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午時三刻】-第六章 孟婆雙面

午時三刻 奇幻小說 異世界小說 推理小說 原創
我回頭望向蘇煥,反問:
「你知道我的名字是怎麼被竄改的!那…你應該快要找到竄改別人名字的兇手了?」
蘇煥搖了搖頭,說道:
「我後來調查出原本生死簿上在你死亡那段時間會被帶走的其實是你身邊的那位女性,而不是你。我才發現,接人的無常只知道要接一人,所以當時看到竄改的名單上只有你的名字,當然就你帶走了,沒有發現其實要帶的是你身邊另一個人。所以…也可以說你替這位姊姊擋了災,所以才會死的。」
原來是這樣嗎?
我經過離魂樹幻覺遊歷一遍過去,還記憶猶新…是我自己突然預感到媛媛姊有危險,所以才衝上前去擋子彈的,如果整件事真的與誰竄改名單有關,所以才讓我預感到她的危險,衝上去救人而死…我不會想去責怪那位竄改者。
若我事先知道我可能會因此而死,我也會去撲上前去的。
萬一是她死去,我也會像她面對我死去時一般痛苦,畢竟人就在身邊,卻什麼都不去改變,我做不到。若我們兩個非要選一個人離開,我也只能接受當時自己犧牲自己去救人的選擇,只是…我的親人面對我死去的悲痛與難受是我所不樂見的,想到這裡,真想回去再看看他們。
「我明白了,所以你現在也只有知道我被竄改名單的方式吧…」我說。
「是阿…」蘇煥說。
他看著有些恍惚的我,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對不起,讓你想起過去的事,但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緩緩點了點頭,心口倏地湧上一股不明的委屈感,酸酸麻麻地咬蝕著我。
緩過神後,我打起精神說:
「沒事,我其實也沒感覺到我是被強硬帶走的,我只知道是我不顧後果地衝上前,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吧,就算重來一遍,我依然會這麼做…」
「為什麼?」他驚訝地問道。
「我們是很好的夥伴,若不是死亡分離我們兩人,我相信這份亦師亦友的情誼將持續我們一生。她那訓練時的嚴苛教誨、辦案時的堅定鼓勵,我們之間互相配合的默契,和曾經給彼此的溫暖…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推開她後會是什麼結果,搞不好…」
我說著,眼前蘇煥的影像漸漸模糊,他按住我肩膀的手微微支撐著我。
我笑道:
「搞不好下一次,我們都能得到解救呢,不試試怎麼行。」
「你,還真是個傻小孩阿。」蘇煥嘆息。
我接過他默默遞出的帕子,擦了下臉頰,有時候他人蠻好的。
「好了,我們出發吧。問抓周、分配工作的事要去找誰?」我問。

「是孟婆尊神。」一個陌生女孩稚嫩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有些異國口音。
才一眨眼,從書架中間就鑽出一個女孩,微微探頭後優雅大方地走出來,感覺有受過禮儀訓練。有著乾淨微卷的褐髮,眼裡閃閃發光,親切地笑著,她唯一和大家不同的是,名牌上寫著我們所看不懂的語言。
「你是?」蘇煥問,微微戒備地靠向我這邊。
我有之前遇到攝魂靈的經驗,看到自來熟的人都有點恐懼。
「不用怕,我孟婆底下的事務官,剛好來查書便聽到你們的談話,一切皆緣吧,我可以順便接你們過去。」她說完便伸出手,好像要讓我們抓著她。
「原來如此,名牌上的字就是傳說中的天語吧。」蘇煥說道。
蘇煥他挺懂阿,不虧是比我多工作幾天的老前輩了…
他說完後手便碰向女孩的手,看著我一臉納悶,又對我說明:
「天語是這裡的共通語言,不過我們要後天學習才能看的懂。我們現在只要觸碰她就能開啟轉移陣,壓縮空間的距離就能立刻到神殿了。」
這天語我還第一次聽說,還有…原來魂體能夠這麼來去自如的嗎?感覺就像某小說的幻影移形阿。
「好。」我說完便也將手放在女孩的手背上,女孩眨了眨眼,微笑著。
「往第十殿。」女孩說。
話音剛落,我們腳下就開始呼呼作響,吹起劇烈強風,衣服飛起不停拍打著身體,風強烈到四周的景象趨近扭曲,還有飄動著我第一天來鬼世在天空裡看到的透明物體,我覺得眼睛乾澀便瞇成一條縫,又怕被風吹走,手就往下隨便亂抓他們的手,風更強,我就抓得更緊了。
「別怕,要到了!」
我彷彿聽見有人在安慰著我,再看向四周,開始漸漸轉化成不同的景物,書櫃外是城鎮,城鎮外有海有山,山的對面是一大片樹林,樹林緊鄰著許多宮殿建築。
風一停止,我們就已身處在一間廣大的木造建築空間中及一面大扇典雅的雕花木門之前。這裡很寂靜,遠處幾個隔間裡傳來些許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還有流水聲,還有幾位小童走動的身影。
「請進。」那位孟婆事務官的女孩子站在門邊,手一揮,木門便順勢打開。
我和蘇煥便進入那大殿之中,平靜而莊嚴的殿內沒有多餘的擺飾,撲鼻而來的有淡淡的檀香味道混合木材的香氣,雖然是第一次來,這味道卻讓我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有種…熟悉的安全感。
正前方的桌前端坐著的是位梳著簡單椎髻、長髮及地的少女,應該就是孟婆了,如果是真的,那和我自己原本想像中的孟婆很不一樣,原先以為會見到的是一位蒼老、滿臉皺紋的慈祥老奶奶呢。
我突然發覺盯著她看很不禮貌,便緊張地低下頭,和蘇煥一同行叩首禮,期間似乎聽見有淺淺的笑聲。
「這是新任的來調查冥府疑案的吧,前來可是有何要緊的事?」孟婆有些嚴厲地說道,讓人覺得剛剛聽到的笑聲是錯覺。
「您好,我們調查中發現我們兩人前世工作有緊密關連,懷疑其他人也跟我們的工作有所相關,但抓周時我們選了不同物品,來到這裡卻只有我們二人,並恰好被安排同一工作,想確認是否為巧合,想請問當初尊神是如何分配工作?」
孟婆點頭表示理解,認真回話道:
「若真如此,確實為一巧合,仔細想想應是你們二人有緣…」
我忍不住噗哧一聲,真是爛大街的答案,想到所有遇見蘇煥被他噱了一頓的人都是因為緣分,就覺得可憐可嘆喔…
感覺到蘇煥瞪向我的視線,我噘嘴不理他,先向孟婆點點頭示意為方才的失態致歉。
「這抓周物品眼見不一定為實,雖說你們二人選物不同,但心中的企求應是相同,所以判定為具此案的調查資格,並能夠在地府修行之人。」孟婆繼續解釋說道。
經過她這麼一說,思考一陣子,我大致懂了一些,但也有些失望。
結果只是因為我們冥冥之中對自身的死亡感到惋惜,又想要了解真相,所以雙方才會碰在一起,其他人沒有這份執念,自然就能投胎去了。
可惜,我們這個相似之處和案件一點關係也沒有,好消息是就可以先暫時排除地府原先的內部人員修改死亡名單了吧,畢竟他們無法操控我們心中所想。壞消息是…萬一是和我們一樣外來的修行人所作的案子就麻煩了,這樣就必須更快確定其他人和我們前世職業的相關性了,要重新調查,順著這條線走下去,應該能找到作案動機。
「你們若清楚了便走吧,希望下次見到你們是在前去擺渡的路上。」孟婆最後說。
我有些聽不懂擺渡的涵義,不過確實我們已經問完重點可以走了…想想孟婆的公務可是要每天要管一堆人灌孟婆湯、讓人忘卻前世的,能抽出時間聽我們囉嗦幾句,真的要感恩了。
我們最後行禮退下,但在要將門闔上的瞬間,我看見孟婆起身走向身後的簾子,一穿過簾子她一頭烏黑的秀髮便成了一頭鶴髮,皺紋也浮現出來。
在我吃驚的瞬間似乎和簾後的孟婆對上了眼,她溫柔地笑了。
也許和我想像的差不多,她就是位慈祥的長輩呢。
分類:藝文

又是想潛入NASA的一天...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