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晚曦第三部-雲‧夢(24)

魔道同人 澄曦 忘羨


          藍啟仁覺得他再待下去,搞不好會叫全部的人通通坐好,讓他訓個三天三夜,他搖了搖頭,起身向藍曦臣告了退,臉色不好,腳步虛浮的離開了雅室。
  「老先生看起來臉色不好哪,明明就長的不錯的說,他真應該多笑笑的。」看著藍啟仁的背影,靈雙有些可惜的笑說道。
  「叔父只是比較嚴謹。」而且家訓禁不可無端哂笑的說。
  「我倒覺得他今天受到的衝擊太大了。」歪到藍忘機肩上靠著,魏嬰嘿嘿笑道。
  「你少氣他就沒事了。」給了魏嬰一個白眼,江澄直接伸手攬著藍曦臣的腰說道。
  「要學問靈,需先學琴語,而琴語,才是藍家獨創之秘技,艱澀不易學,你要有心理準備。」毫不在意被人靠著摸著,藍忘機淡然的對靈雙說起了如何才能習得問靈。
  「關於這點,我想先請問一下,問靈的正確使用方法是?」聽外人說,和聽原創者對此曲的解釋,字意上總是會有差異,靈雙一反恬淡的模樣,問話的神情竟是有一種莫名的深沉和銳利之感。
  「問靈,多作用於不明亡者身分,且沒有任何媒介的情況。彈者以琴音奏問,對亡者發出疑問,而亡者的回音則會被問靈轉化為音律,反應在弦上,以琴語一問一答。」
  靈雙的態度代表了他對此事的慎重,幾人也不自覺的收起輕鬆之心,專注的聽著席間的對話。
  「和招魂有些像,但又不太一樣……我有疑,我想問的,是另一種問靈。」沉吟一會兒,靈雙看向藍忘機,問出了他的疑惑。
          另一種問靈?
  「招魂和問靈的使用前提,都是必需讓亡魂循音而來是不?」
  「是。」
  「招魂以死者屍身的某一部份或生前心愛之物為媒介,問靈多作用於不明亡者,是不?」
  「是。」
  「若對方的魂沒有應音律而來,那麼招魂和問靈就無法發揮功效,是不?」
  「是。」
  「我的疑便是在這。若是亡者之魂並非不願應音律而來,而是心有餘而力不逮呢?」
  「……亡者的能量不足讓祂來到招魂者之處的意思?」挑起眉,藍忘機一張清冷俊秀的無趣臉龐,難得的有一絲興味的看向靈雙。
  「假設,亡者聽到招魂,但祂或許被禁,或許魂魄殘缺,又或者……祂不知招魂者何人,以致毫無興趣,不願回應,此時,能使用問靈嗎?」
  魂魄殘缺?
  像被狗咬到一樣,魏嬰只覺得渾身一個機靈。他坐直了身子,修鬼道的他,對這等事反應特別靈敏,他覺得,他好像……或許……搞不好,他可以讓一個遺憾能得以圓滿。 
       「你的意思,是讓問靈的使用方法整個倒過來?不是讓亡者回應彈者,而是讓彈者向亡者表示身份,讓祂願意應音律而來?」很快便了解靈雙的意思,藍忘機和藍曦臣對看一眼,這倒是他們沒想過要用的方式。
  「其實……我要招魂的人死去已有一段時間了,我不確定祂魂魄是否還完整?又或者,祂是否還能應我的招喚而來?我想,若祂能知道是我在找祂……知道有人放不下祂,想再見祂一面,祂或許會願意為此而來。」
  放在桌上的手被另一隻手握住,靈雙緊緊回握著,他閉了閉眼睛之後再用力的張開,看著藍忘機說道。
  「讓亡者知道招魂者為何人?讓亡者願意為招魂者前來,即使亡者魂魄殘缺,也能讓祂為了回應招魂者,凝聚自己失落的魂魄回應而來,這就是我要學的問靈。」
  「凝聚自己失落的魂魄?為何你會這麼想?」心臟跳的飛快,魏嬰直接站了起來,雙手撐著桌面,問出口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魏嬰……」
  「因為你們。」
  「我們?什麼我們?」這裡有四個人。他說的是那幾個?
  「因為你們身上的銀鈴。」修長的手指指向魏嬰腰間的清心鈴,靈雙看著四人同時看向自己腰間的鈴鐺平靜的繼續說道。
         「我第一次見到這銀鈴時,頗為訝異這四個銀鈴上頭為什麼會有同一種能量?我問過溫公子,他說,這是一位逝去的長輩所鑄,裡面還灌注些許他生前的靈力,那時我就有這種想法。」
  「能量?」
  「該怎麼說呢……我能感受到這四個銀鈴上有一股相同的力量,不止銀鈴,你們四人身上也有,不過全不相同,或許,這便是你們所謂的靈力,也因為我遇見看過的,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在看到你們身上都繫著同一種銀鈴,而這銀鈴上頭的能量卻是相同的時,我才會留意了一下。」
  站了起來,靈雙走到魏嬰身邊,伸手輕輕的拿起那銀鈴搖了搖。
  「人已死,但留下的靈力卻還在。若是連魂魄都有靈力,那是否所謂的殘缺,只是四散於天地間,並非消逝?」
  「若是如此,如果能讓亡者自己凝聚自己失去的力量,是否會比外來的助力或尋找來得更快更容易?」
  「我和唐靖沒有靈力,但天地萬物皆有靈,或許只是我們修煉的方式不同罷了。不過,以上所說當然都只是我的推測,沒有實際的驗證和試驗……」
  「有有有!試驗……不,不是!我有人!我有人可以驗證你的方法行不行!我有!」轉身一把拉起靈雙手緊緊抓著,魏嬰簡直可以說是眼露綠光的盯著靈雙看。              
        「呃……魏公子……」你看起來好像想把我吃掉似的耶。
  「你盡管和藍湛研究問靈去,要驗證,我立時去把人找來……不不不,我要先去找溫寧……」
  「溫公子?」
  「魏嬰,你又哪條筋抽了你?」
  「溫寧回亂葬崗找褲子穿,還說要多待幾天平復心情……對……先找溫寧,他們都是高階走屍,要找應該很容易……」
  放下了靈雙的手,魏嬰喃喃自語的就要往外跑,藍忘機見他神情有異,哪兒敢就這樣讓他跑出去?
  「魏嬰,你先定下神來,怎麼回事?」眉頭微皺,藍忘機起身按住魏嬰的肩頭,清冷的檀香味讓魏嬰稍稍緩和了一下心神,他回望著藍忘機,那神情,是少有的激動興奮,他幾乎是揚著聲音回答道。
  「藍湛,或許我們可以讓曉道長和宋道長再次人間聚首啊。」
  「……曉星塵和宋嵐?」
分類:藝文

魔道同人文~~~江澄vs藍曦臣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