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可親愛的,我是水瓶座。

  

手指繞著我的髮絲,你問我,去哪個星球才能遇見妳?

看著你,我用溫柔堅定的眼神望著
「有你的星球,有我。」

我的星球裡住著兩種人,一種眼裡只有自己的人;一種眼裡只有別人的人, 一個是他;一個是妳。
妳說「他要離開我了,因為他總是太容易放棄,說好的未來他說他給不起」 他說「我要離開妳了,因為妳總是太努力變好,我跟不上妳腳步,我累了」 妳收拾散落一地的倔強;遺落一地的白色珍珠,妳說這些妳都不要了。   
瞬間這些年來妳的努力變成毛毛細雨,落在土裡慢慢消失不見       之後妳聽見了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自從發誓要堅強後那久違不見的哭聲。
再後來的妳,學會放縱自己;學會繞著其他不一樣的他轉圈;學會琴酒要配上不甜的香艾酒,身邊的話語妳已記不清,妳只記得有人說「會好的。」
周遭的人來來去去,妳把黑洞放在心裡,即使妳知道每多一天那黑洞就帶走了別的什麼,直到哪天沒有東西可以帶走了,妳就好了。
直到出現了這樣一個他                        沒有安慰的話語;沒有吵雜的聲音,只有一張沙發;一張桌子,而桌上擺著一支威士忌。
「我曾想過袖手旁觀;曾想過那與我無關,可最終我仍捨不得妳。」淡淡的他說,我聞到的是苦澀的威士忌,正如同他感受到的。           過沒多久妳哭了,妳說妳很努力了,但妳再怎麼努力都像在原地踏步,   哭累的妳睡了,他幫妳擦乾了淚痕;幫妳蓋好了被子;陪妳渡過了難得沒失眠的夜晚。
夜晚他只是牽著妳的手,輕輕告訴妳「不會好的,但還有我在。」夢中妳依稀聽到。
此後妳有了這個他,黑洞漸漸消失了,即使失去的也無所謂了,妳仍可以用新的事物去覆蓋、去填補,因為妳知道不會好的,但還有他在。
從此我的星球住了第三種人,一種心疼妳、捨不得讓妳難過的你      你不是他,你把我的好、我的傻、我的種種當作寶藏,苦樂酸甜從此有你有我。
而我這水瓶座女孩,回頭猛然一看,卻發現我已成為文中的妳。      你是瓶;我是水,我們注定在一起,就像魚與海;鳥與天;花與蝶,往後我將填滿你所有所有。
分類:心靈

貓奴/鳥奴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