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若夏 chapter 1-2

買完飲料,我和鄭老師坐在褔利社提供給學生用餐的椅子上閒聊。

「怎麼會回來?」打開飲料後,鄭老師開口。

『畢業證書不見了,趁休假回來補辦。』我說。

「粗心大意。」鄭老師說,「這麼重要的東西都能弄不見。

『呵。』我尷尬地笑了笑。

「後來你們三個有繼續升學嗎?」鄭老師問,「如果沒記錯,你和亮言、克寧的分數都有學校可以上。」
 
『嗯!』我點頭。

 鄭老師說得沒錯,實際上我們都有考上學校,只是考上的是排名很後面,比差一點還要再差一點,就是那種父母知道後會毫不猶豫賞你兩巴掌,讓你流淚的學校。



「慘了。」亮言拿到成績通知單時,一臉憂愁,「終於有機會嚐到我們陳家祖傳絕學,『猛虎硬爬山』的威力了。」


「屁啦!最好你爸會那一招。」克寧笑得開懷,當下還不知道自己的分數也是半斤八兩。一付幸災樂禍的樣子。
「我爸不知道會怎樣?」亮言的憂愁依舊附著在臉上。

「你爸本人我不知道,」看著亮言滿臉烏雲,克寧都快笑出眼淚了,「但如果我是你爸我會先打斷你的狗腿。」

「賴禹臣,」亮言完全不想理克寧,「我可能要重考了?」

『你需要的不是重考,你需要的是時光機。』我認真回答,當下還不知道自己的分數和亮言只能用不相上下來形容。

「時光機,快來接我吧!」亮言誇張地伸出手,捉住我的肩膀,然後轉頭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克寧,「像這樣嗎?」

「白痴。」我和克寧幾乎同時開口。

「都這種關頭了還給我開玩笑。」亮言將成績單遞給我,「你給我評評理看這是什麼鬼,分數是不是有誤會。」

『我看。』我接過成績單,仔細又專業地分析了起來,『數學分數不錯,英文也還行,不過國文就嚴重了。』

「先別管作文英文還是法文了,」亮言搖頭,「看總分啦!」

『哎!』我嘆氣,『光分數這樣排列下來,不用看也知道凶多吉少。』
『什麼預感?』我問。
「拿來。」克寧直接從我手上將成績單抽走,「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莫名其妙冒出一股不祥預感。」


 一旁的亮言還沒從打擊中走出來,完全不想知道克寧的什麼狗屁預感。畢竟目前的他已經夠不祥了。

「最後一次模擬考我只考贏那個阿呆六分,所以......會不會......可能......,我是說也許......也許啦!」克寧欲言又止。

『所以?會不會?可能?也許?你怕這次也只贏那個阿呆六分?』我幫克寧說出他不敢面對的答案。

「我還是趁我爸回來之前,自己先回家開獎好了。」換克寧臉色沈重了,「就像古人說的,自己的獎品自己拆。」

『最好古人有這樣說。』我拍拍他的肩膀,『不過,這樣說也沒錯啦!反正總有一天你也會變成古人。』
「希望你的成績也能讓你爸打斷你的狗腿。」沉默了好一會兒的亮言突然開口。
「呸呸呸,」克寧面露鄙色,「少在那邊不吉利。」


陰沉的樣子簡直和櫻桃小丸子中的野口同學一模一樣。



不夠努力,所以人生也不會有奇蹟。

答案公佈,克寧的分數整整少了亮言二十分。

而我,才是真真正正考贏亮言那個阿呆六分的狠角色。
 
暑假過後,我們三個人誰也沒被打斷腿,只是剩下的暑假活生生被沒收,並且在各自父母的堅決要求下,用猜拳方式從三間口碑不錯的補習班中硬是選了一間。
 
「你爸要是知道你用猜拳的方式來選補習班,」克寧挖著鼻孔,用眼神鄙視我和亮言,「一定會打斷你們的狗腿。」
 
開始了接下來幾乎一整年,以考試高分為己任,以國立大學為目標的高四非人生活。
 
然後,我再度遇見了她。
在重考那年夏天。
楊若夏。
分類:藝文

住過火星 目前定居地球 是個和善的地球人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