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後呢

 
你哥即將要成家了。得知將要結婚的那一刻,爸媽驚喜欲狂的神情,那是我難以忘懷的景色。
父親在夢裡對我所說的話語,即使清醒了許久,經過了數個白日及夜晚,也難以忘懷。
哥哥要成家立業了,那你呢?
真的很久不見了,說久倒也不久,一個月也才見個幾次面而已。是因為我回到臺北,而你離開了臺北。可卻又細想,真的是這樣嗎?
如此蔚藍的天空,大大的太陽,往常寒冷的東北風被溫暖的東風取代,人來人往的飯店,一大片落地窗前的美景依然。你還是一樣沒什麼變,或者是說胖了。臉上大大又圓圓的粗框眼鏡,同你的未婚妻說,誒,好看吧?是啊是啊,說不出所以然,張口啊了一聲,即使感到有些不習慣,不過,也只能這樣了吧。
可能因為習慣了,便覺得沒什麼。偶爾聽聞你的事情,卻像在聽他人的故事。對你,我只想說,只要這是你喜歡、想要的那就好了。一如往常你對我所說的那樣,不是嗎?
三月的風總是那麼舒服,交岔路口往來的人群,白色黑色灰色,偶爾會參雜一些紅色橙色黃色,令人眼睛一亮。或者是,綠色藍色紫色,那更像是一連串的密碼。如此多情的城市,要晴不情要雨不語。是什麼讓你們變成了戀人,又是什麼讓你有了成家的念頭。腦海裡迴盪著,父親的手勢。要三十了,該要知道做些什麼了吧。
啊啊,看著你和她牽手的背影。或許這就是你夢寐以求的吧?我笑著。
即使經過歲月的洗禮,懂了些,仍然又有些不懂,所謂的未來仍然是未可知。學生時代的夢魘已不復見,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好好的做一場惡夢了。我竟然有點兒,想念那些夢魘。
沒什麼好擔心的,終究是這麼走過來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