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夢我所夢

 
上禮拜去中國參加表哥的跨海婚禮,所以當天的寫作課請假。為了這次難得的家族旅遊而刻意去買了相機,雖是說心裡頭想買很久很久了,卻遲遲沒有行動。可難得可以為家人留下難忘的記憶風景,尤其是整個家族一起出遊機會可遇不可求,有了這樣強烈的動機驅使下,終於買了一台單眼相機。
要是以前,我一定是拍風景比拍人像多。
因為與風景相比起來,人像更難拍。短短的4天3夜,遊了上海、蘇州、海寧、杭州、浙江,真要說的話,中國山水是真的很美,但家人的身影似乎更令人難忘,慶幸自己買了一台單眼相機。
回來台灣以後,有了新的作業,是要寫關於2年前的老照片。且要能完整的呈現當時的心境,內容也必須與自己相關。那麼時間往前推移兩年,那不正好是青澀又像夢一般的大學及研究所生涯?雖然當時的自己拍了許多張照片,很多景物、人像,還寫了一些自己當下的心情文章。但看著看著突然才驚覺,怎麼每一張照片都是別人的身影。那我自己呢?
於是我試著猜測那時自己的心境,雖然表面上看似不喜歡自己被拍照,但事實是我對於自己的外在是相當沒有自信的。更為直白的講,我害怕看見別人眼中的自己,因為我討厭自己。所以才刻意把自己放在放在不起眼的位置上,有意識的把自己存在給模糊掉。刻意忽略自己的感受,只在意他人的看法,隨時審視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他人的價值觀,以及如何讓自己表現像個正常人。
最近有人這樣對我說,我幹嘛非要刻意把自己碰撞成遍體鱗傷,而不好好的安分守己就好。當下關於這個問題,其實我也說不出所以然。我只是覺得,我把自己關起來太久了。看著一張又一張照片,其實也是回頭看見那些許多已經結痂的傷口。其實不是我願意把自己弄成這樣,而是我不願意讓自己的稜角刺傷別人。所以才總是被人刺傷,獨自默默地讓傷口自己癒合。
是說,最近沒有在做噩夢了。關於夢,情節到最後不外乎是自己是被留下的人。雖然每次的夢中的人臉孔都不太一樣,然夢裡所表達的意象卻是相同的。自己也很明暸那種感受。
雖然很痛,可傷口終究會癒合,漸漸地發覺自己已經比之前還要堅強了些許。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