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存在的日子

 
在菊島的那些日子,時間就像是不存在似的。七天的日子,轉瞬即逝,那些日子像是不存在的。可窗邊的海貝在在說明了在菊島的一切,仿若潮汐聲不曾遠離過。
正如我原先想的那樣,太多的擔心其實沒什麼必要。去了七天,那些日子,所有的一切都,遠遠超乎我想像。身在菊島,有些東西被遺忘在台北。只因為那些日常的生活慣習,待辦的工作清單,習以為常的這些那些,是我在台北所有擁有的一切,或者是說,也只能是專屬於台北,無可取代的記憶。
某種意義上,這趟旅程,是一場與自我的對話。當然所有在台北的這些日常勢必要被遺忘。沒有既定的行程,有很多東西,臨時起意或是突如其來的變化,只能憑著當下的感覺去判斷。臨走的前一天,總覺得起碼要帶一些我喜愛的事物,好比說花。而我就真的在前一晚,用我在房間裡的乾燥花,做了兩個花束。算是一個精神上的寄託吧。
距離第一次來到菊島,隔了九年之久。第二次來到菊島,感覺卻像是第一次。那時還是大二新鮮人,跟著團體一起出遊,不管是行的吃的住的,都有人可以依靠。可九年以後,早已會騎車,也出社會了一段時日。這一次獨自一個人前往,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太多的規劃,目的也很簡單,幾乎所有的行程,都是臨時起意而行。
在菊島,騎自行車、摩托車、汽車或者坐船。隨處可見海水的藍、天人菊的橘、芒草的灰白、馬鞍藤的紫、仙人掌花的黃、草原上的黃牛、白化的珊瑚、絢麗的海貝、釉黑的玄武岩。觀日出,等待日落。陰天、雨天或者大晴天,一如台北變幻無常,卻又異常媚惑的天空。越過了風車草原,聽著風切聲。漫步在無邊無際的貝殼沙灘,聽著潮汐聲。還有黑夜裡最美的煙花、星空、虹橋。
在背包客棧,每一天,和來自各地不同的人相遇又離開。不止獨身一人,也有兩三個人。很驚喜地發現自己在不同情境下,表現出許多不同的面向。旅途當中,隨處都可以是一把記憶的鑰匙,在心裡浮現許多曾有過的感覺以及記憶片段。如果說,曾經發生的事不可能忘記,只是暫時想不起來而已。在菊島這些那些日子,即使我終將遺忘。
還有海貝替我保存,那些不存在的日子。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