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月24日

今天整理遺留下來的東西,幾乎都要處分掉。
包含了一些奶奶寫下的便條跟日記。
奶奶沒有高的學歷,書唸的不多,但是她識字,透過電視及雜誌,學了不少字。我小學國中的時候,還教她寫些難的字,只是有些字不太好寫,像是橘子的橘,寫到後來乾脆畫個橘子代替。
說是日記,其實週期不明,但是內容大多都是擔心兒孫如何如何,或是憂慮自己成為大家的負擔,佈滿令人感傷的字句。
相片是個讓大家帶回的部分。
奶奶跟大家要了不少照片,看看自己兒孫的笑容,是她生活的一大重心。照片有黑白有彩色,橫跨了半世紀,結婚照,生活照,旅遊照,得獎的時候的相片......
我給她的最後一張照片,是在新訓時候的照片。從牆上拆下來的時候,感覺到相當的難過,失去觀看者的相片,還有意義嗎?
帶走的相片,大多都有一段時間了。在我還沒瘦下來的相片,還是個書呆樣的我的相片,一些老爸著軍裝,英姿爽颯的叉著腰的相片(似乎這是當年流行的姿勢。),那年老爸還是帥哥,老媽還是正妹的一張全家福。(歲月真是催人老。)
還有一張攝於民國42年的相片,這張是奶奶年輕的照片,跟其他的婢女臉(?)相比,奶奶是最漂亮的。
據說當年在縣政府宿舍裡面,奶奶是最漂亮的一個。
不論過了多久,在我們的心目中,您永遠是最漂亮的。
--------------
相機就快要買了,只是現在看起來,少了點拍照的動力......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