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倍思親語

 
藝人郎祖筠在大陸電視台談「兩岸探親」摘文提要:
1、 十二分鐘的真情演講「感動大陸」,威力勝過核子彈!
2、 郎祖筠第一次見到奶奶前之心情,她從小就一直幻想奶奶「一個胖乎乎的老太太,就好像別人的奶奶都是胖胖的」!
3、 經國先生開放兩岸探親。1987〈民76〉年3月,馬英九先生向經國先生反映民情,提到很多榮民表示想返鄉探親;同時,立法委員趙少康等人也在立院質詢,希望政府開放老兵返鄉探親。經國先生認為:「離開家鄉三、四十年的人,沒有人不想家的,這是人之常情。政府應該開放赴大陸探親,應該樂觀其成」。
當郎祖筠她第一次看到奶奶的時候〈先看照片〉,原來她一個瘦長條,她也嚇一跳,就覺得奶奶好嚴肅;可是好奇妙的事,當她第一眼見到奶奶的時候,那個好深好深的情感,彷彿她認識奶奶有一輩子那麼久。然後她看到這麼傷心的奶奶,郎祖筠她就跟著雙腳一軟就跪下來了。後問了很多朋友都是一樣的情形,返鄉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親人,就是雙腳一軟跪下來!
1987〈民76〉年臺灣跟大陸開放了兩岸探親。那一年母親節,在街頭上有很多老兵伯伯們,他們白著頭髮、身上穿著印布回家字樣的T恤,手上拿著白髮娘盼兒歸、紅妝守空帷,我要回家!這樣字樣的標語,吸引大眾的目光。而郎祖筠的父親〈郎承林〉,就在這樣浩瀚的大潮當中,也踏上他自己尋親之旅。
1949〈民38〉年,有上百萬的人,離開家鄉來到臺灣,郎祖筠的父親就是其中一員,臨行前,他不忍心告訴母親真象,他瞞著郎祖筠的奶奶說「我出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然後他上了船,心裡還想著:「應該是很短暫的分離,我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他從來都沒想過「他這一走就是四十年」!
各位要知道在那個年代,兩岸通信,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即便父親時時刻刻心裡面,總惦念著他的母親跟弟弟,但是他心裡想說的只字片語却始終,沒有能傳送達到他們的手中。有一首詩是這樣寫著的「鄉愁像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這是余光中先生的詩作。恰好就講到了我父親心底最真實的寫照!
兩岸開放以後,臺灣的「紅十字會」忙著辦理所有這一些要返鄉的手續。而在前一天,四面八方湧進了各式各樣的老人家,他們苦受了一夜,無就是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辦好返鄉的手續」;郎祖筠的父親聽到這個消息,他非常的興奮,平常很沈默的他,那天表現得像個小孩子,他在餐桌上叨叨絮絮地,不停敘說家鄉的種種,可是那個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他沒有辦法第一個時間離開,所以他拜託第一次返鄉,馬上要回去的表叔,回到家鄉去打聽叔叔和奶奶的消息。
表叔帶回來的消息是「奶奶已經過世了,而叔叔早已失踪了」,這個訊息給她的父親打擊非常大,他聽完了之後,默默點點頭,轉身回到樓上的房間「一句話都不說」,我們全家看著他的背影,居然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
她父親回到房間,痛哭了一夜,但他不知郎姑站在門口,陪著他默默地掉眼淚,半年之後她這位表叔,他又再度地返鄉探親,但是這一次他帶回來的消息是,原來當時:她的叔叔把她父親送走了以後,他就把她奶奶送回東北老家安置,然後自己去加入了第一批接收雲南的解放軍,五年以後,等一切都安頓好了,她叔叔又把奶奶接到雲南奉養,所以郎姑在南京的親戚,才不清楚叔叔的行踪。郎家聽到這個消息好興奮,趕快告訴她父親,原來以為他會欣喜若狂的,郎姑的父親聽完了之後,他只略略皺了眉頭,啞著嗓子說了聲是嗎?一樣轉身回到他的房間裡,她的母親看著愕然的我們,她嘆說「你們的父親太傷心了,他很害怕萬一這次來的,又是一個錯誤的訊息,他又再失望一次,他會沒有辦法承受」。
可是看著這樣悲痛的父親,她的母親於心不忍,所他瞞著她父親,偷偷寫信到雲南去,一個月後郎家收到了回信了,記得那個晚上,大家屏著氣息,看著父親帶上老光眼鏡,顫抖的雙手,讀著那一封,等了四十年之後,終於看到的第一封家書,那時候空氣凝結得好像非常的沉重,而整個家裡面安靜得只能聽到掛在牆上掛鐘的滴答聲,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父親終於放下了那一封家書,長長地噓了一口氣,他說:「我們回家,回家看媽媽」!那是這半年來,我第一次看見我父親的眼睛裡有了光!
1988〈民77〉年2月17號,郎姑跟母親隨著父親,踏上返鄉的旅程,前一天晚上,誰都沒有睡好,因為她母親結婚了二十四年,第一次見她的婆婆,而她是第一次要見奶奶的長孫女,心中最忐忑的就是她父親,因為即將經歷的是,恍如隔世的重逢,飛機飛到了香港轉機,我們就站在長長的轉機隊伍裡面,她就注意到身邊好多人,都是急急忙忙想回家的人,她看著父親,看著他們,我心裡的感概是天啊!這些人離家的時候,是那樣青春的年少、意氣風發,在四十年之後,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滿頭華髮、一臉風霜,飛機落了地,下了階梯,當郎祖筠第一腳踩到機場的時候,她人心裡驚呼,哎有我的天哪!這是大陸!這是以前在課本上看到的大陸,居然來到了大陸,覺得不可思議,通過了安檢,郎姑的父親拖著行李,用極快的速度往門口直奔,她跟她母親幾乎要小跑步,才能跟上他父親的速度,才到大廳,才出去就聽見了,一個熱切的呼喚「承林、承林」。
她的父親丟下行李,衝上去抱住那個面容跟身影,跟父親極為相似的叔叔,她在想這對兄弟,大概一輩子都沒有想過,他們居然還有重逢的機會,而在回去的這一路上,這兩兄弟一句話都沒說,可能是因為分離的時間太久了,縱然有千言萬語,他但竟然不知道從何說起?但是,這兩兄弟雙手緊緊地握著,這一路上始終沒有放開,麵包車一路開著,開到了小區,叔叔說「就到了」。
叔叔續說「媽今天一早天沒亮就起來,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她心急了」,車才剛停好,郎祖筠的父親立刻跳下車,把她們撇在身邊,三步並作兩步就往二樓衝,大伙趕緊跟在他的身後,看見了,那個昏暗的樓梯間裡面,站著一位顫顫巍巍消瘦的老人,那就是郎祖筠從未謀面的奶奶〈唐鴻章〉,她父親一看到奶奶,雙膝一跪大聲哭喊著「媽!我是承林,我回來了、我回家了」,雖然她跟她的媽媽都沒有見過奶奶跟叔叔,可是血溶於水,郎姑跟她母親雙腳一軟跪在地上,淚流滿面,奶奶哽咽著聲音,伸出枯瘦的手,顫顫巍巍地指著郎姑的父親說「你好啊你,你當年跟我說要出去買東西,四十年了,我盼了你四十年了,你倒是買了什麼好東西回來!」。
郎姑的父親低著頭,一味地哭,媽起不起!媽對不起,1988〈民77〉年2月17日剛好是農曆年三十,那天晚上9點鐘,奶奶、爸爸、叔叔,在分離四十年之後,他們終於坐下來,吃了一頓團圓飯!
各位剛剛聽到的,也許只是郎祖筠的父親和家人重逢的故事,但是這背後,却是在那個鴻遠時代裡面,有數不盡的家庭,百萬的家庭他們的分離,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這些離開了家鄉,來到臺灣的人,經過四十年,他們每一個人都已經垂垂老矣,而他們的長輩都已經七老八十了,如果再不讓他們見面,這一輩子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這樣的事情「將會在歷史上,留下一個極大的遺憾」,但是這樣想家、想團圓的心聲,終於被聽見了〈蔣經國時代〉,兩岸開放了!
相信很多人還有印象,在開放那幾年,你只要經過車站、機場、碼頭,你隨時都會被感染到「一股激動而悲傷的氛圍」,也常常都會看見人們「因為看見久違的家人,抱頭痛哭的場面」,我們沒有辦法改變過去,時代造成了人們的分離,海峽縱然再綿長,歳月就算再攸遠,都抵擋不了人們想回家、想念親人的眷戀,在這裡衷心地期盼,在未來,我們下一代的年輕人,共同攜手共建和平,這樣子我們才能寬慰,在歷史的洪流當中,那些千千萬萬家庭的守望跟期待,衷心這樣期盼著,謝謝!
大陸 雲南 南京 香港 眷村

藝人郎祖筠

...................................................................................................................................................
 
我年少時曾親眼目睹許多這樣故事,更多的是等不到開放探親就身故的眷村叔伯們!
一時分離,誰知卻成永別!
#大陸  #雲南  #南京  #香港  #眷村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不 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