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偷窺(18X)

結果18X的部份寫的不怎樣,請隨意閱讀。
"來看看吧,不用錢的,只要你願意,環肥燕瘦的美女就放在那邊,尺度內的,逾越尺度外的,噢,太超過的都變成有錢領的表演了,那種東西一點也不真實,要看那種東西去抓片就有了,對吧?觀察那種表面氣質風雅,回到家變成按摩棒的奴隸,這種反差遠比你看過最猥褻的片子還要有快感,還要來的愉悅舒適阿......"
名喚為網路的精靈這般鼓動著老王,讓他滿溢到爆炸的慾望有了個缺口,不至於因此做出什麼犯罪的事情來,雖然因此獲得的快感替代,本質上是很讓人沮喪的,不過以老王來說,也不能要求的太多了,無論是先天或後天的影響,他有嚴重的社交恐懼症,異性接觸對他來說更是一大杯難以飲盡的苦酒。
但是,對著冰冷的螢幕,上面映著各式高嶺之花擺著下流姿態,放浪的扭動身軀的圖片或影像打槍,把能量一洩而出,實在是很讓人不滿足,老王嘆了口氣,邊把螢幕上滴下來,停留在圖中美女臉上的精液擦掉,馬的,打的時候很爽,打完就有讓人感冒的腥臭,照理來說,這種事情作個幾遍,就該知道該在何時用廁紙攔截下來,偏偏今天不知怎麼搞的,有些心神不寧,連這攔截時機都抓不住。
"幹,一定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的關係。"老王這樣想著。
老王處理完那必要之惡後,茫然的對著電腦發呆,雖然接上網路後,生活是比以前多了點肉色,外加上更多的白濁,但是情況沒好到那去,空虛依舊滿佈著斗室當中,失落的漩渦一次比一次來的擴大,別人做愛後有動物感傷,打槍完之後呢?那種孤寂不是笑就能帶過的。
無奈中,腦中閃過的粉紅色,除了網路上戴了他媽的瞳孔放大片的妹之外,就剩下隔壁套房的姊姊了,在走廊遇到這姊姊時,她主動打的招呼,伴隨著一身充滿專業度的套裝,以及那化不開的幽蘭之香,的確是一注活水,滋潤了老王滿佈砂礫的心湖。臉蛋,身材,氣質,無一不是上品,可惜這種上品多半死會了,只能看看,然後在心底用各種可鄙到無盡的手段意淫著。
這次,胃口被養大的老王,決定作點超乎他以往想像的事。隔天他專程請了假,確定隔壁姊姊出門上班後,待在家裡找尋著套房之間以木板相隔的地方,找了手工鑽子跟鐵鎚一類的工具,鑿出個縫出來,但是不知為何,心神不安的感覺再度浮現出來,一不小心,鑽子不但劃傷了手,還透出去木板的另一端,所幸對面並沒東西阻礙著,而且視線透過去,房間內一覽無遺,相當完美的角度。花點心思把縫弄的工整,並在己方裝上可拆裝的活門,完成了今日的工作。
"要是被發現,就說是不小心敲到的,再把處理措施讓她過目,要發現這機關那這麼容易?"老王盤算好可能的對應,期待著隔壁姊姊回家。
當晚九點,隔壁姊姊回來,老王迫不及待的抽出活門板,想要一窺姊姊除了專業套裝之外的面相。縫裡傳出來的姊姊,換上了睡衣,一派輕鬆的卸妝著,那舉手投足,無一不是誘人前進的新大陸,睡衣包覆不住的好身材,帶有層次的果酸香味,偶而自言自語的清脆鈴音,實在不是網路能夠提供的美麗瑰寶。
姊姊卸完妝,洗了個澡,打開電視看了十點的連續劇,看到好笑之處,不像他人待在自己房間內,那種齜牙裂嘴,要酒吞天下的笑法,而是用手遮著嘴,隨處可見的含蓄笑法,這真是讓老王的心都融了,真正有氣質的女人,會把氣質溶入生活習慣當中的。看完了電視,姊姊待在床上趴著上網,縫中正對過去的是一弧半圓,屁股的曲線真讓老王想把隔板給拆了,跑過去一傾所有。
'哇,好棒,總算升級了呢,這樣總算有所進展了,那麼......'姊姊對著電腦高興的說著,不知道是視訊對話,還是打線上遊戲,總之心情相當不錯。姊姊將電腦放到梳妝台桌上後,靠,開始自摸了起來!老王頓時漲紅了臉,他沒有想過開張第一天就來筆可以吃很久的大生意,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
右手,如柔夷的玉指在右胸前的粉紅凸起盤旋著,規律地畫圓,像是黏住似的竟無法離去,左手則伸出不知幾根指頭放入嘴中,吸吮,舔食,抽動,彷彿那就是真實火燙的陽物,為了原始的歡樂慾望,不住的進行各種刺激與愛撫。隨著時間推演,左手沾滿了唾液,在左胸進行包圍作戰,右手則往密境深處探索,探索那對老王來說,依舊是神秘不可知的仙境。
'王......王先生,恩阿,你,你知道嗎?這裡的每一處都很歡,歡迎,恩阿阿阿,歡迎你阿,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今天才,唉呀,才......'姊姊用著魅惑的語調,訴說著心中的哀怨。
姊姊這一番話,真讓老王嚇到了,雖然怎麼想也知道那個王先生不是老王,能夠讓人在自慰時放在口中呼喊的,應該是哪個風流倜儻的上司,或者有閒多金的二世祖之類的,但是實用度高的可怕,精液不受控制的自己噴了出來,手忙腳亂之餘還敲到了隔間木板,老王只得趕快把活門關上,躲去廁所處理,面對這種中了頭彩又差點被公佈姓名的大起大落,老王的陰莖翹著比以往都高,噴的也比以前都久,連回復間距也短的可怕,於是老王顧不得被抓包的風險,繼續把活門打開套弄著,隔板的兩邊漾著同樣濃度的春情。
老王這一天打槍打了五次之譜,遠超過以前的紀錄,整個人累的幾乎站不起來,只不過這時的他依舊無法入睡,方才打槍途中,不知為何,跟姊姊眼神相交三次,雖然姊姊應該是看不到老王的,但是那眼神似乎表示了什麼。
"一定是我想太多,這沒理由被她發現的,至少有兩公尺的距離,恩,就這樣。"老王這樣想著。
自此,那縫便成為老王另個生命的出口了,那微小,卻充滿了粉紅魅惑與芳香的縫.....
----------
"噢,這麼快就結束研究啦?以前你的學姐們都要多花三五個月才能完成的。"
'大概是我實驗對象挑的好吧。教授,你知道我一直都運氣很好的。'
"你這愛貧嘴的小妮子,對了,先跟你說,要放假前,先把實驗對象sacrificed掉,該怎麼作你應該知道,別跟往年那樣,一個不留神使得所上評鑑跌到谷底,花了好久才回復原貌。"
'知道了,反正沒有進行過生體改造,我就拿去餵系狗小黃吧。'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