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化

隨著床的老舊
長年的樟腦也逐漸淡然;
壁紙與掛鐘
年年染上與撣下的灰
是消耗分秒又享受了年歲
殘餘的灰

被剩下的我們
笑容漸漸不再怯懦
言語也不再溫柔
想的沉重,做得輕
以為成為了鋼梁卻只是石頭

那般堅硬也偷偷地掉著沙
你可以聞到的
像海風攪和著都市的雨
褪色照片夾了些泡麵氣味
都風化在肌膚紋理
皺紋,在選擇閉合的雙眼
與積累忽快忽慢的心
的灰

我們逐漸老舊
正像坍方的沙堡等待漲潮
想游泳
在夕陽走前
#新詩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