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Jose與虎與魚們

「孤獨?我一直都是那樣。可我為了想和你在一起,從海底深處游上來。曾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再也回不去了。」Jose的這一段話,彰顯了恆夫在她心裡頭佔了很重要的位置。然而,下一秒Jose卻意有所指地講了另一段話:「若有一天我和你不在一起了,我會像一個失落的貝殼。我將回到幽暗的海底,只有我自己。要真那樣的話,那也無所謂。」這句就隱喻了Jose即使與恆夫在一起,仍然忘不了那段最孤獨的時光,即使她最終必須回到海底,那也無怨言。如美人魚般童話故事情節,在真實生活中上演著,卻不像童話故事那樣淒美,劇情平淡卻令人心酸。
這是一則關於殘障女孩Jose與正常男孩恆夫的戀愛故事,兩人的生長背景以及身份都不一樣,恆夫是青春大學生,有著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尤其是在戀愛上非常明顯,而他善良博愛的個性,使他身邊的桃花不曾間斷過。而Jose是一個孤兒,雙腳皆殘疾的殘障人士,因為家庭因素,沒有進入學校就讀。儘管如此,她仍然藉由祖母撿拾破爛的過期書籍學習,使得Jose擁有書中豐富的知識,即是如此仍然無法知曉當今社會新奇的事物。對這個女孩來說,戶外有許多東西對她而言是新鮮的。可因為自身的殘障,諸多行動上的不便,以及祖母(親人)對於她的限制,很大的程度上沒有自由。當然自卑的心態,使她對陌生人保有相當程度上的戒心。
一般人對於殘障人士總會有好奇的眼光,尚且不論這些眼光是善意或者惡意的,只要是人總會好奇Jose是怎麼過日常生活。Jose是雙腳殘障不能行走,因此日常生活中舉凡買菜、外出、倒垃圾,總是要祖母替她代勞,因此不論是Jose還是祖母都不願造成別人的麻煩,尤其是身障人士的照顧者,都會盡極可能地保護他,不讓他受到一丁點外來的傷害。
可是他們卻忘了,即便擁有完善的照顧,殘障人士的內心世界是不被看見的。只要是人都有七情六慾,就像片中的恆夫和女伴那樣,青春年少的少男少女們,對於愛情和性這檔事,有程度上的好奇、以及慾望。Jose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她沒有權利,也不被允許擁有。
這樣相異的兩個人,卻因緣際會之下,恆夫遇上了Jose,意外幫助了她,得以進到人家家裡吃Jose一手煮出一桌好菜。就僅是這樣,在恆夫心中就產生了些許好感,尤其是對於Jose的日常生活產生了更多的好奇。對於Jose來說恆夫是意外闖進她的生命裡的一個過客,只不過隨著恆夫一次又一次的登門拜訪,Jose逐漸卸下了厚重的心房,才逐漸揭開了她不為人知的過去。當Jose看見恆夫的另外一個女性好友時,才意識到自己與對方的不同。自己不應該成為恆夫的負擔,恆夫值得追求一個更好的生活,因此狠下心斬斷兩者的緣分。
即使Jose內心多麼的奢望能有一個人陪在她身邊。可是Jose不因為這樣而自私將他佔有,善良的她選擇放手,即使心裡是有多麼的痛。本以為兩個人至此之後就是平行線不再會合,卻因為彼此在對方心中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以至於恆夫聽到Jose的祖母過世時,趕忙拋下難得的工作以及他的女友,就只是擔心Jose沒人可以照顧。
Jose當然沒想到恆夫會來找她,強忍內心激動的情緒,故作平淡地訴說自己的遭遇。最後實在忍不住了,轉而質問恆夫為何要這麼地關心她,他又不是她的誰,要求他離開她的生活。可是Jose在恆夫即將要轉身離開時,壓抑不住內心的渴望,向恆夫說出內心的聲音:「我希望你永遠留下來陪我。」恆夫聽出Jose在這句話背後的無助,只因為她需要他,他才留下來,兩顆心是那麼如此的接近,兩個身體交融在一起。
作為回報,Jose看了她最害怕的老虎,因為她感謝恆夫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在他的身邊,相對地自己也必須要鼓起勇氣去面對一切的挑戰。本該是決定終身在一起的兩個人,恆夫就必須成為Jose的腳,帶著她看遍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可是旅途過程中,恆夫卻發現到,自己不可能永遠做Jose的腳,自己總有一天會老,才提議要有輪椅。想必Jose自己也發現到這一點,即使照片上的恆夫笑得很開心,Jose的臉龐仍難掩著悲傷。
由此可以發現,身障人士的愛情,遠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沈重,若非是心理有相當程度上的覺悟,不然總有一天身邊的人終究會被壓垮的。Jose早就認清這一現實,所以有很大的程度上,她對於自己的愛情,根本不敢有所奢求。
後來Jose和恆夫住進了旅館,看見了Jose喜愛的魚,Jose要恆夫閉上眼睛,體會Jose真實的內心感受。Jose的聲音轉為耳語似的呢喃,恆夫則因為疲累而睡著了,Jose最後說那句話:「我出生以來就一無所有,是你將我帶進光明,若你哪一天不再愛我了,我便又會回去那個永無天日的黑暗,即便如此我仍毫無怨言。」
故事演到這裡,我心裡就明白這是沒有結果的愛情。果然不出所料,幾個月後他們分手了。恆夫的自白:「我逃跑了。」確實,Jose在內心程度上是比同年齡的人,甚至比許多成年人還來得成熟,Jose心裡清楚知道她要的是什麼,使得她勇於追求她所想要的事物。就如恆夫前女友對Jose說的那樣,恆夫不是個品格高尚人,可是她卻嫉妒Jose擁有他的心。
就如Jose說的,她為了愛情,去見了最怕的老虎,恆夫是否也願意為了Jose去面對社會、甚至親人們。就如Jose說的那樣,即使不在一起了,也毫無怨言,至少曾經對愛情勇敢過。對照結局恆夫說的:「有些女孩分手後可以做朋友,可是Jose不行,因為可能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看似Jose是回到了很深很深的海底,只有她自己。可是還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Jose已經可以自己出門買菜、外出、倒垃圾,甚至可以自己出來看外面的事物。恆夫雖然不在Jose身邊,當她的一雙腳,卻擁有代替步行的輪椅,讓Jose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靠自己行走。
這似乎是身為殘障人士最為需要的幫助,如果身障人士可以靠自己一個人生活。那麼身障人士的照顧者就可以不用那麼辛苦,就不會有Jose上廁所時,恆夫忍不住進來抱著Jose痛哭的情節。因為身障人士的照顧者所肩負的壓力遠遠超過常人的想像。
即使無法一起走到最後,兩個人對彼此的影響、在心底還是佔有很重要的位置,無法取代,作為印記伴隨著他們過往後的日子。也許回到海底的海貝,仍然等待著下一個令人心動的瞬間,可以不用在自己在海底滾呀滾呀的。也許Jose和恆夫在分手後的某一天,他們的平行線因為意外而重逢,那時的青澀的感情,也許早已經昇華成像家人的關係了。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5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81;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69 68471935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Cambria Math";  panose-1:2 4 5 3 5 4 6 3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0 0 0 1 0;} @font-face  {font-family:"\@新細明體";  panose-1:2 2 5 0 0 0 0 0 0 0;  mso-font-charset:81;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1610611969 684719354 22 0 1048577 0;} @font-face  {font-family:Cambria;  panose-1:2 4 5 3 5 4 6 3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536870145 1073743103 0 0 41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unhide:no;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font-family:Cambria;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mbria;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MsoChpDefault  {mso-style-type:export-only;  mso-default-props:yes;  font-family:Cambria;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WordSection1  {size:595.0pt 84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20.0pt;} 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   
相信恆夫已經比那時更為成熟了,而Jose已經可以靠自己生活而不用再依賴他人的幫助了,甚至擁有以及給予別人幸福的能力。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