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月23日

下午法醫過來勘驗,在這之前現場不能進入。
法醫檢查之後,發現並沒有溺水的現象,所以判定為老化導致的心因性休克,並不是自尋短見。這讓叔叔的自責減輕不少。
雖然這法醫是以前老爸在衛生局的局長,但是說實在的,也只能當參考。
那之前的事情該怎麼解釋?
----------
一年多前,那時候還在當兵,那天在外面出公差,本來沒有計畫要回家休息,只是臨時想上廁所,就回家一趟。
當時,家中一陣混亂,原來,奶奶偷偷的藏了一把刀,趁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割了自己的手腕。現場剩下手足無措的媽媽,還有算是非法打工的阿六仔,當下報了警,叫阿六仔先躲去樓上,媽媽先安置好情緒不穩的奶奶,我跑出去帶警察跟救護車進來。
那時候對這種巧合的發生,感到有點幸運和興奮,現在看起來,留下些什麼呢?
事後有人問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
奶奶說他覺得年紀大了,成為家人的負擔,他很過意不去。
奶奶是個忘了自己存在,只知道照顧他人的傳統婦女。
沒人嫌棄你的,奶奶,你的兒孫們都不會這樣想的。
反常的舉動,加上有先例,讓人不由得懷疑起來。不過真相如何,也不是很重要了。
也算是種解脫吧,奶奶並沒有久病在床,不是溺水,所受到的苦痛也相對的低。有人說這是修來的福報,我想這只不過是所彰顯出的一小部分罷了。
勘驗完後,就接著入殮了。
我們只能藉由照片來懷念了。
----------
聽說我長庚正取的消息出來後,你高興的拍起手來。
那為什麼不能看到我帶方帽的時候呢?
我可以拿我的入學資格抵銷你這次的不幸嗎?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