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盛開與凋零

 
你永遠不會知道那顆名為愛情的種子是什麼時候掉進心裡的,而你卻直到後來才發見它竟然悄悄地萌芽,逐漸地茁壯了。
「你知道嗎?今年有一位學長要回來了呢。他曾在這兒念了三年,就辦休學去英國倫敦留學兩年。我那時候還是剛進來的一年級學妹呢。」小蕙興奮地抓著我說著關於他的故事,那看來像是生活在和我不同世界的人,很難想像他的生活是什麼模樣。看著而小蕙的神情是那樣的陶醉,讓我感到些許好奇。
這一天氣溫頗冷,呼出來的氣體在空氣中形成白煙,在陽明山頭的八重櫻,葉子落盡只剩光禿禿的枝椏,有點兒寂寥。「也許等氣溫回暖,一整片山頭花開一定很漂亮。」我心想,一邊抓起身上的薄外套走進百花池前。
甫進門,便察覺到些許異樣的氣氛,往老師的位子瞄一下,才發現坐在椅子上的人不是老師。他有著一頭濃密的捲髮,外國人的精緻五官,長長的睫毛。當下我感到疑惑,難道他會是小蕙說的那位學長嗎?
他忽然抬起頭,我趕緊迴避視線。我知道為何小蕙會那麼興奮了。有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我傾心了。
「你知道嗎?跟他同一屆的學姊也暗戀著他呢。那位學姊很漂亮,他跟她的感情相當好,可是他們竟然不是一對呢。而且喜歡他的人好像不止一個呢。」小蕙一邊說著,喝著卡布奇諾,把玩著手機。
從初次遇見他的那一天開始,我盡量試著不去看他,卻還是忍不住偷偷地觀察他。學長身邊總是圍繞著許多女孩子,她們就像是白日豔紅的一棵櫻花樹,舞動著枝椏,像跳躍的火焰蔓延開來,即將要吞沒我時,我閉上眼睛,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變成那樣。
感覺到有人輕拍我的肩膀,我趕緊睜開眼睛。「是學長!」心頭默默地大喊。他不知道何時自人群中脫身,向我了走過來。「你有喜歡的對象嗎?是哪一種類型的人?」在百花池前的他對我說。我搖搖頭,其實我沒有喜歡的類型,看感覺吧。他拿著手機說:「我認識很多朋友,看你喜歡哪個,我可以幫你介紹。」我笑了,談感情真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他不可置信地說:「你沒談過戀愛?!真的假的?」我向他翻了白眼,這有必要那麼驚訝嗎。你這個發電機,學長突然笑了,那笑容很迷人。
後來我們的感情突然變得很好,我才得以知道他看似漫不經心的外表下,實有一顆敏銳善感的心。其實我是知道的,學長的溫柔、見多識廣,而且氣質出眾,是讓人傾慕的原因。
在學長的邀約下,我第一次鼓起勇氣去夜店。震耳欲聾的樂音,空氣中瀰漫著煙霧。舞池上的人們卸下了沈重的面具,一反白日的拘謹。隨著節律擺動,解放所有的感官。這時的學長不像平時那樣輕浮,他沈默而冷靜的情神讓我驚訝。我看見人們真實的慾望與情感,包括他。也是那時候第一次在學長家過夜,我興奮得徹夜難眠,腦袋裡頭都在想著舞池上跳舞的學長,那是如何的優雅。
隔天中午學長煮了一桌菜還有一條魚,並細心地將魚刺挑出來,坐下來看著我吃飯的樣子並微笑著,那神情混合著些微渣滓,學長的眼神總是帶點憂鬱,似乎隱藏著心事,可我選擇不過問。
在島嶼的雨天,他的衣衫灌滿風。我不知道哪兒來的神經抓著他的衣服抱著他,而學長也不感到意外,就讓我這樣抱著他,我心頭暖暖的。那天晚上學長有點小感冒,靠在我旁邊閉幕休憩。我看著他的臉龐,不自覺得伸出手按著他的額頭,從掌心傳來的溫熱讓我縮回了手,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心跳得很快。和他躺在草地上,在深夜眺望著星空,抬手描繪著銀河以及細數著那些繁星。說這兒最亮最耀眼的織白星像他,圍繞那顆織白星的星星當中,黯淡的那顆星星像我。是學長照亮了我,而我,是如此的渺小。
偶然,朋友鬧著說你喜歡他喔?怎麼每次都看你對他這麼好。「我哪知道啊?」我看向他。明知是玩笑話,學長竟然在許多人的面前說:「對啊,我喜歡他。」我裝作不在意…。可那句話卻說到我的心坎裡。
一直到學長給我看一位學姊給他的信封,看了內容我心揪了一下,因為學姊不是別人而是小蕙。原來小蕙她是真的喜歡學長。
我怯生生問學長:「你覺得呢?」「她可能是對我有感覺才會這樣做吧。不過你知道我是不可能的。」學長搖搖頭說著。我才知道愛情不是喜歡就可以擁有的。
還有吃醋這一回事,從那時之後,小蕙看我的眼神變了。
和學長相處的時光就像一場夢,夢再美終究要醒來。我忘不了在別離的那一年春天,學長和我走到白花池前,跟我說了一段故事:「我在英國留學的時候,遇見了他。他對我很好很好,像我哥哥。很多很多的第一次都是他教會我的,比如煮飯、騎車出遊、去夜店。可是卻有一天,他因為疾病而離開人世了。我一直不明白那時候我對他的感覺是什麼,不過現在我好像知道了。」那時候我才了解,難怪學長看我的神情帶點渣滓。
可能是他看出我些微神色變化。「你看那些櫻花樹,枝頭萌發出新芽了呢。下一個花季肯定很迷人。」他微笑著。
自從我遇見他的那一天,我就投入了感情,心裡頭的種子萌芽了。沒想到自己會像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女孩一樣,不知不覺長成一棵櫻花樹了,學長就像是火焰燃燒了我,那一年我盛開只因為他,讓天空染上我的櫻紅。學長意外闖進我的生命中,讓平凡無奇的生活多了幾分色彩,然而卻有一天我凋零了,只因為他離開了。我又回到了原先那平淡無奇的日子。
回憶被留下了。到一個似曾相識的地方,也會下意識地尋找他的身影,那往往伴隨著失落。那是屬於我生命中某一個被彩色覆蓋的一段花季,只為他盛開但也為他凋零。
此後的某一天,再次經過在百花池前,停下來看那一棵櫻花樹。既使花季過後仍然一片綠意盎然。然後我才懂得,學長那時所說的含義。是學長教會了我,讓我再次萌芽並茁壯。
也許,我仍然等待著,下一個花季。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