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辭呈--告別檢察體系的一封情書

自2019年6月4日辭職迄今已逾3月,分享半年前決心向檢察體系說再見,告別檢察體系的萬言書辭呈完整文字稿:辭呈內容係以地檢署本身的困境(人事行政與檢警關係)出發,接著談警政問題到檢警關係,再回到檢察學的檢察官義務。
檢察官定位問題已經呼之欲出。
重點不是天燈大會上吵半天的「檢察官到底是司法官還是行政官」,而是,刑事訴訟法建構的檢察官圖像,到底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們期待的,是一個呈現刑事訴訟法靈魂、從程序正義中實現實體正義的檢察官;還是一群忙著結案、私下「運作」升主任、升二審、等退休的結案與升官機器?-------        108年 3月 31日辭 呈        於檢察官辦公室主 旨:有關職擬於民國108年6月4日起辭職乙案,簽請 同意。說 明:一、依公務人員保障法第12條之1規定「公務人員之辭職,應以書面為之。除有危害國家安全之虞或法律另有規定者外,服務機關或其上級機關不得拒絕之」辦理。二、職於104年9月1日自司法官學院第54期結訓,同年9月2日奉派擔任臺灣澎湖地方檢察署(下稱澎湖地檢署)候補檢察官;106年9月7日調派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下稱新北地檢署)候補檢察官。自初任檢察官職務迄今3年半有餘,曾任偵查、公訴(澎湖地檢署為己案己蒞制度)與兼任執行檢察官之工作,現為偵查(重大一組)檢察官。3年半以來,心心念念的始終是當年一心一意穿上紫袍的理想,要求自己在實務工作必須貫徹理想,一絲一毫不敢懈怠,手機從未關機;百忙中實難免疏漏,但每當發現疏失,不論是自己、或受自己指揮監督之司法警察、行政同仁之過失,必在自責後設法彌補。雖然始終未能達到心目中的至善標準,也距離那個標準太過遙遠,但職自認對於「檢察官」在刑事訴訟法中所建立的使命與圖像殫精竭慮,在極度貧瘠、腹背受敵的辦案環境中,職可以大膽的說:「無愧我心」。三、職自106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期間與之後,開始投身檢察改革之工作,並於公餘與志同道合的學長在法普等方面努力,為的是當年甫從校園畢業的自己心中對於「檢察官」那個閃亮亮的理想。然而在檢察體系惡劣、醜陋的現實中,職一再失望。舉例而言:職於澎湖地檢擔任執行檢察官期間,與當地社政、衛政、警政、醫療院所等機關(構)合作,力推保安處分、犯罪/受刑人社會賦歸等制度,並曾多次投書針砭資源貧瘠之問題,然檢察行政高層不聞不問,前任法務部長甚至當著職面前說:「沒錢」,上級機關對於此等問題在沒有選票、沒有亮點的情形下,似乎也毫無改善之意願。職調派新北地檢署後,發現本署看似為大地檢、理應具有制度與規模,實則紊亂、無制度、不思辯、不遵守內規、出事後想盡方法「蓋下來」。

本署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行政,其次在於檢警關係:

(一)本署行政問題

1.導致效能不彰,行政延誤檢察核心業務。例如職股發現被告經羈押後,曾經稽延十數日始分案;保全字未能及時分案,導致證據滅失;指揮書未寄出,警方未收到指揮書未處理,案件長達3月未進行;結案案件後續文書處理無管考,導致長達3至4個月甚至半年未送審、未送達當事人……族繁不及備載。2.又例如人犯脫逃跳樓事件,最大問題在於人犯解送通道、法警值班與人力等問題,然而此等問題不解決,竟然由檢察長公告「全體同仁即日起嚴禁在本署偵查大樓2樓、3樓、4樓陽台處吸菸,違者通報檢察長」,不知何等弄臣在檢察長身邊咬耳朵,事實上,檢察官於偵查大樓開庭時根本不可能、也沒空前往陽台抽菸,更何況如有火災等災害發生時,該陽台為逃生門,本不可能上鎖,縱然有同仁在陽台抽菸,與人犯脫逃有何干係?而此等高層幻想與基層辦案現況脫節之笑話,時常於本署發生,啼笑皆非。3.此外,行政人員人力是否缺乏的問題,職認為重點不在「人數」,而在於是否存有「冗員」、是否有善盡教育訓練、完整SOP,此涉及公務人員淘汰、是否知人善任、是否有遵法意識以及責任心之問題,本署的行政人力調配問題,問題源長期以來人盡皆知,然而無人解決。舉其他機關對於本署已結案件之資料查詢為例,既已歸檔,依照分層授權明細表,本屬資料科之業務,然推事由偵查個股承擔,而無視偵查檢察官與配股書記官之忙碌狀況。此外,行政人員行政疏漏過多,例如眾所周知的分案室亂象、收發問題、紀錄科影卷與掃描人力問題……等,時常嚴重影響地檢署核心業務,然而本署仍存在清閒的冗員科室,勞逸不均,導致能者多勞、廢者恆閒,如何能夠留住有能者的心?

(二)檢警關係問題

1.指揮動能不彰,在其他地檢署理應報指揮之案件,於本署時常基於「案件量太大」為由退指揮。實則,指揮案件應當建立控管機制,亦即在移送前由承辦檢察官審核,避免浮濫移送(然而本轄有司法警察機關在報指揮後完全不理檢察官,自行亂移送)。2.檢警關係虛偽,動輒「配合」警政高層行事,不知誰才是偵查主體;對於專案績效期間浮濫移送問題毫無招架之力,縱然檢察長出面與司法警察機關首長談此問題,仍無濟於事,宛若司法警察指揮檢察官辦案。更令人費解的是,警政高層可以跳過檢察官,直接向本署高層「咬耳朵」打小報告,然而,根本沒有承辦該案件、閱覽完整卷宗的檢察官、襄閱主任檢察官真能了解個別檢察官每個決定後的考量?在指手畫腳之際,是否應該以書面下達命令?3.此外,發查核退制度未落實,人人想著如何趕快結案,沒空顧及檢察官倫理規範第19條之督導義務。在浮濫移送狀況下,再加上濫訴案件,每月收案量居高不下;然而,偵查檢察官人數在調部辦事、離職、遇缺不補等狀況下,至今年只剩下70幾股(扣除主任股),檢察長亦曾多次表示:「新北地檢史上最艱困的一年」。但有趣的是,本署與案量同樣居高不下的桃園地檢署相較之下,大家將「未結案量」壓得比該署低很多,久而久之,日思夜想的是「結案」、汲汲營營於報表的數字戰爭中,主動挖掘案件、擴大偵辦竟成為傻瓜。4.職曾於高雄地方檢察署實習、分發後調派澎湖地檢署,既不是「老新北」,更不是「老板橋」,職認為本署與其他地檢署文化、風氣、辦案環境大相逕庭,不是其他地檢署的問題,而是本署沉痾已久、惡性循環所致。莫怪本署雖位於大臺北地區,然而司法官學院分發時,學習司法官將本署列為末幾位選項。

(三)大地檢與小地檢的難題

1.職初分發於澎湖地檢服務,小地方的問題在於集體一起疏懶,再加上在地化,又變得更麻煩,這箇中滋味,只有經歷過的人能體會。職當時下定決心要將「精緻偵查」的理想在離島實現,也推動偵查中調查罪責事由(特別是偵查中精神鑑定)、量刑事由、保安處分之調查,當時被許多地檢署同仁與司法警察認為「充滿理想的理論家」,因此想要將理論實現於實務,透過個案進行改革時,也遇到極為痛苦的磨合期,然而離島警察較少績效壓力,所以比較不會有多頭馬車的問題。因此經歷第1年的磨合期後,院方法官表示看到非常明顯的改變,偵查品質雖仍難以盡善盡美,然而有法官認為已經達到「精緻偵查」的理想,強制處分的請票程序嚴格把關,未曾聽聞有任何司法警察膽敢以不實之公文書欺騙檢察官(檢察官也深知司法警察的內部程序,很難被騙)。也因為少了浮濫移送案件,開始轉向走向精緻偵查,職在澎湖地檢第二年兼任執行檢察官,只要增加加班時間,就心有餘力去推執行的改革,包含推動保安處分,與書記官共同編纂保安處分執行流程,並與警政、社政、衛政、醫療機構合作推動社區賦歸的精緻處遇,例如緩起訴、緩刑附帶戒酒療程、派出所報到監督機制。這是職期待做的事情,
檢察官的功能不應該是在警察追求績效後的善後,而是偵查程序守門員、公訴公益代表人、執行決定與監督者。
該關心的不是收拾爛攤,當不起訴處分產生器,而是確保從偵查開始到審判到執行的合法運轉,並且關心後續的受刑人處遇,關心這個社會中那些從來不被重視的陰暗面。職於澎湖地檢署期間,很幸運遇到支持的主任檢察官、檢察長,在改革的當下,同仁會覺得:「做那麼多以前沒在做的事情幹嘛,累死大家嗎?(特別是執行科的改變)」但是開始改變了以後,大家會發現,知難行易,其實很多事情沒那麼複雜,努力去實踐法律規範的制度,對大家都好。多做一些事情看似比較累,但是不會出大亂子,好過惹出禍事後花費更多時間擦屁股、或是「遮掩」。更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透過司法權為地方做很多事情,解決一些根本的問題。有一位法警曾經表示,當年職等在澎湖地檢服務的時候,雖然地檢署「夜夜燈亮」,把大家搞得很累,但不知為何,反而有一種「安心的感覺」。職於106年調離澎湖地檢前的歡送茶敘,公開講出放在心裡二年的那句話:
「只要為了澎湖的司法好,縱然得罪天下人,我也在所不惜。」
有同仁跟著職一起掉淚,職調離澎湖地檢後,收到同仁寄來的卡片:「妳種下的澎湖樹,我們會幫妳照顧好。」職相信,曾經的努力沒有白費。2.然而,本署在前開職所提及的問題下,難以改變。舉例而言,職於承辦車手案件中,發現○○○○○○○○、司法警察甚至以公務登載不實的手段欺騙檢察官,導致民眾受到不當人身自由之拘束。○○○○○○○○與職股調取數十宗○○卷,發現○○○○○○○○○○○○○○,○○○○○○○的問題。職認為,「拘提權」可以說是檢方殘存的強制處分權了(還有鑑定許可權),回想調取票改為法官保留的殷鑑,就是因為檢方自己人做了違法的事情,才導致被大做文章修法;這幾年來一直有聲浪要將拘提權改為法官保留,所以真的不容再出事。因此職明知此類案件挑戰長期以來的(容有疑問的)「新北檢警關係」,但職認為,我們過去的「過度信任」並不是正確的,如果放任警方一錯再錯,才是偵查主體地位的淪喪。承辦該案時,職內心真的很煎熬,曾經詢問檢察長是否要提報內部自律檢討,不是檢討個人,而是制定一個完整的審查規範,但是最後不了了之,本署內部也沒有一個對案方針提出。在該案承辦期間,本署有主任檢察官及檢察官在不明就裡下,完全不思反省何以本署內勤檢察官能夠被騙票,反而於「檢察官論壇」質疑該案並非「重大繁雜」的案件,並要求職出面說明,然而:何以襄閱主任檢察官表示必須由檢察長親閱書類?難道被騙的檢察官特別好騙,所以一點不繁雜?尤有甚者,本案在與檢察長、主任檢察官討論過程中,○○主任檢察官表示:「妳承辦這個案件,外界會認為妳只辦警察不辦車手,影響檢察官形象。」職股表示不在乎,○○主任檢察官竟表示:「但是檢察體系在乎。」如果在乎,新聞澄清的工作不正恰好是身為地檢署發言人的○○主任檢察官該盡的責任嗎?○○○○○後,本署放任新北警無的放矢,鼓勵員警執法不守法,而本署發言人竟然一聲不吭,沒有予以澄清檢察官之使命並宣示法定程序之重要性,令人痛心(更諷刺的是,在新北警公開「反擊」後沒多久,旋即發生一件遭院方發現公務登載不實騙搜索票之案件)。從這些事件中,職深深感受到醬缸中的氛圍,誠如幾位學長姐所言:
「原來,只是要求『依法』竟然會成為眾矢之的」
檢察官、警察群體如此,更遑論其他行政人員。臨別之際,職認為在本署1年半以來,沒有什麼成就,只有功敗垂成後的無可奈何。四、此外,檢察體系本身痼疾已久、積弊已深,縱有滿心熱誠,亦無能為力。職深知自己所提出的以上問題,根本就是「狗吠火車」,體系高層汲汲營營且醉心於「人事」,對於體系中的困境根本無心解決,除了對媒體放話:「留住檢察官的心」以外,毫無積極建樹。在這樣的環境中,職認為難以實踐理想,徒然消磨熱情,終有一日,恐怕也將成為自己所不願成為的結案機器,在體系中載浮載沉。對於檢察官的工作,職已心力交瘁,認為應該在學術中精進自己,並努力找到在這3年半的實務工作中百思不解的答案與慰藉。是以,擬於此辭呈提出後約60日即108年6月4日起辭去候補檢察官一職。並請分案室依規定準備辦理停分案事宜。五、職打從102年自研究所畢業後,於司法官學院受訓2年、分發2年後,又於106年重返學校,很多想法仍然像學生一樣單純,職股
打從進司法官學院受訓迄今,沒有想過要當一輩子的檢察官、更沒有想過升主任、升二審、當大官,所念所慮均為案件的發展、被告/受刑人之處遇,心中從來沒有仕途、沒有個人利益考量,始終以最單純的心在看待這份工作,
上開心得與建言,或許刺耳、或許令人不悅,但卻是職真實的感觸。職對於體系內改革已經絕望,並於107年初退出檢改,惟如 鈞長能夠接納職上開臨別感觸,思考檢察體系面對的困境,此為體系之福。      上 陳主任檢察官檢 察 長       職(恭股)        謹簽       敬 會人 事 室分 案 室
分類:親子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