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泉家有酒,似泥為佳

首發於ptt虎爛版
六朝之時,經歷了三國時期的戰亂,儒家經典隨之衰弱,所引發的就是清談之風盛行,文人雅士美其名談論老莊,崇尚玄風,而實質上則是大行酒令,恣意在酒精之中,又或者嗜酒之人,找到啜飲美酒的藉口,而開始研究老莊思想。
東晉的社會依舊動盪不安,文人加入了清談的行列,意圖逃避知識份子的無能為力,以酒麻痺自身的窩囊。而看準市場供需的人們,無視於政府訂定之酒類專賣政策,紛紛投入了釀酒業,大賺其錢。當時的衙門抓到私酒販子,明定以重刑,或是處決東市來辦理,但是有錢好辦事,釀私酒的大戶安上規費,在運送販賣上,衙役都會給予方便。小家庭私下釀酒,一旦被人發現,多半要家破人亡。於此,釀酒之風大熾,投入的組織紛紛坐擁巨富,而窮困人家連自行飲用的酒類,點滴都不可得,只能大嘆:"酒乾,辛欸!",警惕自己忍不住將酒一乾而盡,就有殘忍辛辣的後果等著。
說到那些釀酒大戶,倒也是有一套遊戲規則運作,每個組織只在其地盤上進行販賣,越區視為嚴重的挑釁,本地的釀酒戶可以殺人越貨,而外來客本身理虧之下,也不敢有明顯的舉動。沒入的酒,多半會自己販賣,或者與自釀酒加以混合,造出風味更佳或是更糟的酒。混合酒又是一門學問,最低等的就是直接將酒壺傾入,好一點的在攪拌上,攪棒的材質跟攪拌的方式都有所講究。最高階的,則需要開陣作法,選擇良晨在良地進行,方能得到異於正常釀酒法之美酒。
很多美酒的混法,起於無心插柳,某地釀酒大戶,因其坐擁良質山泉,原本釀出的酒就香溢四方,便以泉為名,自號泉家。泉家因其出產之美酒甘冽,所佔地盤相當廣闊,其他地方的酒商也經常來洽談合作或代理的事宜。而泉家對於這類合作案,審核一向相當嚴格,距離太遠或者氣候異於本地的一概回絕,隔壁山頭的疙瘩李,三番兩次前來,均鎩羽而歸,最後他私下以重金賄賂了泉家雜役,得知開陣地點時間後,便跑去該處潑墨搗亂一洩怨氣,沒想到以該地客觀條件配合下,以泉家自備之酒,佐以劣質松煙墨,產生之酒居然如瓊漿玉液,泉家名之為群酒,取義為合群,與四方交好之意,自此才將生意通路大大拓展開來。泉家為了紀念群酒的誕生,特地將疙瘩李列入其中,記載了這麼一段話:"廝得疙,爾墨陣,後群。"
而泉家的招牌酒也變成了群酒,群酒的好壞跟混入的墨,有相當大的關聯,上等的墨會使得酒變得苦澀,而太劣等的墨產生的渣滓,會讓酒的香氣跟口感完全變質。要以某種比例處理的普通墨,甚或以松煙墨觀點來說算是劣質的墨,方能製造口感如泥水般的群酒。文人雅士口中流傳的:"泉家酒,似泥佳。"就是在說明群酒的性質。
-------
雖則泉家風光一時,然而在東晉與劉宋朝代更迭之際,被需要軍資的軍閥抓來開刀,一夕間泉家消滅,釀酒密法只由提前得知消息,而先行避難之泉家獨子所帶離,除此之外,並無第二人所知,市面上的群酒也變得奇貨可居,一罐可值千金。泉家獨子帶著密法往北方前去,正值北魏穩定富強的時期,他認為只有在安定的環境,才不會使得慘劇再度發生。
可惜橘越淮成枳,泉家獨子即使遵循了密法中的:"莎毫布,啼二,榴液",意即使用莎草製成,網格極為細小的布疋,在清晨雞啼第二聲之時,過濾石榴汁後,再加以發酵成酒,製作出來的酒居然是酸的。就因為南北方氣候差異太大,使得泉家原本的酒變成了醋,遑論群酒的製造了,自此群酒消失,泉家獨子改以賣醋維生。
醋的販賣則不若往日的泉家酒那樣風光了,經常是有一頓沒一頓的,泉家獨子必須兼其他副業來糊口,擔柴,打掃,挑糞,鋪路等辛勞的工作都得作。過往的豪奢與現今的落魄呈現強烈對比,逼的他一度想自縊,但都告失敗,一方面是手法拙劣,另一方面則是死意不堅,放不下與之相戀的客棧女孩。女孩相當賢慧,主持店務相當得心應手,客棧的生意相當熱絡,店面蓋了一棟又一棟,而在這種窮困與富裕的鮮明對比下,媒妁之言一直無法提出。
那天,泉家獨子趁著運醋到客棧的時候,找了女孩出來寒暄。
"我要到山上砍柴,再運到隔壁鎮上去賣,你想要什麼東西,我順便幫你買回來。"
"不用了,我只希望你平安回來跟我聊天,那就夠了。"
"那好吧,我事情做完就儘快回來。"
"恩,我等你。"
泉家獨子說得輕鬆,實際上心情沈重,因為他知道女孩即將婚配給知府的兒子,政商結合是難以摧毀的,這點他以前就體認過。於是他離開這傷心地,想從另個地方重新開始。
而女孩,始終沒有忘記當天的諾言,結了婚後仍執意在客棧忙著,為著就是再見泉家獨子一面,直到白髮蒼蒼,齒牙動搖,依舊不曾改變心意。可惜,等到了天災人禍,等到了屋傾樓塌,等待的人始終不出現。
女孩的兒孫,紀錄了這一句話,見證了女孩的不忘舊情,被後人拿來表示無止盡等待的憂愁與哀傷。
"酢者外出取柴,廈毀朽檻。"
                                                                     出處:酒與醋的敘事詩,民明書房
後記:泉家獨子之後在中國北方流竄,其後代更輾轉來到了日本定居下來,可惜後輩子孫不爭氣,釀酒密法已然亡佚多時,泉家釀酒光輝無以為繼,反倒是轉以研究小學而聞名,諸如安泥煤,糠米客,乾畝等等,有名到登上了電視,供眾人探討。這對泉家來說是光大抑或衰敗,就由諸位看官評斷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