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國文補給] 杜牧〈答莊充書〉

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t/%E7%AD%94%E8%8E%8A%E5%85%85%E6%9B%B8
杜牧〈答莊充書〉   (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13》和《全唐文/卷0751》 )
某白莊先輩足下。凡為文以意為主,氣為輔,以辭彩章句為之兵衛,未有主強盛而輔不飄逸者,兵衛不華赫而莊整者。四者高下圓折,步驟隨主所指,如鳥隨鳳,魚隨龍,師眾隨湯、武,騰天潛泉,橫裂天下,無不如意。苟意不先立,止以文彩辭句,繞前捧後,是言愈多而理愈亂,如入闤闠,紛然莫知其誰,暮散而已。是以意全勝者,辭愈樸而文愈高;意不勝者,辭愈華而文愈鄙。是意能遣辭,辭不能成意,大抵為文之旨如此。
觀足下所為文百餘篇,實先意氣而後辭句,慕古而尚仁義者,苟為之不已,資以學問,則古作者不為難到。今以某無可取,欲命以為序,承當厚意,惕息不安。復觀自古序其文者,皆後世宗師其人而為之,《詩》、《書》、《春秋左氏》以降,百家之說,皆是也。古者其身不遇於世,寄志於言,求言遇於後世也。自兩漢已來,富貴者千百,自今觀之,聲勢光明,孰若馬遷、相如、賈誼、劉向、揚雄之徒。斯人也,豈求知於當世哉!故親見揚子雲著書,欲取覆醬瓿,雄當其時,亦未嘗自有誇目。況今與足下並生今世,欲序足下未已之文,此固不可也。苟有志,古人不難到,勉之而已。某再拜。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9C%E7%89%A7  
杜牧(803年-852年),字牧之,號樊川,京兆府萬年縣(今陝西省西安市)人。晚唐著名詩人和古文家。擅長長篇五言古詩和七律。曾任中書舍人(中書省別名紫微省),人稱杜紫微。其詩英發俊爽,為文尤縱橫奧衍,多切經世之務,在晚唐成就頗高,時人稱其為「小杜」,以別於杜甫;又與李商隱齊名,人稱「小李杜」。
杜牧與李商隱雖然被後人稱之為「小李杜」。大中三年(849年),與杜牧同在長安做官的李商隱寫過兩首詩給杜牧,而且表達了對杜牧的讚賞之情,詩中說:「刻意傷春復傷別,人間惟有杜司勛。」
http://www.hxvos.com/783/2013-10/31/cms779244article.shtml
* 李商隱曾作〈杜司勳〉一詩贈予杜牧:「高樓風雨感斯文,短翼差池不及群。刻意傷春復傷別,人間惟有杜司勳。」李商隱一語點明杜牧將天性深情化為「刻意」感傷思緒──藉著書寫「傷春傷別的表層」而刻畫賦予深意。此贈詩可說是杜牧詩文重情特徵的最佳寫照,而李商隱更可謂杜牧的文壇知己。 
[文論]文氣
http://163.21.26.13/078/%E6%88%91%E7%9A%84%E5%B0%8F%E6%AA%94%E6%A1%88/%E9%9F%93%E6%84%88%E7%9A%84%E9%A4%8A%E6%B0%A3%E8%AA%AA.htm
以「氣」論文,始於魏代的曹丕。其根源則出自《孟子.公孫丑》的「浩然之氣」一說。韓愈在《答李翊書》中化裁了孟子養氣之說,以述自身作文養氣的經驗,並說:「氣,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畢浮,氣之與言猶是也。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
http://zh.wikisource.org/zh/%E7%AD%94%E8%8E%8A%E5%85%85%E6%9B%B8
杜牧《答莊充書》:「凡為文以意為主,以氣為輔,以辭彩章句為之兵衛,未有主強盛而輔不飄逸者,兵衛不華赫而莊整者。四者高下,圓折步驟,隨主所指,如鳥隨鳳,魚隨龍,師眾隨湯、武,騰天潛泉,橫裂天下,無不如意。苟意不先立,止以文彩辭句,繞前捧後,是言愈多而理愈亂,如入闤闠,紛然莫知其誰,暮散而已。是以意全勝者,辭愈樸而文愈高,意不勝者,辭愈華而文愈鄙。是意能遣辭,辭不能成意,大抵為文之旨如此。」
http://web2.tcssh.tc.edu.tw/school/guowenke/new_page_339.htm
蘇轍《上樞密韓太尉書》:「轍生好為文,思之至深,以為文者氣之所形。然文不可以學而能,氣可以養而致。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今觀其文章,寬厚宏博,充乎天地之間,稱其氣之小大。太史公行天下,周覽四海名山大川,與燕、趙間豪俊交遊;故其文疏蕩,頗有奇氣。此二子者,豈嘗執筆學為如此之文哉?其氣充乎其中,而溢乎貌,動乎其言,而見乎其文,而不自知也。」   
文氣與聲律
http://www.ntnu.edu.tw/acad/pub/j33/j33-8.htm
文氣的涵義,一方面是指作者的性情、才學,透過文學的表達,所能顯現出來的藝術形貌,一方面則是指文學作品所能反映出來的作者生命形相。文氣與文章聲律的關係,非常密切,因為文章的創作,是作者生命力的表現,而作者表現其生命力的方式,是指文章中聲律的變化。文字是聲音的符號,文字記載抑揚抗墜的聲音節奏,而有長短不齊的句式,和平仄、清濁不同的文詞。文章的美,在於情韻的表達,而情韻的表達,就在聲音節奏的變化。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oUoKDAAAQBAJ&pg=PA375&lpg=PA375&dq=%E5%8D%81%E5%AD%97%E6%89%93%E9%96%8B%EF%BC%8C%E6%9B%B4%E7%84%A1%E9%9A%B1%E9%81%81&source=bl&ots=I2AzfBba1y&sig=J4hyn5e0n40Oom-BradIjd1hqnk&hl=zh-TW&sa=X&ved=2ahUKEwjo0KfalLXcAhUHUN4KHXrQDhMQ6AEwB3oECAgQAQ#v=onepage&q=%E5%8D%81%E5%AD%97%E6%89%93%E9%96%8B%EF%BC%8C%E6%9B%B4%E7%84%A1%E9%9A%B1%E9%81%81&f=false
[生命省思] 陸象山說:「夫子以仁發明斯道,渾無嘑縫。孟子十字打開,更無隱遁。」此「十字打開」就是一種「座標軸」意象。「軸心」就是「理念」的創立與開展, 自我定位.
https://philomedium.com/blog/79450
《易.繫辭》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萬物自身內在的陰陽之「和」上,「和」者為「善」;孔子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之「仁」上;孟子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盡心、知性、知天」的十字打開;周濂溪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宇宙「誠體」無極、太極的變化;張橫渠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太虛」之一本之太和13;程明道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萬物」又回到孔子「仁」的本意;朱熹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理」,但朱熹的已發、未發之說卻改變了原有「善」的動態性14;陸象山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本心」之簡易;王陽明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良知」直承孔孟「仁心」、「性善」的學思;劉蕺山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誠意」;熊十力先生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本體」,這本體與萬物本渾然一體,亦是「仁」的顯現;唐君毅先生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道德理性」直指「仁」的本意;牟宗三先生將這「善」的表現連結於「知體明覺」,更是強調了「仁」在作用時那「善」的動態性。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8808
* 杜牧:如此人者,當其一時,其所出計畫,皆考古校今,奇祕長遠,策先定於內,功後成於外。
* 司馬懿的功與過╱鄭欣、楊希珍
司馬懿是如何專權的
司馬懿(一七九—二五一),字仲達,河內溫縣孝敬里(今河南溫縣招賢鎮)人,他是西晉開國皇帝司馬炎的祖父,被晉朝尊奉為宣皇帝。
司馬懿的先祖司馬鈞,東漢安帝時為征西將軍。繼司馬鈞之後,其子量為豫章太守,孫儁為潁川太守,重孫防為京兆尹,司馬防就是司馬懿的父親。司馬炎在他的一個詔書中說:「本諸生家,傳禮來久。」從司馬懿的家世和司馬炎的話來看,司馬懿的出身無疑是屬於從東漢時興起來的、以儒學禮法傳家的、世代為宦的門閥地主。
司馬懿兄弟八人,號稱「八達」,他在其中排行第二。史書說他「聰朗多大略,博學洽聞,伏膺儒教」。因此,南陽太守楊俊、尚書崔琰等人對他十分推崇。他看不起出身「贅閹遺醜」的曹操,當建安六年(二○一)曹操辟用他時,拒應曹命。後曹操為丞相,司馬懿才勉強應辟為文學掾。歷任黃門侍郎、議郎、丞相東曹屬、主簿。他勤於吏職,辦事認真,並以支持曹氏篡漢稱帝而取信。《晉書.宣帝紀》稱:
(孫)權遣使乞降,上表稱臣,陳說天命。魏武帝曰:「此兒欲踞吾著爐炭上邪!」(司馬懿答)曰:「漢運垂終,殿下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之。權之稱臣,天人之意也,虞、夏、殷、周不以謙讓者,畏天知命也。」
當時曹操手下的門閥官僚擁漢者尚多,為曹操所深忌,荀彧、崔琰等著名人物,都因對曹氏代漢有異議而不得善終。因此,司馬懿在這個關鍵問題上表示支持曹操,就使曹操對他由猜忌轉為信任。故曹操稱魏王後,以司馬懿為太子中庶子,佐助曹丕。司馬懿對此也曾竭盡心力,《晉書.宣帝紀》載:
每與大謀,輒有奇策,為太子所信重,與陳群、吳質、朱鑠號為四友。
這裡的「大謀」、「奇策」,王鳴盛認為指的是「篡漢陰謀」,這是有見地的。由於司馬懿為曹丕「篡漢」出了大力,因而進一步得到了曹丕「信重」。所以,他代漢稱帝後,便晉升司馬懿為撫軍大將軍、錄尚書事,封向鄉侯。兩次伐吳,都以司馬懿居守許昌。當其臨終時,又令司馬懿與曹真、陳群為輔政大臣,共同輔佐魏明帝曹叡,其信任可謂隆重。
曹叡時,司馬懿成了魏國的重要謀臣,又是獨當一面的軍事首領。並通過防吳、拒蜀的戰功由撫軍大將軍升大將軍,又遷太尉。當曹叡臨死前,他又取得了同曹爽同輔幼帝曹芳的重任。
司馬懿在曹芳即位後的前幾年,主要是主持對吳國的防禦。後朝政逐漸被大將軍曹爽壟斷,他引用心腹何晏、鄧颺、丁謐、畢軌、李勝、桓範等,來排擠司馬懿的勢力。司馬懿偽裝生病,不過問政事,實際上也在暗中布置,準備消滅曹爽集團。正始十年(二四九)初,司馬懿趁曹爽陪皇帝曹芳離開洛陽去祭掃魏明帝的墳墓—高平陵時,起兵控制京都,發動政變。懦弱的曹爽不敢鬥爭,在脅迫下向司馬懿投降。不久,司馬懿以謀反的罪名,殺曹爽及其黨羽,並夷滅三族,至此,曹魏的軍政大權完全落到司馬懿的手中,司馬氏取代曹魏的基礎奠定了。
但傾向曹魏的官僚還大有人在,時太尉王凌領大兵鎮壽春,他陰謀立楚王曹彪都許昌,來推翻司馬懿控制的洛陽政權。嘉平三年(二五一),司馬懿聞知這一陰謀後,立刻率大軍趕到淮南,擒殺王凌及其同黨,使這場統治階級內亂未來得及爆發就流產了。
司馬懿在殺王凌之後,不久病死。其子司馬師、司馬昭相繼在魏專權,又經過幾場大的流血事變,司馬氏徹底摧垮了親曹派的政治勢力,使曹魏政權名存實亡。因此,到司馬昭死後,其子司馬炎就仿照曹丕滅東漢的故事,又演了一場禪讓的鬧劇,廢掉曹魏,建立了歷史上的西晉王朝。
司馬懿的歷史功績
司馬懿的主要歷史功績之一,是大力推行軍事屯田,對北方生產的恢復與發展起了積極作用。
曹魏政權為了恢復北方經濟,解決軍糧問題,曾經推行包括民屯、軍屯兩類的屯田制度。民屯創立於建安元年(一九六),史有明文;軍屯最早見於記載的,大約是在興平二年(一九五)為陳留、濟陰二郡太守的夏侯惇「率將士勸種稻」。但直至建安之末,軍屯還沒有形成為正式制度,故用士兵於屯墾的記載僅此一見。大約在建安二十三、四年,當司馬懿由太子中庶子轉丞相軍司馬後,他開始向曹操提出建立軍屯的問題。《晉書.宣帝紀》稱:
遷為軍司馬,言於魏武曰:「昔箕子陳謀,以食為首。今天下不耕者蓋二十餘萬,非經國遠籌也。雖戎甲未卷,自宜且耕且守。」魏武納之,於是務農積穀,國用豐贍。
曹操採納這個建議不到兩年就死去了,在這樣短的時間內要使軍屯走向正規、大規模地鋪開推行,當然是困難的。管理軍屯的主要官吏—度支中郎將、度支校尉、度支都尉等官員,都是在曹丕稱帝後的黃初年間(二二○—二二六)設置的。這說明軍屯走上正軌,是在曹丕時期。
曹魏軍屯推行得很廣泛,但主要基地多是設置在邊境駐軍地區,特別是在和吳、蜀對立的地帶。曹魏和吳、蜀對立地帶的兩大軍屯基地的開創,都和司馬懿有關係。曹魏和蜀漢的鄰近地區,如長安、槐里(今陝西興平)、陳倉(今陝西寶雞)、上邽(今甘肅天水西南)等地,都設置有民屯和軍屯組織。其中,上邽的軍屯最著名。在這裡屯駐有農丁五千人,「秋、冬習戰陣,春、夏修田桑」,以解決「穀帛不足」。這個軍屯組織是在太和四年(二三○)由司馬懿上表倡議建立,而主持具體事宜的是那時的度支尚書、司馬懿的三弟司馬孚。因此,可以說上邽軍屯是在司馬懿、司馬孚兄弟的共同籌劃下開創的。
太和五年,諸葛亮進攻天水。這時上邽軍屯上的小麥已經生長出來,有人主張「自芟上邽生麥以奪賊食」,魏明帝不從,「前後遣兵增宣王軍,又敕使護麥」。司馬懿與諸葛亮相持,多虧以上邽軍屯的小麥作軍糧,才取得了勝利。直到正元二年(二五五)安西將軍鄧艾又在上邽「為區種之法,手執耒耜,率先將士」,進行屯墾。這都說明上邽軍屯的重要。
司馬懿在太和五年屯長安,都督雍、涼二州諸軍事,開始主持對蜀的戰爭。為了增強實力,他很重視對關中屯田基地的建設。在青龍元年(二三三),司馬懿組織興修水利,「開成國渠自陳倉至槐里;築臨晉陂,引汧、洛溉舄鹵之地三千餘頃」,收到了「國以充實」的效果,以至青龍三年,關東饑饉,司馬懿能調運長安存粟五百萬斛輸於京師洛陽,以資救濟。
曹魏和東吳鄰近地帶的屯田,主要是在淮河南北。在曹操時曾「開募屯田於淮南」,但僅是民屯。正始二年(二四一),司馬懿主持對吳作戰時,始與鄧艾籌劃在淮南、淮北創建軍屯。第二年,司馬懿「奏穿廣漕渠,引河入汴,溉東南諸陂,始大佃於淮北」。第三年,司馬懿又在這一地區「大興屯守」。《晉書.食貨志》云:
令淮北二萬人、淮南三萬人分休,且佃且守。水豐,常收三倍於西,計除眾費,歲完五百萬斛以為軍資。六七年間,可積三千萬餘斛於淮土,此則十萬之眾五年食也。……遂北臨淮水,自鍾離而南橫石以西,盡沘水四百餘里,五里置一營,營六十人,且佃且守。兼修廣淮陽、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潁,大治諸陂於潁南、潁北,穿渠三百餘里,溉田二萬頃,淮南、淮北皆相連接。自壽春到京師,農官兵田,雞犬之聲,阡陌相屬。
這段資料說明,以淮南、淮北為中心的軍屯區域是在逐漸擴大的,以後自壽春到京師,都有軍屯的設置。《通典》卷二〈屯田〉稱:「令淮北屯二萬人、淮南三萬人,十二分休,常有四萬人且耕且守。」可知淮南、淮北的屯兵初為五萬人,常年進行耕作的為四萬人。但在甘露二年(二五七)諸葛誕反於淮南,曾「斂淮南及淮北郡縣屯田口十餘萬官兵」,可見隨著淮南、淮北軍屯的擴大,那裡屯兵的數量也大為增多了。淮河南、北土地肥沃,水利條件好,所以收穫量很高,「常收三倍於西」。因此,司馬懿和鄧艾在這裡進行大規模的屯墾,對促進北方經濟的恢復和發展,特別是對增加曹魏的財力、支持與東吳的戰爭,起了重要作用,史稱:「每東南有事,大軍出征,泛舟而下,達於江淮,資食有儲,而無水害,艾所建也。」
除上述兩大軍屯基地之外,其他地區的軍屯也取得了相當的成效。如王昶在正始年間遷征南將軍,都督荊、豫諸軍事,在那裡「廣農墾殖,倉穀盈積」。征東將軍胡質,「都督青、徐諸軍事,廣農積穀,有兼年之儲。置東征臺,且佃且守」。鎮北將軍劉靖在嘉平二年(二五○),令軍士千人「導高梁河,造戾陵遏,開車箱渠」,「溉灌薊(今北京廣安門一帶)南北」耕地二千頃,「三更種稻」。景元三年(二六二),謁者樊晨又對這一水利工程加以擴建,「水流乘車箱渠,自薊西北徑昌平,東盡漁陽潞縣,凡所潤含四五百里,所灌田萬有餘頃。」類似例子很多。
綜觀曹魏的屯田制度,在前期主要是推廣民屯,後期則以建置軍屯為重點。這種前後不同,當然是因為漢、魏之際社會極度動盪,流民甚多,招募流民屯田不僅易行,而且對統治者也最有利;進入三國以後,社會相對安定,流民愈來愈少,因此建置民屯就比較困難了,而利用軍隊屯墾則成了擴大屯田制度的唯一可行方法。但除去這一客觀原因外,在前期民屯的推廣顯然是和那時的霸主曹操大力倡導、督促有關係,在後期軍屯的廣泛建置明顯地是與支配那時政局的司馬懿大力倡導、督促分不開。因此,可以說曹操和司馬懿是推動魏國的屯田制度、促進北方經濟的恢復和發展、為以後北方統一南方奠定物質基礎的兩個至關重要的人物。
延伸閱讀: 
杜牧著,馮集梧注:《樊川詩集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年12 月)。
杜牧著,裴延翰編:《樊川文集》(台北:九思出版公司,1979 年6 月)。
杜牧著:《杜牧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年10 月)。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語文天地][2016書訊]《天下麒麟榜:那些年的那些謀士們》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