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某日,忽見巷口街角雜草叢生處,長了一株株白色芒花。疾速的腳步聲便停了下來,此刻是日落前半分鐘,穿梭於巷弄的風是多麼地愜意。
已是這個季節了。
何豈是漫長,在前方盡頭是一道厚重的門扉,底下便是一口湖。從春季融冰到了夏季,醞釀到了秋季,才開始逐漸蔓延,整片湖面都結成了冰。
待在這兒的日子久了,止不住全身的躁動。還是入世太深,不得已著了魔。於是,縱身一躍而下。
遠方腳步聲戛然而止。
就連時光也為此凍結。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