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月30日

告別式。
這天我坐在門口擔任收取奠儀的工作,看著人們來到,經過,進出。一面清點著金額,一面分心聽裡頭的演講,心情其實有些複雜。
盛大的儀式,撫慰的還是生者吧。對奶奶來說,她的痛苦已經結束了,不用再按時吃藥,不用再去擔憂兒孫的事,不用擔心哪天那個該死的外勞會回來整她......生者的問題才正要開始,雖然這是父親他們該煩惱的事,但是拿來作借鏡,當下一回輪到我的時候呢?
變的跟父親他們一樣,該分的分一分,然後與老哥老死不相往來嗎?
奶奶的那本筆記本裡面,跟老哥說了要照顧弟弟。不過那是個期望,一個充滿好意而實現率並不高的期望,不對盤的事情並不只出現在無關的人身上。
枝幹枯萎後,上面棲息的鳥群各自紛飛,這也是必然的路程吧。
--------------------------
你老是掛在嘴邊,說這是你的遺言,我總是對遺言兩個字不滿,現在想起來,那或許是不願意設想會發生的事情。
那,當成了事實之後呢?
你要我孝順父母以及要堅強兩件事,前者沒有問題,後者我努力看看,即使那對我來說,也許窮盡一生都不容易辦到。
還有,如果有機會遇到那個該死的外勞,吃上官司我也要狠揍她一頓,這個我可以跟你保證。
一路好走,奶奶。你的兒孫都還不錯,停止憂愁吧。
--------------------------
其實還有不少想法想寫,不過還是先收手吧,我並不太想有事沒事就潰堤一次。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