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懺情

 
在看了〈蒙馬特遺書〉前面幾頁,那種濃到化不開的鬱悶心結。或許在感情世界裡頭,不可能不受傷,但要怎麼做才能夠預防,盡可能的把傷害降到最低,縮短所謂的復原期。
這還真是一道難解的習題。
這週和Y去海邊。恰巧Y,是我第一位告白的男孩。儘管不了了之,但相比起來,就沒有那麼地尷尬。對他的感覺,跟那年一樣,只是好感。
雖然只是好感,但我還是會無意識的保持恰當的距離。不,應該是說,是我覺得朋友之間,該有的分際還是要有。或許每個人對感情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與堅持,沒有所謂的對與錯。
當聚餐那天,Y帶著他來時,他說那是他的對象時,我起先是感到訝異,因為他是聽損。而後才意識到,這兩位殊異的成長背景與身份,要相處起來,還真不容易哪。
只能說命運好幽默,讓愛的人都沈默。
而在昨晚和X聚餐聊天,他說,你和Z,還有在聯繫嗎?我說沒有。
下一句,卻馬上說哪天突然想約,搞不好會哦!
有時候就很自然的會想到Z。其實也沒什麼,頂多是會覺得尷尬吧。
不得不說,當X談到Z時,反而我是愧疚的成份居多。正因如此,要是沒什麼重要的事,非必要還是不見面就好。我一直都記得,L說的那句話,你看他的眼神變了,已經沒有愛了。我說,嗯,我自己也有發現。恐怕不是沒有,而是不能夠有。
我知道騙不了我自己,感情終究是假裝不來。
X說你寫的我都知道是誰,這個他與那個他。親愛的X,你當然會知道,因為那道密語,是我們共同擁有的語言,你當然能夠解讀我留下的訊息,以及那些蛛絲馬跡。
你問我何以能如此多愁善感。
我本來就是如此。不過是被刻意隱藏起來罷了。我當然知曉寫作是把雙面刃,它可以是救贖,但也可以是傷害。
但願不是後者。
對不起。
---
我日日夜夜止不住悲傷,不是為了世間的錯誤,不是為了身體的殘敗病痛,而是為了心靈的脆弱性及它所承受的傷害,我悲傷它承受了那麼多的傷害,我疼惜自己能給予別人,給予世界這麼多,卻沒辦法使自己活得好過一點。世界總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心靈的脆弱性,我們不能免除於世界的傷害,於是我們就要長期生著靈魂的病。〈蒙馬特遺書〉邱妙津
---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