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曦第三部-雲‧夢(22)

魔道同人 澄曦 忘羨


       「含光君,藍夫人,讓藍宗主和江宗主陷入險境,實在不是我們所願意見到的,只是當時時勢所逼,小的也沒有辦法,待煉屍場一事徹底完結,小的自會上姑蘇和雲夢向兩位宗主請罪,現下,還請兩位見諒。」雙手抱拳,彎腰行了一個大禮,聶平態度誠懇,甚有誠意,魏嬰嘆了口氣,兩手一攤無奈的說道。
  「這事兒我做不了主,你問問含光君吧。」
  「不,誠如您所說,您也是受害者家屬,既是如此,小的也該求得您的諒解才對。」
  「……」這就是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嗎?魏嬰轉頭看著藍忘機,剛好藍忘機也轉過頭來看著他,魏嬰聳聳肩,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模樣,藍忘機揉了揉他的頭,目光又轉回面前還彎著腰行揖的聶平,再轉回身看著站在煉屍場前靠在一起的兩個人,一會兒之後,他才淡淡的開口說道。
  「原意為善,雖最後平安落幕,但傷害是事實。」
         「小的願……!?」才說了三個字,聶平就發現自己的嘴巴張不開了,他愕然的抬起頭,一臉驚疑的看著藍忘機。
  「禁言術啊……嘿嘿嘿……好久沒被用過了,還真有些懷念。」只愣了一下,很快的,魏嬰臉上滿是笑意跟懷念,當年他被藍湛拖回雲深不知處時,正想對澤蕪君胡說八道就被藍湛禁言了,而之後,藍湛再也沒對他用過禁言術,想來,藍湛該是很愛聽他滿口胡言的。
       「傷害宗主是重罪,你非我藍氏門人,我禁你一年,此事到此為止,若有何不滿,儘管來找我。」收回目光看向聶平,藍忘機神情冷然,態度強硬,聶平沒想到會被禁言一年,而且聽藍忘機言下之意,竟是之後便不再追究了?
  看出了聶平一臉不解愕然,魏嬰很好心的給了他答案。
  「你說要跟兩位宗主請罪,但你也該知道,煉屍場的存在會帶給蘭陵多大的隱憂,能就此除去,保金凌平安,就算你利用了江澄,江澄也不會跟你多有計較,而澤蕪君更不用說了,依他之性子,怎麼可能和你計較被利用一事?更何況始作甬者之一還是斂芳尊,澤蕪君只會當替這個結拜三弟贖罪,斷不會有怪罪你之由。」  
         「……」
  「即使原意為善,但你視兩名宗主陷入危險而不顧,雖然最後算是平安落幕,但過程中若稍有不慎,出了無法控制的意外,你一個小小門生的請罪,擔得起兩大仙門失去宗主的慘烈代價嗎?若再被有人心渲染,你覺得,最後是會被認為這是清河聶氏要除去姑蘇藍氏和雲夢江氏的陰謀?還是真只是一件小小的,聶宗主為幫助亭山何氏而策劃的計謀?」
  「……」  
       「為害宗主之實,只禁你一年的言,已是寬宏大量,若上了不淨世要個說法,這可就不是你一個人請罪就能解決的事了。」
  所以禁你一年的言以示懲戒,一切事情到此為止不再追究,若聶懷桑為此不悅,盡可上姑蘇申辯,只不過,他要申辯的對象會是含光君,而藍忘機是不會讓他有機會找上藍曦臣哭訴的。  
       「……」深吸口氣,聶平看著兩人,神情已恢復成原本的平淡無波,他再次向兩人行了一個揖之後,便轉身離去,魏嬰見他眼神了然,知道他已明白藍忘機的意思,也很安然的接受了這個處罰,他看向藍忘機,伸出手拍了拍他的頭,藍忘機神情柔和的拉下魏嬰的手牽著,兩人一起走向江澄和藍曦臣,此時,在他們眼前的煉屍場終於整個崩塌了。
  煉屍場被整個燒化,現場只留下一片焦黑,金家派了人全力整頓,並在中心點的位置立了一塊鎮魂碑,還將此地暫時列入重點巡邏的名單裡,一天中會有四次的巡視,直到此地再無異狀為止。  
        聶家的人在煉屍場將老人家的屍身火化,骨灰就埋在鎮魂碑下,他餘下的人生一直在尋找他的家主,把祂留在何氏一族最後所待之地,也算全了他的心願。
  藍曦臣的身份行蹤曝了光,人也不急著回姑蘇,想著反正回去,叔父和忘機的一頓訓斥和罰都免不了的話,早回晚回也沒什麼差了,更何況,此時的他還有一個更想去的地方。
  「忘機,你先帶著門人回姑蘇吧,我有一個想去的地方,待事情完結,我會盡快趕回去的。」
  站在蘭陵城門口,藍曦臣停下了腳步對藍忘機說道。
       「兄長一人我不放心,還是帶上一些人吧。」
  「我會陪著他,到時我再送他回雲深不知處。」不知何時跟上來的江澄走到藍曦臣身邊站著說道。
  「江澄?你不用回雲夢嗎?你不是還有事要忙?」
  「我讓人回去交代了客卿一聲,幾天的時間而已,我還能抽出空來。」嘴上說的雲淡風輕,但江澄知道,收到口信的客卿恐怕會當場昏倒,因為,他早該在二天前就要回雲夢處理公事了。
  「可是你手上還有傷……」皺著眉伸手扶起了江澄的左臂,纏了好幾圈的布巾散發著濃濃的藥味,藍曦臣更希望江澄回雲夢好好養傷,所以,他根本不曾想到要江澄和他同行。  
       「去趟亭山而已,想來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們早去早回便是。」
  「你怎麼知道我要去亭山?」抬起眸,藍曦臣驚訝的看著江澄,他沒跟任何人說過他要去亭山的呀。
  「就你那個性,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別說我,你家藍二應該也猜得出來你想去哪裡。」
  「……大致猜得到。」
  「……抱歉,我就只想去看看……」低下頭輕撫著江澄手臂上的布巾,藍曦臣有些無力的說道。
  「……我會先向叔父稟告此次任務的來龍去脈,待兄長回山,再去領叔父的訓斥吧。」暗嘆了口氣,藍忘機望向江澄冷淡的說道。
  「別玩太久。」言下之意,快去快回別遛噠,我家大哥不能在外晃太久。
        「我和曦臣自有分寸,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可惡!那什麼臉啊!曦臣和他在一起礙著誰了嗎?
  「兄長,我先走了,你……別太傷神。」完全沒在管江澄一臉的咬牙切齒滿臉不悅,藍忘機只管和藍曦臣叮囑多加小心,話說完,帶著人就走了,看的江澄超想從後頭給他一腳。
  「此回,又要給你添麻煩了。」小心的放下江澄的手臂,藍曦臣溫和的笑容染上一絲苦澀,有些歉然的說道。
  「麻煩什麼?你我之間,不需說到這些,這裡離亭山有段距離,我御劍帶你過去吧。」
  拍了拍藍曦臣的臉頰,江澄牽起他的手往城外走去,現在城裡人多,御劍太招搖了,他打算走到城外岔路上再御劍而行。
  「總覺得,我好像一直在給你找麻煩似的。」乖順的任由男人牽著自己並肩而行,藍曦臣苦笑著說道。  
       「你的麻煩跟當年魏嬰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不過,若你真覺得對不起我,那好,你就快些應了和我結為道侶,以身相賠即可。」逮著機會就會提起道侶一事,這是江澄這一、二年來,每當和自己獨處時就會說起的事,但藍曦臣心中有一道過不去的坎,只要江澄提起這事,他就會提別的事來帶過,就像現在……
  「說到魏嬰,怎麼沒見到他?」
  「……他不想再進到蘭陵城,就怕又有人提起他和陰虎符的事,所以和溫……寧待在城外的驛站等著。」雖然一遇到藍曦臣,江澄的智商也會有明顯的下降,但他畢竟也不是笨蛋,藍曦臣這麼笨拙的錯開話題,幾次之後,江澄也知道他是故意的,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不想提到這件事,但江澄總覺得,應該是藍曦臣還沒對那姑娘的事情釋懷導致,或許,他應該幫忙快替那姑娘另尋好人家才是。
  「原來如此,真是辛苦他們了。」
  「哼!」
  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藍曦臣聽了只覺得好笑,都幾歲人了,身份還是宗主了,怎麼孩子脾性還那麼重?  
       「別提他們了,走吧,你在金麟臺受了難,我也不想你在外頭逗太久,到了亭山,咱們只留一天,之後我們一起回姑蘇。」言談間兩人已走至城外岔道,江澄唸動口訣祭出三毒,待他踏上劍身向藍曦臣伸出手時,他凝視著藍曦臣緩緩說道。
  「藍渙,這事和你沒有關係,你並沒有什麼過錯,我希望亭山一行,你能把這事當做你人生的一場經歷,或是一個故事,只要記住它帶給你什麼樣的體悟,不要去糾結為何你幫不了祂們,我不希望這件事成為你心中另一個障,你明白嗎?」
  「你……」呆呆的看著江澄,藍曦臣連自己什麼時候上了三毒都不知道,待他回過神來,他們已經在飛馳往亭山的路上了。  
         「……」立在江澄後頭,藍曦臣靜默的看著男人的側影,風自身邊呼嘯而過,藍曦臣見江澄身影微微動了動,迎面撲來的風頓時少了許多,他心頭一動,不自禁的伸手環住江澄腰際,額頭輕輕的靠在男人肩頭上。
  別這麼好……別對我這麼好。別這麼用心的對我……我不值得……我不值得的……
  張口無言,藍曦臣說不出口,他無法叫江澄不要這麼細心的照拂他,他甚至貪心的,想讓江澄再對他好一點,再關愛他一點,最好……
  最好,他的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
  一隻手輕輕的拍著自己的手背,接著,他的手背就被溫暖的覆住,男人沒有說什麼,只這樣按著自己的手,但其中的關懷又豈是三言兩句可以說清的?
  藍曦臣閉上雙眼,更緊的抱著眼前的人。
  再一陣子就好……再一陣子就好。在他們或許會分開前,再讓他獨享著這溫暖又強勢的男人,再讓他獨佔著男人霸道又細心的溫柔。
  再……一陣子……就好……
  
        兩人到了亭山,在已經荒廢成廢墟的何氏一家的山門宗堂待了一晚後,便再一同回到姑蘇。
  知道了藍曦臣是偷跑出來的,也曉得這一次回府,訓斥和責罰是免不了的,江澄御劍帶著藍曦臣在雲深不知處山腳下的小鎮停下。
  收起三毒,江澄牽著藍曦臣的手,想著能拖一時是一時,領罰嘛,這種事可以不用搶第一的,大不了兩人慢慢走,走到亥時才到府門前也是可以的。
  藍曦臣見江澄牽著自己到處走,而且步伐還特別的慢特別的小,想了一下便知道了江澄能拖則拖的做法,他心裡又是好笑又是窩心,也不想阻止的任由他帶著自己瞎逛胡走,結果才走沒多久,兩人就在客棧邊遇上了意外之人。
  「啊……藍宗主。」一個俊秀的青年坐在客棧裡靠外邊的方桌上,揚起還拿著竹筷的手向經過的兩人打招呼。
  青年對面還坐著一個英俊卻面無表情的男人,那男人正執著一只酒杯,目光看著藍曦臣時,微微點了點頭算打了招呼。
  「啊……你們……」
  穿著一件全黑的大斗篷,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個頭的青年揚起一抹微笑說道。
  「好久不見,我應邀來讓你款待了。」
  笑著和兩人打招呼的,正是當年在金麟臺救了藍曦臣一命的靈雙與唐靖。 
分類:藝文

魔道同人文~~~江澄vs藍曦臣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