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荊棘裡的寧靜

 
「好安靜,像這樣寧靜的夏夜,素馨花再香,也掩不住這個夏天靜悄悄的事實。」這是當時我在中興攻讀研究所時,看同窗好友說著校園充滿了許多小動物的聲音時,心頭浮現的想法。
有的時候,我是真的很喜歡像這樣絕對寂靜的時刻。這對習慣無時無刻聽見聲音的人來說,是無法體會這種感受的吧?雖然噪音使人煩躁,但卻不得不承認聲音對於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是相當重要的其中一個感官。對生來就聽力缺陷的我來說,不管白日或夜晚本該就是如此的寧靜,即使是與人事物之間的溝通,也是如此。
可離開學校以後,兩年來真的發生太多太多事情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往意料之外的情況去發展。就像船離開了避風港以後,漸漸地發覺很多事不是我所能掌握的。這路途一點兒也不風平浪靜,偶爾參雜狂風與暴雨,思路比以往更加混亂。當太陽漸漸西沈,天際逐漸暗了下來。才看見漫天閃耀的繁星,原來我一點也不孤單。即便毫無目的,航道卻出乎意料之外走的自然,好似船本該就這樣走的。
也許是受到社會的衝擊,而產生的不適應。也許是承襲父親保守、傳統、還有那相當敏感又脆弱的心;也許是看見母親的堅強、柔順、還有相當濃厚的自我犧牲精神。矛與盾的心態,所以才自我糾結了好些年。然而,我始終相信,事出必有因。無論事情發展得有多緩慢,但畢竟走了那麼久的路了,數個短暫的記憶瞬間,交織成數個感情片段,氣味、觸感、聲音、影像、情緒,讓情感臻於成熟。
本以為永遠失去了聲音,卻在某一天發見它從來未離去過。那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像是洗了一次三溫暖。恐怕這是我始料未及的吧?使用十幾年了的類比助聽器終於因為機器老舊而退役了,才不得不換上了新的數位助聽器。戴到迄今已經將近有8個月有餘了。
其實,原先不怎麼喜歡戴助聽器的。
因為我是重度聽覺機能障礙,需要的音量極高,所以耳膠勢必要加大,才能使聲音完整地包覆在耳朵裡頭。然老舊的耳膠因缺乏彈性,會壓迫到耳朵的血管。戴久了就會感到疼痛。而十年前助聽器的聲音品質低落,模糊又不是很清楚。感覺這已經不是輔具而是一個累贅了,所以乾脆就不再戴了。就連最近回到母校時,老師發現到我講話越來越不清楚了。
一直到去年初換上數位助聽器後,才發現原來一樣的聲音竟然可以相差到十萬八千里,這樣的聲音好細膩,感覺好不真實。而且耳膠也不需要加大了,戴起來自然舒適許多。
以往幾乎聽不太到的高頻率音,連細微的聲音也比較清楚分辨。尤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我竟然會聽自己的聲音而調整自己的說話方式、音量還有音調。照例說,我會刻意壓低音量,就只為了不使我的聲音干擾到他人。反而使得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才不愛說話,不自覺得將身邊靠近我的人們一一推開,保持距離。彷彿我是個帶刺的玫瑰,只能遠觀而不能親近。
這幾個月,改變最為明顯的,是學到了許多與人溝通的技巧。好比說該如何講,該如何看,該如何聽,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至少可以很確定的是,不像往常那樣相當排斥說話了。
可是呢,就像摩托車路考一樣,第一次不小心出線,第二次不會轉彎,第三次忘了看紅綠燈,直到第四次才終於過關。即便過關了以後,還是拖了很多年以後才逼不得已騎摩托車,從一開始的不敢騎,到現在的得心應手。
最近,那個好感,是因為你的特質吧?乾乾淨淨、氣質有禮、溫柔親切、認真專業。遇見你,完全是始料未及。嗯...,我想想,時間應該約莫往前推個兩三個月吧? 應該在是7月底的時候吧?在臉書上,或者是在網頁閒逛時,得知有關於晚會的訊息。然後才得知了「殘酷而美麗的世界」。
應該也是出於本能或者是因為自我蹉跎了好些年後,終於提起勇氣打開那道厚重的門,怯怯懦懦走向櫃子外的世界。自認絀於言詞的我,在大多數的場合當中,泰半是一知半解的狀態,所以選擇保持沉默。不由自主地默默迴避,很想找個真正安靜的地方,靜靜地就好。
第一次遇見你,是在農曆七夕晚會的那一天,乾乾淨淨,很有型的一個人,在角落那端專業地劃圈圈。也是因為實在是太專業了,所以很多的手勢,我是不太懂,可我感覺得出來,這個人一舉一動都很有表情。
第二次遇見你,是在座談會的那一天,貼心的你以口語加上手勢並行。這次,我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將眼光投注在一個人身上。基本上,我甚少將眼光長時間停留在一個人身上,通常是在可以讀懂對方所給予的訊息時,因為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那是個很吸引人的特質。
第三次遇見你,是在圍城的那一天,你在舞台上,相當專業,很盡責。不知怎地,在接近尾聲的時候,人群將散之時,我舉起了雙手,望向在舞台上的你,投以你熱情的感謝。
第四次遇見你,是在遊行的那一天。手捧著前一天做的花束,提著忐忑不安的心,在人群中尋覓你的身影。突然,遠遠地就看見你了。一邊深呼吸,鼓起勇氣上前將花束交到你手中,又不好意思地回避了。
我看見了你口中說的他。你們倆看起來是如此地匹配,我突然明白愛情何以如此令人心醉了,美得令人心碎。
我試著回想,這個感覺。又想起好多事了。這是一條,開滿嬌豔芬芳花朵的荊棘叢林,凝視著花兒生動的表情,望著走著竟忘了那底下的尖刺。想靠近一看,卻挨了,在心頭上的一道痕。
「你還在尋覓嗎?」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