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致活著

老了一歲真好,縱使有些許遺憾。
這一年來實在發生太多太多的事了,這是我未能預料的。人生若只有初見,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停留在那一天那該有多好。
可現實卻不是這樣。
若沒有初見,也許就不會有那些後來的後來。因為那些當下的感受太過刻骨銘心,某些記憶的片段就像壞掉的唱片一樣,一再而再重複播放。
那一天,流蘇開得最美的時候,親愛的祖母離開了。已經不知道是為祖母哀傷,還是因為花實在太美所以感傷。
慶幸祖母是在花開得最燦爛的時刻離開,縱使人事物已不在,仍然會想起曾有過的美好。
若非此事發生在我身上,還真的無法理解,永遠都不會懂。
像台北那場雪,不可能的事發生了。雪來得很突然,當下我們都懵了,來不及作出反應,事實就這樣映入眼簾,沈重而緩慢的到來。
衝擊總是比理解來得快,殺傷力大也最為直接。很多時候在事件的發生的當下,情緒是複雜的,甚至感到很痛苦。
「為什麼會這樣??」我曾這麼認為,完全無法理解,甚至無法接受這事實。我恨我自己,早已不知道在心裡詰問了好幾次,為什麼是我碰到這種事?
阿嬤,我知道所有的孫子當中,妳最擔心的是我,可妳絕對無法理解,為什麼這世界那麼複雜,因為就連我也不懂。
有一種強烈的感覺,自己不屬於這裡。
阿嬤,我也想如你說的那樣簡單就好,安份的過日子。阿嬤,我很乖哦,是妳口中說的那個乖巧柔順的孩子。
一直到妳離開,我都沒有跟妳說過我的故事,我知道那些話是不能夠說出口的。
從出生開始我就聽不見聲音,被迫成為邊緣人。更想不到,因為我的性別氣質,不容於絕對分明的二元性別框架內。
而射手的雙重性格加上A型的細膩沉著。很多人覺得,我很神秘,令人捉摸不住,難以理解。
或許這樣的性格對我來說,有好也有壞。
阿嬤,妳應該沒想到吧,我出櫃了,還在活動表演上男扮女裝,甚至可以不介意他人的眼光,勇敢地克服那些我認為不可能的事。
幸好這些事妳永遠都不會知道,而我也不希望妳知道。
或許很多事,甚至很多事項都不在我人生待辦清單裡,可以說這一年,充滿了許多的意外,更結識了許多朋友。
阿嬤,你知道嗎?沒有比活著更為艱難的事了。 
但阿嬤,我最想說的是,沒有比活著更為美好的事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