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後話

 
做愛後動物感傷。
約莫是在看完〈索多瑪的貓〉之後的某一天吧,在踏出三溫暖標誌性的彩虹大門前一刻,所見到的景象,在心頭上冒出一段那幾個字的註解。
在座位上兩位男性,男孩的穿著像是影片開頭晴天二十出頭的模樣,稚氣未脫的臉龐上盡是心事。而在旁邊搭著他肩膀的男子則是一絲不掛,僅有一塊毛巾遮擋重點部位。男子像是Duke那般溫柔而多情,對照男孩的沈默寡言。
當黑暗逐漸淹沒了你的視野,與外界互換訊息的僅剩視覺被剝奪了的同時,你還剩下什麼了呢?忘了說,那若是聽覺也喪失的情況之下呢。沒錯,你就只剩下嗅覺、觸覺以及味覺了。那會是怎麼樣的感覺?
很可怕嗎?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在黑暗的背後有著什麼。他是誰?長得如何?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年紀又是多大呢?你知道嗎?
蒸氣房有著藥草的粘膩氣味,密閉的空間裡頭瀰漫著水氣,若不是面對面一兩步的距離,可是看不清人的面部五官。大致上是可以看見各式各樣的身材,沒有過分精實到不科學的羅馬雕像,到像是隨處可見的路人一般。說年輕就是本錢也不為過,但有點年紀身材卻保持得宜的大有人在。年輕人很多,沒有過份著重於某一群組,不多不少剛剛好。
而暗房裡的氣味自然是不需多言。是沒有了潮濕粘膩的氣息,但你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個人有抽菸的習慣,這個人有在淋浴室用沐浴乳清潔過,這個人的香水很好聞。你說體味嗎?有是有,但很淡。因為人體氣味大多在淋浴室的時候,就已經用清水沖洗過了。撇除沐浴乳、香水之類的芳香劑,自然是人體最原始的氣味,當然每一個人都不同。這我就無法一一述說了。
那...觸覺呢?
若有似無的碰觸,還是明目張膽的觸碰。我只能說這還是要看人的個性與需求。除非是是在蒸氣室、暗房、房間區這樣情慾流動的場所。大體上能夠見得到光的,還是見光死,保守分際的。簡而言之,就是只能用眼睛吃冰淇淋。
就算是在蒸氣室、暗房好了,矜持的人還是占大部分的。輕微的肢體上碰觸,對!我只用輕微這個字眼,畢竟餓虎撲羊的舉動任誰都會退避三舍吧。完全不尊重人的方式,是我都覺得很不舒服。畢竟經驗豐富比較懂得如何取悅對方。你說年紀有沒有關係?真要說的話,我覺得還是有關係的。
相比在外頭若有似無的眼神,媚來眼去,只要看上眼的便去房間。至於在房間裡頭會做什麼事,這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會去暗房的,大多是尋求刺激,或是自知見不得光的人。無非就是想討抱抱吧,對你沒看錯,我是以討抱抱這個字來形容愛撫。
略微粗糙的手掌,右手無名指似乎還戴著戒指,可以猜想他似乎是有家室的。然而略為乾燥的皮膚,微凸的小腹,下垂的臀部,似乎已是上了年紀的人。粗暴而輕率的動作可得知他的經驗缺乏。
若要說缺乏聽覺有哪種可惜的地方呢?不外乎就是缺乏口頭上的互動,禮貌上的確認,你知道這有多麼的重要好嗎?就是那該死的暗房文化,讓極為仰賴視覺感官的聾人呢瞎了。
只不過就像好奇的貓一樣,闖入了索多瑪大門。你知道了你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對你而言,身體與性,意義是什麼?
才剛打開門踏出門口的那一剎那。
身後走出剛才戴帽的男孩。他的步伐很快,走沒幾步,我便遠遠的甩在後頭。不消幾刻,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街角轉口處。
我一直在想著,在他走出大門以後,雙眼便直盯眼前熒亮的手機屏幕,手指不停地上下捲動的神情。想必他還尚年輕,才會擺出那樣的神情,像極了受傷的小動物。情不自禁地讓人想要憐惜,像極了那個Duke和晴天的互動,主動與被動,不知道彼此都從對方那兒獲得了什麼。
我想應該是有的吧?
畢竟是你們讓我想起〈索多瑪的貓〉,最後在離開的時候,是否也會覺得感傷?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