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分享

親愛的,我破水了~

破水 待產 催生 麻醉

通常要放曙光照前好像一定得經過什麼驚心動魄的大事


11/6 。醫生預告我兒誕生的日子
距今還有1個月,於是第一胎沒有孕吐,行動敏捷,還有很多產檢假的孕婦每天都快樂感受備受禮遇的尊榮感並計畫著如何豪華閉關,然後用一期一會的心情把今年週年慶買好買滿,不是說孩子生了以後哪都去不了嗎?
周末趁著老公南下出差不在家(終於沒人管我噢耶),歡喜地上網研究婦幼展攻略,打算一早開幕就殺過去,還認真在櫃位地圖上做滿筆記,三更半夜才終於依依不捨回去擁抱棉被。
早上7點多,頻尿的孕婦慣例起來尿第N次尿,不知是否是我睡太茫,總覺得這次的分泌物有點大滴,撓撓頭想繼續回去回籠覺一下,結果卻開始一步一滴,心頭一陣怪異,懷孕後期會漏尿是嗎?瞬間,一種被水球砸中的濕漉感在下半身炸開,這次只要認真接受衛教的產婦都應該知道——
靠我破水了!!!
「喂...你還在睡嗎?」
「醒了,怎樣。」我ㄤ的電話禮儀一向有欠加強,尤其聽起來應該是剛被我吵醒,口氣極度不佳。
「我好像破水了。」surprise~
「妳說什麼——?!!!!!!」
我可以想像素來冷靜淡定的男人宇宙爆炸一秒從床上彈跳醒來的畫面,不知怎地,此時心頭覺得好舒暢,像是種惡作劇的快感,幹得好啊,孩兒!
當然我沒忘記我下半身的小宇宙也正在爆炸,據我所知,破水的孕婦一旦入院直到小孩出生前都別想出來了,根本就是囚禁阿!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緊張,我心跳有點快,先去墊了一片夜用型衛生棉,一邊接起電話接收護理師嫂嫂的指示,一邊聽話將大行李箱拖出來,早了一個月,連媽媽待產包都來不及整理。
「整個沙發都是羊水誒,但是完全不會痛也沒有流血,這樣有很嚴重嗎?...我待產包還沒整理好啦......」手機、錢包、充電器......打發時間的言情小說、平板咧,丟去哪了?要帶本漫畫嗎?歐對還有化妝品化妝品很重要......
「不要再跟我抬槓了,找個行李箱出來,把手機錢包證件跟幾件換洗衣物丟進去就好,我拜託妳可以先去醫院了好嗎!!」本來從容的神仙都要跳腳了。
再見了,我溫暖的窩。半小時後,換上洋裝化好妝,拖著行李箱搭電梯到1樓,假日班面生的年輕管理員木訥地望著我,好像是在困惑一大早的這位孕婦不在家睡覺養胎悠悠拖著行李箱是要去哪裡,跟老公吵架回娘家?
「阿,我破水了,可以幫我叫計程車嗎?」燦笑~
「好、好好,我馬上去幫妳攔~~~」小夥子瞬間化身為小旋風衝出去。
開車的運匠也是個老江湖,知道我要去生小孩,油門一踩就光速前進,或者是看了太多終極殺陣或運轉手之戀這類的電影,怕我生在他車上。其實臺大醫院離我家很近,10分鐘就到了,門口警衛看我靜靜扶著一台行李箱晃悠進去不解地問我要來幹嘛,知道我要生小孩時一樣化身為龍衝進急診叫號櫃台,我想我下次還是呼天喊地哀北叫母說我要生了好了,他們會比較習慣。
第一次生小孩,真的是很菜,連要生小孩的地方都走錯,跑到了平常產檢的本院,值班護理師不愧看過大風大浪,淡定叫我坐好填資料,待會再由救護車載到對面兒童醫院待產。
我得說台大醫院並非浪得虛名,醫師護理師都非常專業,也有秩序,尤其制度建立的挺良好,處理病患個案都井井有條,你想知道的事情也都能清楚回答,所以安全進到醫院後,我就放心不太緊張了。對了,他們的護理師都超會打針跟抽血的,尤其抽血極為神速,都還感覺不到痛就結束了。
不過這次生產,有件事情我一直有點受不了。
因為老公出差剛好不在,我是自己先到醫院待產,所以填資料時護理師就會先問我有沒有家屬在場,當下我都回答他們晚點就會過來。「請家屬過來填一下資料!」「她沒有家屬。」「家屬、家屬呢?」「她沒有家屬啦!」「那誰幫她填資料!」無論在急診櫃台、兒醫大樓待產區甚至臨時病房,每個護理師們的對話都差不多。
「我—有—家—屬—!他們等一下就來了好嗎!」內心小宇宙又爆炸了,抱歉孕婦的玻璃心總是特別易碎,不過改說「她家屬待會才會來」這樣不好嗎,溫暖又富有人性的醫療咧?大家好好講話嘛~還好不久老公的姑姑姑丈就在南部婆婆電話聯繫後趕到,接手填寫資料的重任,我終於可以像常見的將產婦人躺在床上認真等待陣痛了。(隨即隔壁床就來了另一位典型鎮痛要生的孕婦,一直抓著老公跟護理師,不斷哭叫我好痛!我好痛!我真的好痛喔!連叫的聲音都氣若游絲,聽的出是從牙縫中擠出僅存的氣息在叫,光聽我都覺得好痛,晚一點我也會變成那樣是嗎,啊呀,心跳又加快了......)
其實今天爸媽跟妹一早就從南部搭車要上來陪我過周末,從我懷孕中後期以來,只要我ㄤ要南下出差的周末,他們就會舉家播遷上來快閃,因為我爸就是那種血液中留著末日信仰,喜歡操爆心的緊張急行大師,921大地震以後他更堅持家中都要存放至少三個月的存糧才行,所以他也覺得我ㄤ不在的日子要是我突然要生了沒人在家怎麼辦,雖然我們都暗笑他的瞎操心,結果這次竟然被他給矇中了!為了怕我爸在客運上跳車,我先偷偷打給我妹,叫她按兵不動,下車後再不動聲色把兩老帶到醫院來。
11點多,終於看到老爸老媽帶著一臉驚喜詫異尚未回魂的表情跟妹妹提著大包小包走進來,一邊跟姑姑姑丈一陣寒暄感激問候,氣氛歡樂熱絡到好像小孩已經生了,連老弟都從新竹跑來。總之,該來能來的人暫時都到齊了,這次終於要認真休息了。運氣不錯的是今天剛好有單人待產房,樓層高、視野好,還有一大牆面的窗戶,房間內還附小沙發跟冰箱,空間也很大,VIP住的病房也不過如此了——
真的非常適合關禁閉......Q^Q
都傍晚了,我全身上下沒有半點動靜,沒有開指,也不陣痛,感覺就像是換個地方睡午覺,病房裡全家到齊閒話家常,其樂融融,彷彿是在某間景觀飯店,才躺半天就覺得好無聊啊!徐若瑄竟然能躺上好幾個月,母愛真是偉大。尤其羊水已破,我被囑咐只能待在床上哪都不准去,連上廁所也是!!!長這麼大了還得摒去左右拉起簾子讓老媽用尿壺伺候自己在病床上尿尿,真是太羞恥了!!!還好後來聽聞同事在知名高級診所待產一樣如此,我心頓時有感到安慰一些。不過不到必要,老娘還是決定不輕易放下人性尊嚴解尿。
畢竟是破水了,寶寶已經不適合在肚子裡待太久,下午4點多,護理師來幫我打了催生,本來還在談笑風生一邊受不了老媽叨唸一邊頂嘴,小腹突然像被揍了一拳,痛的我噤聲說不出話,接著痛意就有如海波浪一樣一陣一陣向我襲來。我媽沒看出來還繼續她的雜念攻勢,我終於受不了掐住她的手臂,咬牙切齒地彎腰吐出一句「痛...」(老娘很痛拜託妳不要再念了!!!)沒良心的一家子還在旁邊笑說這次應該真的是很痛所以沒辦法回嘴。
熬到快樂的晚餐時間到來,今天我總該可以肆無忌憚大快朵頤了吧!
噢,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喝糖水第三關沒過,也就是俗稱的妊娠糖尿病(你們才有病,為什麼要隨便說人家有病),因此除了每天要照三餐恨恨地刺手測血糖以外,還得嚴格控制飲食,後來一兩個月晚餐只能吃不到半碗飯不然就超標,我真的晚上睡覺都覺得肚子餓餓的,常聽人家說生產前的那一餐可以放縱一下,大啖自己想吃的東西,不然等小孩出生要餵母奶禁忌更多更不能吃了,根本慘絕人寰啊!於是,晚餐時間我心滿意足地嗑著豪華雞腿便當,一邊期待飯後老妹特地去百貨公司買的閃電泡芙,喜洋洋、甜滋滋~
通常這種時候劇情就會急轉直下。
果然,護理師開門進來了,拋下一句震撼彈:飯後一小時測血糖喔!
為—什—麼—(要這樣逼~我)
「為什麼還要測?」「不是說生產前想吃甚麼都能吃嗎?」「測不過會怎樣?」捧著吃到一半的雞腿便當悲憤發問,護理師可能被我悲壯的姿態嚇到,委婉地笑說,是也不會怎樣啦,就是例行要做的檢查......
好你個台大!!!哀怨闔上剩下一半的便當,繼續回去躺床,後來有沒有超標我也忘了。不知道胎兒是否感受到生母脾胃無法獲得滿足的怨念,覺得外面的世界可能不是太美好,晚上8點多了還是只開半指,但是打完催生的陣痛卻是益發張狂。護理師,請問我可以打無痛嗎?「啊,妳想打嗎,要的話現在差不多就要打了喔,太晚就來不及了。」什麼?!還好我有問!我要打啊我要打我要打,快給我一針痛快吧!
孩子的爸爸也差不多在此時風塵僕僕地趕回來,接手幫我捧尿盆的工作,謝天謝地,我覺得自在多了!然後陪我一起打了一劑超大支的無痛:要先彎成像蝦子一樣露出脊椎,先是一陣冰涼的酒精擦拭感,然後就是針頭刺進肉裡的感覺,我當下有如風中的枯葉抖到不行,身心靈都呈現名畫「吶喊」的扭曲狀態,感覺真的好恐怖,而且更靠北的是,針都下去了,麻醉師才拔出來跟我說,位置有點不太對,要重打。
賽咧——多送我一次我也不會感激妳的!無語問蒼天哪!虧我還想說其實速度蠻快的。正式來的時候,真的是超。爆。痛。又痛又久,針劑推進脊椎的感覺既慢又深刻,連我這種很會忍痛的人都快要尖叫了,人生的跑馬燈已經變成黑白斷片,冷汗浸濕整個額頭,深入髮際,事後回想起來應該其實沒那麼痛,是當下時間跟恐懼強化了疼痛的意識。還好隊友這時真的呈現出他鐵漢人生中最暖男的一面,一直緊緊握住我的手跟我說,快好了沒事了沒事了!呼~這應該是我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少數幾個驚心動魄的場面吧!
事實證明,痛苦是值得的,打完無痛之後,陣痛也不太痛,太神奇了,傑克!可喜可賀!但就是不開指(不要拖台錢啊寶寶)。9點過去、10點、11點,觀眾都退房回去休息了,值班醫生、護理師推測應該天亮才需要過來接生,老公也換班回家洗好澡,問我要不要帶消夜過來,這次我什麼都不管了,卯起來怒點~~~於是終於在臨睡前,我跟我兒歡天喜地一起享用了豐盛的麥當勞爸爸歡樂送,加上冰箱的閃電泡芙,無限滿足!
破水 待產 催生 麻醉

當下沒拍於是用法國蜜月糊糊的閃電泡芙照充數


睡到凌晨1、2點,邊睡邊感覺下體陣陣便意,光是要人服侍小便我都已經要恥力全開更別說大號了,繼續無視躺著跟便意對抗,閉上眼睛聆聽著這個特殊的夜晚,旁邊沙發隊友累翻的打呼聲震天價響、連在我的身上用來監測胎兒狀態的儀器,不斷發出嗶嗶的聲音、門外不遠處產房忙碌的走動聲、產婦淒厲的叫聲...接著是有人衝進來檢查我的聲音。
護理師衝進來一邊導尿,一邊跟我說「天哪妳全開了!妳沒感覺嗎?」「我只覺得想上大號啊!」「那就是產兆啦!醫師才剛接生完回去沒多久,他還說看妳這情況應該要天亮才會生,現在要叫他回來了。」
兒啊,早知道我一早就叫麥當勞讓你吃了啊!
「不過有另一位產婦跟妳差不多時間要用產房,不同醫生接生,看看誰先誰後。」「噢,我還能忍,讓她先好了。」聽那叫聲之慘烈的。「我也是這樣想。」護理師淡淡做出結論。這算是稱讚嗎,哈哈...我在黑暗中不禁莞爾。
昏昏沉沉不知道在床上又躺了多久,整個病房突然動了起來,兩三位護理師進進出出,隊友也被叫醒,把我挪上另一台活動式病床,轟隆轟隆地推進產房中,原本沉靜昏暗的視界瞬間白的發亮,白袍醫師、護理師、孩子的爸,一堆人將產房塞的鬧哄哄的,聊天聲此起彼落,氣氛輕鬆異常,我穿著早就換好的病人服躺在冰冷的產台上,感覺很像歐美片裡頭外星人解剖的場景,打了麻醉身體沒什麼感覺,但是知道馬上就要on檔了,全身卻止不住地發抖,連牙齒都誇張地打起寒顫咖咖咖咖作響。當下腦袋其實很清醒,也不是非常害怕,還可以清楚聽到護理師詢問我ㄤ是否要陪進產房,如果會怕可以待在外面,老兄還真的考慮了一下,最後選擇站在比較非搖滾區的位置陪產。
主治醫師還沒來,於是由在場的男姓醫師及其他護理師教我用力,有趣的是,我從診所轉到台大只有第一次看診見到過醫師本人,之後兩次產檢都是醫生的徒弟代班,結果,第二次見面,竟然就是在產檯上了。隔沒有很久,醫師本尊進到產房來,主治醫師不愧是經驗老道的醫者,雖然嘴巴有點壞,不過技術卻是一流,他一接手,就要我用力往下坐,「叫妳出力再出力,往下、往下坐、用力!出力!喝!」「加油,妳很棒,加油,快出來了!」就連隊友也在一旁緊握住我的手再度發送暖男光芒,瞬間,下體感受到一股強大拉扯的力量,連帶的是一種重量被帶走後鬆脫的輕盈感~「哇啊—哇啊—」聽到嬰兒洪亮的哭聲,我就放心了,背了快10個月,終於生出來了。
從躺上產檯開始用力到生,前前後後應該不超過15分鐘吧,我生超快的,也不覺得痛。生完反而精神很好,還默默躺在產檯上游刃有餘地想說,啊,這樣就結束了啊~然後默默聽著護理師數著寶貝的手腳數量跟爸爸確認、嘉許地看著甫為人父的男人先好好安撫我後才跑去看看新生兒、還有主治醫師一邊幫我縫合傷口一邊指導旁邊的徒弟怎麼縫合傷口才會好看緊實,一邊還用台語稱讚麻醉醫師麻醉打得恰到好處,我生產的速度根本破紀錄,不知道還以為是經產婦(就是已經生過小孩的婦人)。不枉我多挨麻醉醫師一針了。
離開產房,都凌晨5點多了,等待移入新病房的期間,我被挪到其他空地繼續躺著,看著亮晃晃的天花板一時也睡不著,還覺得有點無聊,反倒是新手爸爸不但要向家人報平安、搬病房、還被護理師叫去辦理相關手續,睡不飽,又要東奔西跑,忙的團團轉,眼球都布滿血絲,這次生產,他比我還要累上幾百倍!陪產家屬根本就超辛苦的呀。親愛的寶貝,妳有個暖男爸爸呢!
闔上眼,發覺竟然只過了不到一天。
恭喜自己,邁向人生新的里程碑。
也恭喜我們的寶貝,歡迎來到這個花花世界!
分類:親子

人森在世,許多凸無法言喻,只好用眼神叛逆。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