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六十里路文化與衝突,循著足跡走 ─ 2014花東慢走。北線

寫在本篇之前
心得回顧不好寫,許多感想連自己也說不清,只能藉親身體會而不可言傳。因此要記錄這些抽象概念,寫成論說或敘事,除了煉化文字的技巧,還要對自己有足夠的了解。其實原來是沒打算寫的,深怕無法兼顧文藻與內容或寫成流水帳,甚至擔憂寫作時挖掘內心的過程再度把感覺攪得混濁不清。後來讀完同行其他人的心得後,又想起領隊揚宜在旅程最後說的話,為了不讓這段記憶隨時間逐漸淡去,最後剩下零碎的畫面,才終於下定決心起筆。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花東慢走,顧名思義,整趟旅途全靠自己的雙腳

本篇
用自己的雙腳前進,每一步都拉近與土地的距離。在緩慢行路的過程,隨著步伐放慢思緒,心也慢了下來,此時才發現最真實的自己。
「我是來追隨偉大的揚宜的!」旅程之初相見歡時說的參加原因一點也不正經,但部分可能是事實。慢走雖不是第一次,但不曾走過花東。2012跨年浪遊水沙漣的感動依舊深銘於心,因此我期盼再度體會與社區深度互動、感受地方人的熱情,也期待不同團隊是否會碰出不同火花,學期末了,也希望利用這段旅程調適心情,用全新的狀態面對新的一年。有太多原因促使我報名,因此僅用一句話帶過,沒錯!揚宜老師做領隊的確令我十分期待!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旅程出發點─花蓮萬榮車站前義民廟相見歡

作為旅程的出發點,義民廟正呼應了此次花東慢走北線的主軸─族群遷徙。客家人相較閩南人晚遷入台灣,當時西部已無太多發展空間,族群間經常因爭奪土地利益而發生衝突。客家人迫不得已遷徙到花東,而代表客家族群的義民廟正是見證這段故事的歷史建築。
第一天的住宿點北林社區同是遷徙過來的客家聚落,儘管如此,除了散佈社區的菸樓,其實看不太到客家元素,更多的是日本殖民時留下的痕跡。和上午的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一樣,北林同樣面臨文史建物保護的問題,只不過社區在美玲姊的奔走之下,成功凝聚居民意識,讓大家了解保存建物的重要性,因此老房子、舊警察廳舍、老樹、神社舊址仍在。只是看著舊監獄重新粉刷過的牆上的漫畫和旁邊的拍照道具,我不禁產生疑問:儘管屋子留下來了,但這樣不是再度破壞建物的原貌了嗎?觀光推廣與維護文史古蹟,究竟該如何兼顧呢?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第一天留宿日式警察局長宿舍,借用對面民居浴室盥洗,還是以前用水瓢舀水的那種呢!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鳳林客家移民警察廳內壁牆壁插畫

與北林社區相比,林田山的文物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例如舊員工宿舍的屋瓦損壞後,政府只顧利益並未使用原始材質,導致顏色明顯不一致,破壞老屋原有風貌。此外,在林田山發展史中具相當地位的小學校也被政府隨意賣了,得標者看到學校建材hinoki(檜木)的價值而拆除販賣,如今只剩下一片空地,繁盛時曾達兩千人的聚落如今剩下八十多人。聽著影音導覽林田山阿公阿嬤親切和藹的聲音講述這裡的故事,不禁感嘆當時生活在此的人如今若還在,看到現在的景象會有什麼想法?想起路上遇到的伯伯談到小學校被拆除時的激動,以及他後來買下原址要重建學校的志願,對照政府管理單位的冷漠無感和觀光客的笑鬧聲,著實令人感傷。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屋瓦損壞後,整修招標並未選用原始材質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大家佇足聽路邊的伯伯講故事

在林田山和北林社區談的是保存老房子的故事,第二天晚上到了蕃薯寮接觸的則是阻擋開發的過程。咖啡大哥談著過去阻擋興建火力發電廠的奮鬥經歷,聽著令人肅然起敬。他擔憂火力發電廠帶來的酸雨會汙染當地居民的水源,因此發起抗爭行動,儘管不知道方法,但靠著努力嘗試、不懂就請求幫助、蒐集案例居民的想法,盡全力表達自己的訴求,最終在拉鋸戰取得多數居民的支持,成功阻擋火力發電廠的營建案,這番努力的過程值得肯定,然而分享的最後,大哥提到另一個抗爭的訴求我卻不能同意─火力發電廠與政府劃設風景區的目標矛盾,因此堅決抵制。
建設雖可能破壞環境,然其利弊得失並不能簡單衡量。發電廠可以提供充足的電力,促進當地發展觀光業,這並不必然與劃設風景區的目的衝突,反而可能相輔相成,背後應有充分的研究與調查後再做結論。只是聽著大哥用無奈的語氣說:「因為不懂,所以只好全盤抵制。」我也慢慢可以理解了。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途中在吉拉卡樣部落用餐,聽大哥介紹餐點會使用到的食草

旅程依舊是進行式,沒有時間讓我們停留在一個議題太久,隔天一早仍然要上路,這時走路就是我們想事情的時間。慢走第二次了,我依然喜歡靜靜的一個人,用自己的步調、依著心情調配快慢,聽前後在討論著什麼,偶爾插入幾句話,這樣的方式讓我感到自在。只不過看著隊伍三五成群的聊天,有時也會感到一絲孤單,這時我的思緒又回到自我,探索隱藏在個性與性格導致不想多說話的原因,但隨即又被美麗的海岸線風景吸引。就在這樣的循環下,刺骨寒風中的二十公里路不知不覺就走完了,我們來到此行的最後一站─新社部落。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途中隨意看都是良田美景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午餐時間仍在路途中,直接路邊席地而坐,分享餐食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新社部落地圖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新社部落是海岸線噶瑪蘭族的聚落

噶瑪蘭人在漢人遷到宜蘭開墾後,被漢人用各種伎倆騙走土地,最後只得南遷來到現在的新社。大哥說,他們族人遷徙到新社後為求生存,學著漢人用通婚、習俗忌諱等方法趕走了當地的阿美族人,得到了這片土地,在此建立了部落,聽到這不禁感到無奈。當時中國沿岸的漢人離鄉背井渡海來台,胼手胝足刻苦耐勞開墾聚落,相信來到台灣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卻因此與原住民發生衝突;噶瑪蘭人受漢人壓迫而遷徙,搶奪阿美族人的土地卻也只是為了生存,初衷皆沒有惡意,卻造成了惡的循環。看著大哥大姐們歡快的聊天暢飲,彷彿沒有憂慮似的,是不是只要自己能滿足就幸福了呢?
當晚的營火晚會,氣氛熱烈。大家牽著手圍著火堆跳舞,歌聲、鼓聲、歡笑聲不絕於耳。只不過有多少人注意到部落舞的配的是日韓國語流行歌曲而感到奇怪?聽老師說,這是為了讓孩子們對跳舞多一點興趣。隔日的海稻田插秧體驗,大家玩得滿身泥土不亦樂乎,有人問大哥:「平時是否也是人力插秧?」原來並不是如此。為了傳承部落文化,或用現代音樂為誘因,或以插秧體驗吸引遊客,藉由這些方式延續文化與故事。我們可以由此思考,這些是不是違背了原本希望保存的文化本質?回顧北林舊監的牆壁漫畫,結合現代貞子的百鬼夜行活動,美玲姊是不是也在妥協?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冬天的花東海岸又濕又冷,大家都圍著營火取暖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最後一天早上的插秧體驗

歸途,與友人討論參與過的幾次慢走的不同,我們都說不出結論。不同性質、不同人、不同地點、在個人成長中的不同時間點,這些都造就了完全不同的經驗。不變的是,途中團隊的互動、各家想法相互激盪,大家都產生了新想法。慶幸有邀雞排來,藉著他的分享,也達到了一直以來想做的校際書院互動。
離開前還記得向部落的大哥大姊裝滿水瓶回程路上喝。顛簸的車上,瓶中的水紋未曾平靜,透過波紋折射出的絢爛的光,投影一幕幕旅程的片段回憶。勿忘那足跡,穿梭在遠方海岸山脈純淨的綠,和太平洋深沉的藍。
花東縱谷 清華學院 浪遊慢走 第三學期

離開前,所有人併排坐在海岸邊,談著此行的所見所想

附錄
分類:旅遊

不務正業的軟體工程師/友人的英文家教/社區樂團的小提琴手/業餘再業餘的攝影愛好者。好天氣寫寫遊記,雨天或懶於出門的時候寫寫正在讀的書、正在看的劇,偶爾寫寫食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