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幻滅之後

 
或許實踐,本身就是對美好想像幻滅的開始。但不得不說,幻滅是重生必定要經歷的過程。
上週末,是我今年首次參與殘酷兒講座。幾乎在場的朋友,絕大部分是認識的,即便我早就已經消失了好一陣子。從離開上一份工作到如今的這一份工作,前前後後加起來,我想,那應該將近兩三年有了吧。
為什麼會來?我也說不上來。
尤其是在臉書這樣的大眾化的平台,連接了所有和我現實生活當中多少有一點關係的親朋好友。但就連身邊親近的人呢,也不一定會知道對方心裏頭真正的想法。
最初在部落格寫網誌時,是詳細記錄了真實生活中所發生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一種近乎自言自語對話紀錄當下的心情。一開始也只是自己默默地寫,後來隨著時代變遷,當寫作媒介從部落格移轉到臉書之後。這時候你的文字接觸到的人群就不再是自己了,也不再是特定的那些人,範圍被擴大了,諸如兒時的玩伴到工作上的同事,甚至是毫不相識的陌生人。
這時候我就必須要有所顧慮,寫作風格就開始慢慢轉變為不再寫實,反而更像是蒙上了一層薄紗,畫面變得極為曖昧恍惚,意有所指但不說破。所有有關於敏感的字詞,我多少會刻意把它帶過,冠上代名詞。
另一方面,這卻反而讓我更為猶疑了。到底寫作的目的是什麼?是我還不知道寫作對我而言是什麼存在?那有沒有必要公諸於世。還是,我沒準備好要讓人進入我的內心世界。
那麼我先前寫的那些呢?那些話語,自然的情感流露,不正也是當初寫作的目的?
其實一直都覺得我還不夠袒露真心,其實我是最想要回到大學那幾年的寫作狀態。每一個字,都一字分毫不差的表達了當下的心境。
就如我先前說的那樣,那應該也是出自於本能。
沒有過多的修飾,任想像力盡情騁馳。四季景物的變換,人物的喜怒哀樂,都在那清澈的雙眼底下無所遁形。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隱晦了呢。
不能夠寫的越來越多,無非是作繭自縛。之所以那麼多的意象,另有所指,卻又非真有其事。
寫作,無非為的是有一個宣洩的管道而已。太多的不能夠,無法說出口的,換了另一種形式展演。無非就是那個沒有具體的形體,無法定義,無論如何都不會看見的那個自己。
應該也是多虧了此次殘酷兒講座,這一次我倒是見到了男神。
還好在那當下,硬是忍住了拔腿而跑的衝動。其實我是還沒準備好的,但我終究還是走進去了。
回想那時才研究所畢業沒多久,從台中回到台北之後,謀職的這段空白的日子,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迷惘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是該做和我所學的相關,還是做我喜愛做的事呢?
書店?花店?農場?若是在台北,肯定是沒有諾大的農地耕作的。那書店、花店呢?其實我是相當害怕做自己不擅長的工作,比如說與人打交道。
我對社交是感到極度恐懼的。但又不太想離開台北,要不然那時我也沒必要離開台中。我其實是很想做花店的,但是我知道以自己的條件是無法勝任的。
不知怎地,在投完幾份履歷表之後,在網頁的空白處打上兩大關鍵字「身心障礙」和「同志」。斗大的網頁便跳出了,殘酷兒~身心障礙同志的家。
那是結合了殘障者、與同性戀雙重身份,共同組成互助團體。它有一個很棒的口號。
殘障+同志身份,不是詛咒,不「殘酷」,是很酷。
那在我眼裡看來,那就像是一道亮光,指引著我往前走。你知道嗎?好奇是能夠殺死一隻貓的。而我就這樣打開了那道充滿禁忌的門扉,隔著縫隙窺看,那扇門背後的世界。
與此同時,開始了我在花店的工作。
那是四年前的仲夏,2014年,26歲的我。
我遇到了男神,從那時開始像愛麗絲一樣跳入了兔子洞,像童話故事一樣開始了一連串的奇異旅程。
頻繁接觸同志場合,殘酷兒聚會、同志諮詢熱線晚會、十月圍城、同志大遊行、彩虹手語班、殘障聯盟寫作班(關於障礙與性別)。
因為同志、聽障的身份以及寫作的關係,使得我無法不去正視自己雙重障礙的身份。
就如我開頭說的那樣,實踐就是對美好想像幻滅的開始。
兩年之間,我轉換了6、7份工作。只有第一份工作與最後一份的工作與花店有關。每一份工作都與我所學的八桿子打不著一邊。
我只是在逃避而已。
接連失意的花藝考試,工作與日常的失衡,在搖搖欲墮的邊界。更慘的是,還談了主角只有我自己的戀愛。
那全部都只是我的美好想像。
可以這麼說,我在逃避,這是在極度害怕的情境下做出的本能反應。儘管在那樣的狀態之下,硬是要維持「看起來沒那麼狼狽」反應,這恐怕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說不定。
在決定結束了一廂情願的感情之後,我離職了。我決定徹底地消失。
幻滅或許是成長必經的過程。
如今我沒有目的,也沒有計劃。
但若我想到一個地方,便會起身啟程,開啟一連串的旅行。儘管那些電影中的童話故事破綻百出,我還是相信著兔子洞是真的存在。
現在這一份工作也即往第三年邁進,不管以後還會不會繼續著,但至少我還是在努力維持日常與工作的平衡。
我還是遵循著本能。
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不再糾結於自己的雙重障礙身份。
也不想再去定義它。
也不想定義我所看到的世界。
雖然那些美好的想像會幻滅,但,比起那些,還有其他更為重要的東西。
是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