出口走去,她以此為主題又按下一次快門,再次將相機收回背包,這時,發現背包中有微光閃爍,掏出手機,重新查看簡訊。
  「我是蕭警官,以下為臨時住處的地址、電話、房東的名字和他的LINE,我已告知房東火車到站的時間,以及言真紀同學妳的基本資料,請先確定對方身分無誤再與對方同行,並在到站和抵達住處時,傳簡訊或LINE訊息告知。很抱歉,因為人手不足無法送妳到花獅子,請多加小心,雖確認嫌犯仍在逃,妳的行蹤也被列為最高機密,但我們尚未確認是否有共犯,所以請勿對任何人(房東何映雄、導師和教務主任例外)透漏案情,免得影響辦案和妳的人生安全。」
  握著手機的手微微發顫,少女深呼吸了好幾口氣,這才恢復鎮定,將手機放回背包,再次提起行李,朝出口走去。
  花獅子為一處正在轉變中的城鎮,幾個大型的觀光開發案帶入大量的旅遊人口,引起無數商機,新興的大樓與旅館一棟棟的蓋造,擠壓著擁有大片老厝與客家樓房的市景,新舊交集,給人一股活力十足,變化不斷的觀感。
  名為言真紀一直很想來這裡走走,一方面是因為她喜歡老房子,一方面則是她愛貓。
  花獅子此名正是古代人給花貓取的名字,也為此地名的由來,更是這幾年觀光局大推的旅遊景點之一。
  言真紀不曉得在IG和臉書上瀏覽多少TAG此處的愛貓攝友的照片,一直很想找時間來此逛逛,沒想到居然會因著捲入案件,不得不離開出生地而來。
  這算是因禍得福嗎?言真紀在心中苦笑。
  如果可以,她並不想要這個福。
  隱藏在內心深處的記憶開始蠢蠢欲動,宛若黑潮般翻滾,就要侵蝕言真紀好不容易回歸平靜的心湖。
  忽然,眼前發暗,腦袋暈眩,她迅速蹲下身,右手緊揪著U型領口,使得白色的坦克背心皺著一團。
  沒事,真紀妳已經離開家了。她在心中安撫自己。妳不在那個黑暗的小房間了,兇手不知道妳在這裡,妳很安全。
  確定暈眩隨著黑潮褪去而消失,她才重新站起身,閉上眼沐浴在陽光下,驅走一身冷汗,曬暖發涼的身子。
  「對不起,請問一下妳知道護城河往哪個方向走嗎?」
  陌生旅人的招呼聲令言真紀張開眼,她望向兩位看起來像是背包客的女子,紅唇無聲的吶吶,而後猛地抿緊,狼狽地猛搖頭,捲翹的髮絲隨之飄動,看起來比迷路的女背包客還要徬徨迷惘。
  她們對視一眼,露出尷尬中帶著狐疑的神情,對真紀道謝後迅速離開。
  「就叫妳要做功課偏不聽!」其中一名女背包客發起牢騷。
  「唉唷!問錯人了嘛!」另一位女背包不爽的說:「那女的很不禮貌欸,我們都說謝謝了,說一下不客氣或是告訴我們去哪可以拿地圖又不會怎樣,還一臉被我們嚇到的樣子。」
  「是妳沒化妝的樣子把人家嚇到了吧!」
  此時,候車大廳內的電視正在撥放新聞,幾名旅人站在其下仰頸觀看。
  女背包客的聲音逐漸遠去,真紀握著背包帶子的手越發用力,指節泛白,迷濛的雙眼閃過一道毅然決然的神情,轉為看向火車站出口處,人們來去匆匆,只有她獨自佇立。
  再次掏出手機,沒有任何訊息,她往站內走,找到空位坐下,給蕭警官和房東何映雄發出訊息,稍等了一會兒,仍未收到回信。
  「上週發生的駭人命案,被害者夫妻當場斃命,犯人行徑殘忍,連砍五十多刀而逃,警方暫時排除謀財害命,唯一目擊證人……」
  人們口中三言兩語的說著「好殘忍」,「警方怎麼辦事的,到現在都還沒抓到兇手。」以及「幸好不是發生在這裡。」
  真紀調大耳機的聲音,仍無法抵擋新聞主播的聲音穿越而來,她覺得自己無法繼續待在這裡枯等了,否則好不容易沉澱的黑潮又將湧出。
  但是,自己能去哪?這裡是那麼的陌生。
  言真紀猶疑的視線望向後火車站外──一排日式老房子沐浴在豔陽下,花開燦爛的九重葛和大王椰子樹椅牆而立,在瓦片屋頂上投射出一條條宛若柵欄般的影子,風撫而搖曳。
  以及,一隻花貓在屋頂上睡午覺。
  被這發現引起興致的她,很快便下定決心,將行李塞入寄物櫃,鑰匙放入口袋,掏出悠遊卡刷卡入站,迫不及待的往後站走,在天橋的窗戶找到曬太陽的花貓後,掏出相機,喀擦喀擦。
  然後,因著居高臨下,她發現後火車站的台鐵宿舍裡還有好幾隻貓在曬太陽,蠢蠢欲動的心令她無暇多想,刷卡出站,憑著記憶繞入宿舍,小心翼翼地放輕腳步,在相機最遠的焦距,並貓咪們警戒但不至於跑掉的地方,忘我似地按下一張又一張照片。
  貓兒們在屋簷上伸懶腰時露出來的尾巴、九重葛與木造窗格、大王椰子樹的落葉像是羽毛般落在地上的影子、正在吃不知名愛心人士提供的罐罐的貓兒們、七里香的小白花瓣、樹幹粗壯的雀榕、一棟棟日式建築所構成的剪影,橫過天際的捲雲。
  清爽的風挾帶火車的呼嘯吹來,掀起真紀當作外套穿的白底黑色格線襯衫,露出穠纖合度的長腿。
  她逐漸深入,拍得越來越投入,彷彿唯有藉此才能忘記那盤亙心底的恐懼、悲傷與憤怒,耳機內的音樂和火車的廣播掩蓋了其餘聲響,宿舍占地頗廣,因而沒有注意到有一群人也在這裡拍照。
  他們備有各種專業攝影器材,從腳架到反光板無一不缺,器材圍繞著三名身穿水手服的娉婷女子,手持相機的男子們或蹲或站或彎腰的對女子猛按快門,並時不時的退到後面換鏡頭或補充水分。
  真紀手中的相機顯示快沒電了,她抹了抹額汗,找到一處尚稱乾淨的空地,放下背包換電池,並再次檢查手機,赫然發現有好幾則訊息和未接電話,隨即點入查看。
  「真紀,我是房東何映雄,我在前站出口旁的便利商店裡面喝飲料等妳。」
  「真紀,妳的手機有開嗎?為什麼打電話沒人接?」
  「我蕭警官,房東說打電話給妳沒接,他可能忘記妳的情況了,我讓她傳簡訊,妳看到了嗎?」
  「真紀,我是房東何映雄,妳沒事吧?蕭警官說妳沒下錯站,會不會是出錯站口了?我是在前站,回個訊息給我!」
  「真紀,我想妳應該在後站,我讓房客小鏡去找妳了,妳在後站等著不要離開,蕭警官有傳妳的照片給我們了。我也將我和小鏡的照片傳給妳。」
  真紀好奇的點開,照片中的男子肥敦敦的,眼睛笑的彎彎,像是聖誕老公公般和藹可親。伸手攬著一名有著一頭滑順如絲的銀髮青年,他的厚重瀏海斜向左側,長及臉頰,掩蓋了左眼和近乎一半的面容,使真紀看不清他的五官,但光就露出來的高挺鼻尖,隱藏在掐絲眼鏡後的淡漠雙眼,足以構成一張高冷俊逸的面容,氣質陰沉,難以親近。
  幸好青年薄如柳葉般的唇角微勾,含著一絲笑意,化解冷酷的外型,也因此使得他端麗精緻的面容,變得靈動了起來。
  然後,真紀注意到他穿的制服正是她將轉入的學校,又想到房東稱小鏡為房客,看來兩人將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了。
  即將遷入新環境的不安漸漸湧上,她嘆了口氣,動作粗魯的抓了抓頭髮,回訊息告知房東自己現在後站的台鐵宿舍,立刻回去後站,將手機放入短褲口袋,免得又漏接。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分類:藝文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