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的練習題

今天我不想喝酒,只想喝卡布奇諾。
走進位於台電大樓捷運站附近巷弄裡的h*ours咖啡店,推開門走進來,便看見許多關於同志議題的文宣,以及標誌性的彩虹小物。
這一夜,店裡頭座無虛席,人聲鼎沸。櫃檯後方牆上大型液晶螢幕輪番播著開票資訊。滿滿的數字與藍色、綠色,偶爾參雜兩三個其他顏色。
很多人關心此次九合一大選,但更多人呢,更關心此次公投的結果。
沒多久,店長端來一杯溫溫熱熱的咖啡,上頭灑了滿滿的肉桂粉。熱騰騰的咖啡伴隨著肉桂濃厚的香氣襲來。
不得不說,我覺得我自己非常地幸運。
因為我曾以為出櫃這件事,在我有生之年內不會發生。
三年前參加完婚姻平權遊行之後,坐捷運走到仁愛醫院探望開完刀不久的阿嬤。阿嬤躺在醫院的病床前,旁邊櫃上擺了一盆我從花市帶來的花。
阿嬤說你怎麼來了,今天外頭人很多呢,鬧哄哄的。阿嬤,妳知道外頭發生什麼事嗎?好像是,關於婚姻平權的遊行。是和同志有關的嗎?你不要接近那些人,我覺得那邊太亂,我不希望你受到影響。阿嬤,我覺得那沒什麼,他們不奇怪。你怎麼會這樣想,不可以這樣。雖然在當下很想這麼說,其實阿嬤,早在過來看妳之前,我才剛走完婚姻平權遊行。
那些話,我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因為我知道,阿嬤不喜歡聽到這些。所以我選擇不說。現在我只希望阿嬤好好的,平安快樂這樣就好了。
沒想到在阿嬤歡歡喜喜地出院回家後過幾個月。明年的月初,病情惡化來得太突然。在這個時間點,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更不會想到,在如此心煩意亂且漫長的煎熬等待,竟然是因為阿嬤的關係。
在一片混亂之下,我出櫃了。
從阿嬤離開了以後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這是阿嬤最後送給我,最珍貴的禮物。
在此之後,社會持續在改變。
每一次的週末,總會和爸媽一起上餐館吃飯。這就像是信仰般,數十年來維持著這樣的習慣。
我跟爸媽說下午我要去凱道聽音樂會,他們便特意選在離凱道最近的餐館,方便我時間到了就慢慢地走過去。不需要急忙地趕過去。一方面是出自於爸媽的體貼,一如往常那樣。其實我從來沒問過那次出櫃對於爸媽或者對於我,發生在我們彼此之間的一些變化,還有那些是怎樣的感受。
此次的九合一大選伴隨著公投,卻反而讓同志議題讓更多人看見,更多人呢,不惜代價選擇了現身出櫃。
當然,我自己也會好奇,與我生活切身相關的那些朋友、同事、親友他們對於此事的看法到底是如何。
終究我還是沒有提起那樣的勇氣去詢問他們的意願,儘管我穿著打扮明顯地異於常人。甚至不必要特意做出櫃的動作,我的櫃子早就透明化了。
只消一看便知。
當在九合一大選前夕,媽向我提到關於公投的事項時,著實令我深感意外。
我盡量理性分析各個公投項目,簡潔扼要的說明。畢竟此次的公投議題五花八門,光是「是否,同意不同意,應該不應該」就足以讓人眼花撩亂。若沒有仔細研究,平常又不接觸這些議題的民眾,很容易產生誤解。甚至,錯過深入暸解這些議題的機會。
在一一分析講解完之後,我所能做的,便是讓媽暸解有關於這些公投資訊。
最後。媽,就依照妳自己的想法投吧。
那些關於愛的練習題。
便是理解,還有陪伴與體諒。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