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熔爐》、《沉默》、《無聲》

兩本書與兩部電影
2009年,韓國作者孔枝泳因為得知光州聾啞學校性侵事件中那些加害老師竟可以回學校繼續教書,在憤怒之下寫了小說《熔爐,在2011年時,電影上映,因此激起更多民眾的怒火,迫使南韓政府修正性侵害防治法。 
 2014年,臺灣作家陳昭如小姐,在人本基金會請託下將台灣南聰性侵事件寫成書,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並重視這件事情,並藉此對調查案件的官員施壓,希望這件事不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6年過去了,大家還記得這件事嗎?
今年,導演柯貞年執導的 《無聲》上映,不知道當初的那些孩子、老師、相關的人現在怎麼樣了?這個案件是不是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呢?
受害者為什麼不說?!
「說,是因為有人相信,如果大家不相信,那為什麼要說!」
「說,然後呢?我就安全了嗎?這環境容得下我嗎?」
28歲時,我遇到語言性騷,我完全無法有勇氣說出來。
對方的地位與形象不會讓其他人覺得他是有性騷意圖的人,所以在那段日子裡,我不斷在想:
「是我的態度和應對有問題,他才會傳那些對話給我嗎?」
「那些話只不過是他自以為的幽默,是我過度反應了。」
「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小題大作,這又沒甚麼。」
「如果跟別人說,我以後在這行會不會很難找到工作。」
所以,我一直默默忍耐沒有跟任何同事說,也因為不想父母擔心,所以父母也不知道,就這樣過了近半年。
最後,因為我在國道發生車禍,從生死關頭回來,想通了「那些帶有點顏色的字句,只要構成我心裡不舒服就是性騷,我應該要勇敢說出來。」,其次是我發現他也用差不多的言語對其他同事,我想如果沒人勇敢說出來,還會有多少人會被這樣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傷害,於是我才漸漸勇敢的讓更多人知道我曾經被這麼對待。
認真想一想28歲的我都不敢說了,那些不滿18歲的孩子敢說嗎......
米爾格倫實驗
 曾在YouTube看過米爾格倫實驗(英語:Milgram experiment)的影片面,米爾格倫實驗又稱權力服從研究(Obedience to Authority Study),實驗結果顯示,人在面對權威與自身利益時,會抹煞人性良知盲目遵從。 
在整個共犯結構中,我們發現有部分被害者在迫於威權者與團體壓力成了加害者,有部分知情不報的人與被要求封口的人也是如此,他都符應了米爾格倫實驗,「人在面對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多數人是會屈服照做的。」
想到這,不經反思如果是我,我是否也會因為權威與自身利益,抹煞自己的人良知去傷害別人,我無法很輕易說不會,我只能不斷的催眠自己,當哪一天真的遇到這樣的事時,我能勇敢挺身而出,不受權威與自身利益干擾的作出有良知的選擇。
身、心、靈的療育
雖然許多人都已被究責懲處,但這些有形的懲罰是無法療癒到心靈的,在許多抹滅人性的事件後,我們不泛看見自殘、孤僻、害怕人群......,更甚至是成為加害者的人,這些人更需要的是長時間大量的心理療育,這需要所有人的一起努力,一般人能的就是不歧視、不怪罪受害者,支持對加害者的心理療育方案施行,希望未來這樣的事件不會再重蹈覆轍。
分類:生活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