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詭異樓梯間-紅色雨衣小篇


我家住的公寓,是民國7X年在新北市新店某個社區的太平洋建設所蓋的樣板屋,採用古法四合院的方式使兩棟公寓的入口均在同一層,一樓長梯前進,映入眼簾的是兩條背靠背的階梯,持續向上走,便能透過氣窗看到防火巷與對應樓層的住戶情況。
這種設計,最大的缺點就是採光不足,樓梯間瀰漫著濕冷黑暗,即使大白天,開著氣窗,依然無法驅散陰涼寒氣以及不開燈便陷入黑暗的階梯。
小時候,我莫名厭惡這樓梯間,說不上為什麼,但總是會有一種深深的恐懼感,由於氣窗很大,看的到對面樓層的情況,總不由自主的在有窗戶的夾層中,加快腳步自動低下頭,彷彿一抬頭,就可能會出現什麼一般,迫切的衝上樓,漸漸地... 到了國小六年級,不再是小時候那麼膽小,所以,開始慢慢地往上走到家的樓層。
直到...那個雨夜...
我依稀記得那天媽媽帶我跟弟弟去吃晚餐回家,大門一開,媽媽還在關門,我們兩姊弟就蹦蹦跳跳的比賽誰先到家,而我們選了一個矮樓階開始,我與弟弟不分上下,同時來到了第一座氣窗的台階,為上層台階做跨越準備時,被我們這邊窗戶的風吹了一下,下意識往對面樓層看去,此時,一件紅色雨衣,正直直出現在對面樓層的手扶梯上,雨衣沒有任何衣架吊著,直挺挺的飄浮在兩個樓層中間,雨衣衣領的地方,慢慢滑落一個類似頭顱的物體,由細細的麻花繩吊著,雨衣隨著對面打進窗戶的風,緩緩地前後擺動,而麻花繩轉動著類似頭顱的物體,但我們很明顯感受到,祂正在試圖往這裡看,這個女人,正打算晃到我們這層...
看著兩邊都沒關的窗戶,我與弟弟似乎懂了什麼,不管什麼比賽了,兩個人抓著彼此,就是死命地往家中跑去,不停按著電鈴,期待爸爸趕快開門,而身後的總有一股涼涼的氣息,從二樓往上竄,就在我們姊弟都快哭了的時候,背後傳來媽媽的聲音,你們兩個跑那麼快,都不管媽媽耶!! 
接著,媽媽推開我們兩,直接拿起鑰匙開門,我們兩一前一後黏在媽媽的身上,踏入了安全的家,關起門的那一霎那,我好像看到對面二樓那件紅色雨衣,已經飄來三樓了...而那個女人,也空洞的注視著即將關起的家門....
故事完QAQ
這是筆者小時候的真實經歷,即使過了十幾年,那個畫面依然印在我們姊弟的腦中,直到今天,我每次回家時,依然是閉著眼睛摸著手扶梯往上爬,不然就是叫我男人,在樓下等我,直到我開家門喊他我到家了,才放他離開
 當男人就要保護我啊QAQ ( 誤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