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曦第三部-雲‧夢(20)

魔道同人 澄曦 忘羨


  
        沒有人發現那裡跪坐了一個人。
  守著的金家門人沒有一個發現在煉屍場前居然跪坐了一個人。
  再更正確的說法,是他們一群人明明就守在煉屍場前方的,但卻沒有一個人發現有人越過他們的防線,更不用說還跪坐在煉屍場前,若非江澄問起,他們還真不知道那人是什麼時候,用了什麼方法出現在那裡的。
  空氣彷彿凝住般,令人感到窒悶,而率先打破這股沉悶的,是那一抹飄然雪白的身影。
  藍曦臣緩緩走向前去,後頭江澄緊跟在後,藍忘機和魏嬰跟兩人隔著幾步的距離也走了過去,而隨著和老人家的距離越近,魏嬰的眉頭就皺的越緊,待藍曦臣在老者身後約十步距離停下腳步,正欲開口詢問時,魏嬰一個大步走到江澄身邊先開口了。
        「澤蕪君,別問了,他已經死了。」
  「無羨?」藍曦臣有些愕然的轉頭看著魏嬰,魏嬰點了點頭,想了想又接著說道。
  「而且不是剛死,這老人家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別問我怎麼知道,我想,在場的眾人裡,大概只有我看過的死人比活著的人多吧,照這老人家身上的屍斑和味道……他至少死了有一個月了。」
       「死了一個月還能……」話講到這裡倏然而止,江澄像想到什麼似的有些驚訝的轉頭看向身旁的魏嬰,而魏嬰顯然和他懷疑到同一個點上,兩人相視無言,但在彼此的眼裡都看到一抹了然,而這樣的默契看在藍忘機眼裡,只讓他更加的確信,江澄果然是個討厭鬼!
  「死了……?那為什麼……這一連串的事,到底是為了什麼?最後的結果,就是一個已經死了的老人家和一個燒不掉的煉屍地?」藍曦臣單手撫額,他現在只覺得頭好疼,腦子一片混亂,他不懂,就如同他不懂金光瑤一樣,他不懂這一切的事情到底有什麼意義在?
        「那個……澤蕪君啊,你也別想……?藍湛。」
  「嗯。」
  「……煉屍場的走屍……你們都解決了嗎?」
  「都解決了,我和江宗主為怕有遺漏,離開前還仔細的巡視了一遍。」
  「幹嘛?懷疑你家藍二我沒意見,懷疑我的能力你是欠抽嗎?」
  「是嗎……既然都解決了……那……」
  魏嬰舉起手指著裡頭,涼涼的問道。
  「你們誰能告訴我,那道身影是什麼嗎?」
  「什麼?」  
         三人同時望去,透過半倒的柵欄,裡頭的情形還能窺探一二,而現今,那被火光包圍的煉屍場裡,一個半大的人影正背對著他們站著。
  藍曦臣一見到那個人影,就像整個人泡進冷泉裡似的,渾身一個激靈,他有些激動的向前跨了一步,但隨即被江澄拉住,他一轉頭,江澄陰著臉,毫無表情的對他冷冷說道。
  「讓你到此是我的底限了,我不會讓你再進到煉屍場半步。藍曦臣,我能容許的事,是有限的。」
  煉屍場的事不過才一天前,當時的兇險現在想起來簡直叫人後怕。江澄心裡頭已經認定煉屍場和藍曦臣犯沖了。他哪有可能再讓愛侶步入險地?
       「認同。」難得附和江澄的話,藍忘機看著兄長淡漠而堅定的表明了自己和江澄站在同一邊,這煉屍場,藍曦臣是再也不能沾惹的。
  「……」看著自己最親近的二個人帶著同樣的擔心看著自己,藍曦臣想爭辯的話怎樣也說不出口,他張口無言的,最後也只能垂下肩頭,輕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抬首望向那斷口深處。
        背對著他們的人影此時也有了變化,人影像煙霧般扭動著,輪廓向上長了一些,慢慢的,從一個半大的身影,變成了一個成年人的高度,雖然只有背影,但藍曦臣從那一身的襤褸破舊,還是看出了這個莫名人影的身份,畢竟,這都是一天前他才看過的。
  「……我以為,是那個少年不自覺的向我求救,原來,他一副不解的模樣是真的,原來……不是他……」
  「兄長?」走至藍曦臣另一邊,藍忘機偏首看著他,藍曦臣目光定在那人影身上不動,漾起了一抹苦笑,緩緩的開口說道。
  「忘機,那個引我入夢的少年,不是在金麟臺的那個,現在在煉屍場的他,才是那個真正引我入夢,向我求救的人。」
         乍見那半大的身影,藍曦臣就認出來了,那身影和他夢裡那道小小的身影重疊在一起,而當那身影變大拉高,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破舊衣衫時,藍曦臣也認出來了,那還是不久前他曾近距離仔細檢查過的。
  「……亭山何家的修士,從一開始,向我求救的人,是他,亭山何素,也是那鐵籠裡的屍骨,那蛇身少女和少年的大哥。」
        亭山何素?那個被割舌關禁,最先死去的亭山修士?
  江澄皺著眉不說話,藍忘機仍舊表情不變,魏嬰倒是難得的沉思了起來。
  「不是弟弟求我救他大哥,而是何素求我救救他被禁錮的親族手足,夢裡的少年一直沒有說話,那也是因為,他已無法言語……」
  即使如此,他仍是惦念著自己的手足,仍是掛懷著那在世間痛苦的親人。
  火光裡的人影動了動,祂垂著頭,左邊的手微微向外伸了伸,看起來像是要去牽什麼似的……?牽?
        藍曦臣又不自禁的向前跨了一步,江澄差點沒一巴掌往藍曦臣頭打下去,就叫他別靠近煉屍場了!雙璧雙璧!所以腦子都是石頭嗎?
  可是氣歸氣,他又能拿這塊石頭怎麼辦?心裡頭嘆了好大一口氣,江澄乾脆拉著人直直走到老人家屍體附近才停下,他瞥了一眼一臉驚訝的藍曦臣沒好氣的說道。  
       「只能到這裡,不能再近了!」
  藍曦臣沒說話的,給了江澄一個溫柔的微笑後,目光再次調回到煉屍場的同時,他的手滑進了江澄手裡,兩人十指相交,貼合的沒有一絲縫隙。
  人影的左手維持著微微伸開的姿勢不變,彷彿在等待著什麼,直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在人影腳邊浮現,江澄感受到藍曦臣的手一緊。
  影子在人影腳邊搖晃許久,有時散開有時凝聚,但高度都沒變,一直維持在人影小腿附近,直到影子伸長了兩條細細的,如同手臂的東西向上拉住了人影伸出的左手。  
        藍曦臣只覺得胸口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掌似的,疼的他不禁揪緊了胸口衣襟,半晌說不出話來。
  只到人影腿邊的高度,那高高舉起的宛如手臂的東西緊緊抓住了人影伸出的左手,影子也漸漸聚成了一個固定又模糊的人形。
  是她……是她。  
       若人影真是何素,那只到祂腿邊的人形,就只有她了。
  那個只餘上半身的少女-何素的妹妹。
  何素似乎挺開心的,祂的左手還搖了搖,少女的影子更黏祂了。
  「祂找到妹妹了……」找到一個了,那……另一個呢?
  搖晃的左手停了下來,何素頓了一會兒,才慢慢伸出了右手,這一個動作讓藍曦臣心都快提到嗓子上來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死去多年的何素陰魂會突然出現在煉屍地,也不知道這個老者是怎麼一回事,但少年心心念念的大哥既然已經出現了,那麼,少年的心願就能圓滿了。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何素的右手始終空蕩蕩的,什麼變化都沒有,藍曦臣急了。
  「怎麼回事?祂怎麼沒出現?祂怎麼沒出現?」
  「藍曦臣,你別那麼緊張。」
  「怎麼不急?祂心心念念的大哥在等祂了啊,祂一直在找的大哥……為什麼祂不出現呢?是魂飛魄散了嗎?還是……」
  「藍曦臣,你冷靜點。」  
        看著藍曦臣一臉茫然無措,一副想衝進去煉屍場找少年的模樣,江澄乾脆把人 攔腰抱在懷裡喝道。
  「冷靜點!這種事,急也沒有用!你不要亂了自己的心神!」
  「可是祂大哥在等祂了啊。如果這次再錯過……祂們兄弟或許就沒有聚首之日了。」
  不自覺的推拒著江澄的擁抱,藍曦臣眼裡只有那伸著右手靜靜等著的何素背影,明明祂已經出現了,明明祂已經在等著了,為什麼?為什麼少年沒有出現?
  「兄長。」發覺藍曦臣好似不太對勁,藍忘機眉頭微皺的快步走到他身邊,但藍曦臣根本沒注意到兩人,他的心神全都在煉屍場裡那對等著少年的兄妹身上。
  「你快出來啊,你大哥在等你了,你不是一直盼著這一天的嗎?」
  眼眶微紅,藍曦臣心中哀悽,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反應會這麼大,他掙開了江澄,忍不住的高聲喊了出來。
  「你出來啊!出來啊!」
  「兄長!」
  「藍渙!」
  兩人有些手忙腳亂的,一個抓著藍曦臣左手,一個按著藍曦臣右肩頭,均被他失常的反應嚇了一跳,尤其是在驚覺藍曦臣居然想衝進煉屍場時,藍忘機更是直接擋在藍曦臣前頭,左手按在藍曦臣右肩上,硬是單手就制住了藍曦臣的行動。  
        「兄長莫衝動!」
  「可是……可是若不快點……萬一……」
  「澤蕪君,你先冷靜下來,你瞧!」見苗頭不對也趕緊跑過來的魏嬰,像突然發現到什麼似的,指著煉屍場大叫。
  何素右手的地方,突然瀰漫一股灰氣,灰氣淡薄,幾乎呈透明狀,若不細瞧,根本看不出來,而那灰氣動的很慢,很勉強,感覺它想聚在一起,但卻總是很快又散開,中間甚至還停滯了下來,藍曦臣睜大了雙眼,是祂……是祂!
  祂來了!但是……祂卻力不從心了嗎?  
       「……幫幫祂……幫幫祂!何素……若你真的是何素的話,幫幫祂!幫幫你弟弟,不要再留下遺憾了。」
  由生至死,甚至在死後還能相聚。上天給了你們最後的機緣,請不要錯過它了,不要在這最後,功虧一簣。
  「何素,幫幫你弟弟……啊!」一聲哀鳴,藍曦臣手臂突然冒出一股濃濃的黑氣籠罩,突生的異象讓三人根本不及反應,只能愣愣的看著那黑氣滾成一團自藍曦臣手臂上浮起,接著如同羽箭射出般,竟是直直衝向那快要散滅的灰氣。
  一瞬間的變化,快的令人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了,但在黑氣衝向灰氣和灰氣融合在一起之後,藍曦臣看到了那灰氣終於凝成了一個小小的人形,而那人形也同樣的伸出了兩條細細長長的,如同手臂的東西,緩緩纏上何素伸出的右手。  
       『……找……到了……』
  『……咯……咯咯……』
  若有似無,輕的像風吹過的聲音,但藍曦臣還是聽到了應該是少年和少女的聲音,他眼眶泛紅,一滴清淚無聲滑過他俊秀的臉龐,站在他對面的藍忘機微微一愣,兄長……哭了?
  「……忘機……」突然的,藍曦臣掙開了江澄拉著他的手,他一個跨步走向藍忘機,就著藍忘機按著他右肩的姿勢,他也伸手按著藍忘機右肩,頭抵著藍忘機肩頭,低聲哽咽道。
  「我想起了……你痛苦不開心的那段時日,兄長無法幫你,只能看著你難過……忘機,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兄長希望你快樂,也希望你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兄長都會陪著你,永遠……」
  「……忘機知道,忘機不會忘。」沒想到何氏之事會勾起藍曦臣如此深的往事回憶,藍忘機無措之際,再聽到藍曦臣肺腑之言,心裡更是激盪不已,看來,兄長的反應會這麼大,是因為彼此都是為了手足之情吧。
分類:藝文

魔道同人文~~~江澄vs藍曦臣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