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那時候,那個人,那樣

有時候會想像
在某個不起眼的路口走去另一個方向
也許遇到一場交通事故
或撞見疲憊的街頭藝人
也或許毫無轉變
馬路盡頭只是
下個街口

有時候會想像
在被斥責的時候緊閉雙眼
那些囉嗦會像兩片砂紙摩擦
細細地熬得光滑
是鄰家女孩的手
俏皮的吻
驚醒睡去的額頭

或是在選擇題時填上最沒有把握的答案
期盼機率的神明給出驚喜
在及格的起點立起巨大的竿

有時會想
在恐懼面前挺身
難過時候把眼淚搓出一顆顆湯圓
感到憤怒就不可理喻地摔壞玻璃杯
在最快樂的時候
誠實地要笑到靈魂都抽筋

至此我也只是在想像
已有那般的模樣
在某個路口
走去了另一個方向
#新詩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