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月28日

看到一種意味深遠的妥協。
家裡是信基督教的,而其他的親戚信奉道教,即使是由父親主導一切儀式的進行,仍要接受其他親戚請道士來念經的事實。
每個人有自己的堅持與妥協,那是最充滿意義,也是最毫無價值的。
全部妥協或全部堅持都無以為繼,每個人都是混合體。
當天晚上我們被趕回自己家,無從參與那個我們不以為然的儀式。
一切的儀式只是種追悼罷了,活著的人還有許多事情要完成跟努力。
--------
閒在那邊,找不到事情做的時候,我拿出了數獨出來殺時間。
大家都說不要哭,哭會讓死者不放心,這讓淚腺不發達的我來說,更是扼殺了許多場景。
不能拿奇怪的漫畫出來看,我只好做些看似高級的事情,實際上只不過是種填補罷了......
我甚至不知道空虛的那部分該何以名之,慘。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