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曦第三部-雲‧夢(23)

魔道同人 澄曦 忘羨


       
        話說藍曦臣前腳藉閉關之由,偷偷跑出了雲深不知處時,後腳靈雙和唐靖就來到了姑蘇。
  讚嘆著雲深不知處的仙靈毓秀,兩人在山門前表明要拜訪澤蕪君時,被守門的門生告知家主閉關了。
  好吧,他們來的不是時候。
  聳聳肩,靈雙遞上了一張拜帖,請門生轉交給澤蕪君之後,和唐靖兩人下了山,在山腳下尋了間客棧住了下來。
  比藍曦臣提早回到姑蘇的藍忘機一行人,由於魏嬰突然的腦洞大開,提了個回去前要不要上後山打山魈去的提議,護妻的含光君怎麼可能拒絕?一個點頭,全部的人全都轉道往後山去,結果因此和靈雙兩人錯過了。
  雖然因為和藍忘機一行人錯身而在客棧多留了幾天,但至少也碰上了要找之人,只是……
  「聽你的人說你在閉關,怎麼會是從外頭回來了?你們所謂的閉關都是在外面的嗎?」四人沿著山道緩緩而行,靈雙有些好奇的問道。  
        「欵……這個是有原因的……哈哈……」有些尷尬的笑笑,藍曦臣心想,總不能跟恩人說自己是藉閉關之由偷跑出去會情人吧?
  「先不說這個了,遠來是客,更何況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請你務必在雲深不知處多待幾天,讓我盡盡地主之誼。」
  「舉手之勞而已,藍宗主不用放在心上,不過,此次我前來,倒是真會在你這兒叨擾幾天。」
  交談間,雲深不知處的山門已近在眼前,靈雙停下腳步,難得的收起笑容,神情黯然的低聲說道。
  「藍宗主,如果可以的話……不,我想拜託你,能教我貴派的問靈嗎?」
  「問靈?」
  藍曦臣和江澄對視了一眼,再回看,不止靈雙,連唐靖的臉色都黯了下來,他們竟是為了問靈而來?


        藍曦臣還沒進山門,就已有門生入內通傳,四人才立在大門前,藍啟仁就板著張臉迎了出來,一見藍曦臣和江澄本想開口就訓的,但見到兩人身邊還站著兩個打扮奇異,長相完全不在他記憶中的陌生人,想訓的話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臉黑的像木炭似的像藍曦臣行了個禮。
  「叔父,這兩位是曦臣的救命恩人,此回是有事相求前來雲深不知處,請叔父代我吩咐下去,替他們準備休息的地方。」笑的僵硬的對藍啟仁說道,本來還黑著臉的藍啟仁,一聽到是藍曦臣的救命恩人,先是愣了愣,接著像想起什麼似的朝靈雙兩人看了一眼,神情有些緩了下來。
  「既是宗主的救命恩人,就是藍氏的貴客,我會讓人好好款待的。」
  「多謝叔父。另外,我有事找忘機,能請叔父替我叫他一聲一同到雅室來嗎?」
  「明白了,宗主一路辛苦了,晚些時候,我有事要和宗主好好說說。」
  「……知道了。」果然,該來的還是跑不掉啊。
  藍曦臣心裡暗想著,這一訓不知道會不會超過三天哪……啊……還有忘機的罰……Q Q
    
         靈雙和唐靖的來訪讓一向寧靜的雲深不知處起了不小的騷動。
  不過,原因不是因為兩人是自家宗主的救命恩人,也不是從靈雙披風裡溜出來透氣逛大街的雙生蛇黑白,而是……
  「……您是在姑蘇被劫了嗎?哪兒來的怪賊,怎麼只偷半身衣服的?還留了半只袖子給您?」
  問了藍曦臣是否可以讓自己的靈寵出來溜噠溜噠,得了美人兒一個微笑頷首後,靈雙連披風都掀了,卻沒想到自己一身奇裝異服在保守的藍家人眼裡,是多麼的「不像樣」。藍啟仁見他上半身幾乎赤裸,只剩下一邊的袖子,呆愣之餘,還以為兩人是遇上賊人被搶了,不自覺的便脫口問出。
  「刼?沒啊。這衣服本來就這樣,涼快。」笑著給藍啟仁一個足夠敗壞三觀的答案,藍啟仁愕然之餘,本能的說了一句連魏嬰都會猜中的話。
  「衣不蔽體,抄禮訓……」
  「啊?什麼?」
  「……不,沒什麼……」
  所以,當靈雙衣不蔽體,一身銀飾叮叮噹噹的走在雲深不知處時,小輩們是一臉好奇驚訝,長者們是皺眉皺眉再皺眉,藍啟仁只能不斷安慰自己,那是宗主的救命恩人……那是曦臣的救命恩人……那是……
  唔啊。好想拿件衣服給他套上啊。
  完全沒人注意到藍啟仁心裡的掙扎吶喊,待一行人走至雅室時,門口已經有兩人在等著他們了。
  「唷,靈雙,好久不見啊。」倚在右邊門板上,站沒站樣的黑衣青年揚起手,笑得一臉燦爛,和他成反比的,是左邊門板前,站的挺直,面容清冷的白衣青年。
  「好久不見,故人久來無恙?魏公子,含光君。」微笑著點頭回應,門前兩人,正是接到傳話而來的藍忘機和不請自來的魏無羨。
   
        「問靈?」
  「你們兩個專程上雲深不知處學問靈?」忍著不往藍忘機身上靠的魏嬰,難得的坐直了身子好奇的問道。
  「其實,在尋找溫公子這些年裡,我已學得招魂,但嚐試之後,卻是什麼都招不到,我知道問靈是藍氏獨創,可能也不便外傳,但它是我們最後的冀望,無論如何,我都希望能習得它。」
  手指沿著茶盞邊緣來回摩娑,靈雙恬淡的笑容裡有著誓在必得的強硬,魏嬰更加的好奇了。
  「招魂可使亡魂循音而來,是很基本的玄門名曲,若完全招不到魂,那豈不是已魂飛魄散了?」
  很傷人,也是很直接的事實,靈雙和唐靖的臉色一黯,場面頓時變得冷硬,藍曦臣想起當年赤鋒尊也是完全招不到魂,而始作甬者……
  手被緊緊覆蓋住,藍曦臣心頭一跳,鬱悶的心情立時一掃而空,這人也太敏銳了吧?這樣也能被他發現自己心情低落呢。
  「……我不想放棄……」清亮的聲音打破一室沉悶,靈雙抬起頭,淡金色的瞳眸閃著流光,宛若七彩靈珠,耀眼逼人。
  「招魂不行還有問靈。問靈不行我再試其它的方子,只要有一絲的可能,我都不想放棄。」
  只要有一絲的可能。  
       藍忘機看著靈雙彷若看到當年的自己,為尋一縷魂魄,日夜彈問,卻只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靜默,但他還是一次再一次的彈問,從不放棄。
  「所以我喚來忘機幫你啊。」放下茶盞,藍曦臣笑著看著因他這句話而有些愣住的靈雙繼續說道。
  「你說要學問靈,而問靈一曲,我門內就忘機最了解,有任何問題你都可以盡量問他。」
  「自當如此。」即便不論他們曾經救了兄長一命,光是他執著堅持這點,藍忘機就願意助他一臂之力了。
  「這樣就行?不用付出什麼代價嗎?」靈雙有些訝異,以他和唐靖來說,唐靖的唐門是看錢辦事的,而他所屬的五毒教,沒讓他們試個五蠱三藥的,是不可能得到他們的相助,雖然他救了藍家的宗主,但就這樣輕易的讓個外人學他們獨創的玄曲,這會不會太輕率了點?
  「說什麼代價呢,修道之人,尊天理順正法,你有求,吾當應,何需代價?」搖了搖頭,藍曦臣笑著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有勞含光君了。」靈雙和唐靖互看一眼,兩人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叔父,留宿的院落都備好了嗎?」
  「我已讓人收拾兩間客房……」
  「不用麻煩了,一間就好,我和唐靖睡一塊就行。」揮了揮手,靈雙的話再次讓藍啟仁差點沒忍住的叫他抄規訓石。
  什麼叫睡一塊就行?沒事兒為什麼要睡一塊?兩個大男人的,能看嗎?不擠嗎?
  「……那江宗主呢?是否也要準備一間客房?」深吸了一口氣,藍啟仁看向坐在主位上的藍曦臣和江澄,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江宗主和自家侄兒之間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而那種感覺總是會讓他不寒而慄,尤其當兩人坐在一塊兒時,他就有一種好想把兩人隔的遠遠的衝動。
  「我這次是專程護送曦臣回來的,既已平安回府,我一會兒就回雲夢。」雖然他很想留下來,可是他再不回去,待他回到蓮花塢,等著他的,可能就會是客卿留下的一封請辭信了。
  「……是嗎?」
  鬍子抖了抖。曦臣?曦臣??你該叫藍宗主或是澤蕪君!曦臣是你能叫的嗎?
分類:藝文

魔道同人文~~~江澄vs藍曦臣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