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CC男孩

 
小時候的我不怕生,愛表演、非常活潑,尤其是話匣子一但開口就停不下來,睡覺前總是要說一段故事才肯入睡。
然因為家中還有其他小孩的關係,小時候的我愛看美少女戰士、櫻桃小丸子、小叮噹,也愛看灌籃高手、幽遊白書、亂馬1/2。最喜歡的動漫角色是藏馬,天真如我還以為藏馬是個女孩紙,當哥哥們說他是男生時,還一度不相信這是事實。直到動畫撥出他洗澡的畫面,這才相信他是貨真價值的男孩紙。
對了,電玩遊戲我超愛用女性化的角色。像是街頭快打的春麗、餓狼傳說的不知火舞、雅典娜,連美戰的遊戲我也玩過。那時還真的瘋狂到我穿了印有春麗圖案的衣服,走在大街上。
我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大概是我喜歡女角優美的身段以及華麗多變的招式吧。說到這個,就不得不說女角衣服是如此的多樣化。當然,藏馬是例外,他就算是男角,登場的衣服也是多到爆炸,招式更是華麗到不科學。
說的這個,聖鬥士星矢好像也不惶多讓,仙女座的瞬不管怎麼看就是個妹紙啊啊啊!!!我的天哪,這超不科學的好嗎?
那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而自己究竟是是什麼樣的人,對於這點我自己還是很模糊。
後來長大了一點以後,我從特殊資源教室轉到一般班級之後,因為自己發音怪腔怪調,還戴上那個醜到爆的助聽器。以前的助聽器非常貴重又大顆,就像是你把錄音機掛在胸前,還要繫上背帶以防它墜落,從錄音機兩端連接像是耳機的擴音器塞進耳朵裡。
老實說,整體看起來你像是個醜八怪,毫無審美觀可言。在班上也只有你一個人這樣戴,尤其是這更象徵了你的身份,如此地顯而易見地區分了你和他們的不同之處。你開始接收到那些異樣的眼光,或許他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好奇,可能是疑惑,但畢竟這個年紀的孩子閱歷尚淺,還不懂得分辨這些細微的情緒變化。
從一開始的疑惑、再到排斥。
我非常討厭戴助聽器,也非常討厭說話。尤其是任何看起來導致自己與他人不同之處,我都討厭。
所以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多虧了身障的身份,不可避免的,我被霸凌了。先是聽障的關係,然後女性化的行為舉止更加深了原本就不利的處境。
和我同是聽障的同學,他就很幸運地避免了這樣的處境。但讓我無法想像的是,但是他竟然夥同其他同學一起排擠我。死Gay、娘娘腔、噁心,像這樣的情況每天都在上演著。或許我是因為收斂自己,刻意隱藏,以及放低自己的身段才沒讓情況演變劇烈。但其他有擁有娘娘腔特質的同學可就沒能這麼幸運了。
就像我想的那樣,只要能夠撐過了這六年、再三年、又一個三年就好了。這個噩夢我每天都想著要如何做才能夠解脫。我開始嘗試做一些改變,對於女生的東西都不能夠表現出有興趣的樣子。不要張揚、不要逃避、不要做出女性化的動作。
最終多年後過去了,多年來的努力終究還是枉然,我還是回到了那個自己。內向、多愁善感、女性化、孤癖、不愛說話、不愛跟風,尤其不愛自己。
討厭自己擁有的陰柔特質以及殘障身份。
而當娘娘腔擁有一把槍的時候,不免遲疑像這種人是否可以上沙場戰鬥?你不行的啦。
雖然他們的出發點是擔心你受傷。可是呢,傷害,它一直都存在,無法避免。他們總以為你被保護得無懈可擊,但你其實早就百孔千瘡了。
或許,真正的轉戾點是在大學的時候,這四年間。確實不再是一場噩夢,從排斥來到了困惑。
聽障對於我的意義是什麼?而這些與生俱來的特質又是如何呢?
沒想到的是,我暗戀班上的一位同學,他有著古怪的個性與氣質,我被他的與眾不同吸引。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有一位女生他暗戀我,是因為我的陰柔特質。更被一個長相清秀、舉止也相當女性化的男孩表達了他對我的好感。還有後來的那些感覺。
只是那些感情,很多的感覺對我而言,就像是全然陌生的領域。在那當下,我完全不懂,他、她為什麼會這樣,甚至對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給嚇到了。畢竟這種互動,是以往未曾有過的。
什麼好麻吉、好姐妹,哥兒們、死黨之類的,我完全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我非常寂寞,沒有人可以訴說。那時所做的噩夢幾乎都是,我最想做的事,就是交到一個知心好友,但在現實生活中,總是事與願違。
因為壓抑太久了,便有了抑鬱的症狀。學會偽裝,也善於猜忌,腦袋無時無刻都在運轉。我只覺得好累,我不想交際,我只想獨處,只想睡覺,只想放空,什麼事都不想做。
真實話語在都沒人能夠訴說的情況之下,我開始寫部落格。寫作之路就從這時開始。
我看的書其實不多,寫是因為那些想說的話沒能有說出口的管道,尤其是個不能夠說的秘密。
從而有了人格分裂的情況。這是在一個朋友在看了我寫的文章之後,她告訴我,無法想像我和文字是同一個人。那時我就知道了,不能夠被看見的她只存在於文字裡。
真實生活當中的我則是另一個人,那個擅於偽裝、善於心計的他。這樣的我曾被稱作是冷血的,毫無情感而言。
後來,在和自己對話多年了以後。翻找許多記憶裂片,仔細地放大檢視,反覆堆敲在那樣的當下,我何以能有這樣的感受。這樣做的背後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我總是很難對一個人放開心胸。
在潛意識裡,我想做一個很溫柔的人。
在肩負那樣的極大壓力與無止盡的傷害之下,能夠活下來已經夠不可思議了。有些人就活不過這道關卡。我知道他們非常地寂寞,非常地痛苦。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連自己都救不了自己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我書寫目的之一,是想說在這世界上還有像我這樣的一個人,你一點都不孤單。哪怕我沒有能力可以救你或保護你。但我願意寫下這些心底真實感受。
我知道CC男孩他非常地溫柔、心思細膩又善感。我非常喜歡這樣的特質,那在我後來喜歡的那些男孩身上,發現他們都擁有這樣的特質。
後來,不再刻意隱藏也不再壓抑。我想和他們一樣堅強、獨立又溫柔,自己的心境越來越柔軟了。
我可以切換為另一個角色,相對比較起來有點多話、有點傲嬌的他。或是很安靜、喜歡獨處,卻擁有著豐富感情的她。在文字的面前,我完全沒有秘密,我忠於自己的感覺。
所以可能你會看到善變的我自己,態度可能上一秒是熱的,下一秒卻是冷的。可能前幾天很愛玩,幾天後又變得不愛玩了。
可能幾個月以前頭髮很短很酷,幾個月後頭髮又長了很長很長,氣質又是整個大變。
我覺得這些都是心境上的轉變吧。
泰國朋友在兩年後到台灣遊玩,她說我變漂亮了。而我自己則是覺得我又老了些許。
先是懵懂再到排斥,又是感到困惑,後來才是接納並且愛上了這樣的自己。
我想說,我真的好愛好愛那些CC男孩們。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