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Level 0 傳說是這樣說的

我叫米克斯,在一個小村莊生活著。
雖然在此生活了十多年,但在這裡的日子,回想起來,仍令我相當的困惑。比方說,我有一頭如綢緞般閃亮的金髮,以及比較高挺的鼻子,還有一對藍色眼睛。而全村的人都是黑頭髮,塌鼻子,黑眼睛,這種有別於他人的樣貌,一開始造成不小的麻煩。
"那不是我們村裡沒有父親的雜種嗎?"村裡的孩子王率著部下喊著過來。
"說不定是哪個魔物半夜偷跑進來,然後生下來的。"有人附和著。
'我明明有父親,你們看。'我從口袋掏出身分證。'上面說他的名字叫做父不詳。'
他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原來他有爸爸啊?)(這樣子還能玩什麼?)(回去打彈珠啦,真沒意思。)
"哼!看你的頭髮,鼻子,眼睛,都跟我們不一樣,就算你有爸爸,也還是個雜種。"他整理完大家的意見,又開始說。
又是這個詞彙。老實說我對這個詞彙了解的並不多,其中貶低人的含意更是一點也聽不出來。
'哦?那你們倒是說看看,雜種的壞處在哪裡?'我問著。
這一問似乎把他們問倒了。
'不知道了是吧?我跟你們說,雜種的好處,在於能留下好的遺傳因子,更能適應環境的變遷......(下略)'
這其實是一位姓猛的神父提出的,傳說他當初從一個很猛的戰士,受到某件事的感召,毅而成為神父來渡化眾生。這些理論是他為了改變原本暴戾的心性,開始種花弄草所發現的。
多看書還是有用的,我開始了解母親的教誨了。
二連敗的他們,又經過一番討論後,開始丟起石頭過來。
"哼!可惡的雜種。"那孩子王邊罵邊丟。
雖然石頭飛來不少顆,但對我來說,要閃躲還蠻容易的。
'哼,你有的雜嗎?你連石頭都丟不到一個雜種!你丟不丟臉啊?'我邊說邊閃。
"你有種就不要閃!"
'是嗎?'閃完下一顆,我撿起地上的石頭。
(方位:北北西   角度:27.46°   風偏修正:±2.31   科氏力修正:0.00317)
經過計算後,把石頭扔過去,直接命中他的額頭,他昏了過去。
'現在知道,你的確有種,下次再跟你好好學習。'
後來村裡的小孩子,都不用"有種"這個字眼了,因為那是愚笨的象徵。
當天晚上,我被抓狂的母親拖去對方家裡道歉。
"真是抱歉阿,我家孩子不懂事,不小心造成意外,還請多多見諒。"母親賠禮的說著。
"我說,你們家米克斯也真是的,吵架就吵架,何必拿石頭丟呢?"對方的母親不耐的說著。
"來,跟奈波斯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會這樣做了。"母親催促著我去道歉。
奈波斯頭上包著繃帶,惡狠狠的直盯過來。
'是他先丟石頭過來的,為什麼要我道歉?他丟了十幾顆都被我閃過,我才丟一顆就命中,為什麼要我道歉?'
"去道歉!"母親一巴掌打了下來。
我只好撫著紅腫的臉過去。
"哼!"奈波斯把頭轉到側面去不搭理人。
'對...對不起。'我壓低音量,只用耳語繼續說著,'但只為了你的有種道歉。'
"可惡,你這雜種!"奈波斯罵了過來。
母親的臉色變的很難看。
當下我便是一拳招呼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母親拖了回家。
"答應我,不要再和別人打架了,好嗎?"母親邊幫我處理傷口邊說著。
'為什麼?是他們吵不過我,石頭也丟不過我,最後才打起來的,我從來沒有主動挑釁過誰,或欺負過誰的。'
"因為打架只會讓事情更嚴重阿!你覺得奈波斯他們還會跟你一起玩嗎?"
'我才不在乎呢!我只對讓妳難過的人動手。'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這個村子,也對不起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媽媽一個人的錯......"母親抱著我大哭起來。
--------------------------
自此之後,奈波斯為首的那些人,採用射後不理的卑劣手段,埋伏再各個地方丟石頭過來。
挨了幾記攻擊後,天生優越的閃躲能力,融入了反射神經中。正方向的閃躲率高達九成,所以兩個月後,石頭全部從背後丟來。
但經過一年的奈波斯課程後,閉上眼睛的閃躲率都有九成九,剩下的0.01是故意的,是必要之惡。
這是從書上看來的故事,有個乞丐去討飯,受到了人們的捉弄,拿了一個小朋友跟一個少棒隊,要他選其中一個,乞丐選擇了少棒隊,令眾人捧腹大笑。後來不少人都作了相同的實驗,屢試不爽。某次,人潮散去後,有個婦人過來說:
"你不知道兩者的價值嗎?為何你老是選擇少棒隊呢?"
"我當然知道阿。但是這樣他們才會不停的讓我選阿!"乞丐回答。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不懂這小朋友跟少棒隊是什麼。家裡那本"世界貨幣大全"沒有記載,所以應該不是錢。從字面上來看,兩者都不是很好懂。少棒隊,有個隊表示一組人,少棒?似乎是棒子短少的意思。這可能是一對工匠,因為所用的工具之一棒子,遭有心人士大量竊取,誓而要討回吃飯傢伙的一群人成立的組織。相當符合邏輯的推論,因為就有人沒錢吃飯,而偷水溝蓋去賣的事情發生,同理那些棒子也應該可以賣不少錢才是。(那麼怎麼沒人組成少蓋隊呢?這我就不清楚了。)
至於小朋友,朋友我是知道的,加個小字,沒聽過這種用法,只能推論是妖精一類,手掌般大小的才算是小朋友。我猜這兩種可能零食糖果之類的,其名稱只是暱稱。少棒隊裡的工匠,最厲害也只是矮人,這種不停勞動,追求工藝之極致的種族,他們吃的零食應該是高蛋白的肉塊之流。而屬妖精一族的小朋友,則可能是蜂蜜,花露等高級食材製作的蛋糕,會讓女人尖叫(口感),男人咆哮(帳單)的夢幻美饌。
總之小朋友要比少棒隊來的價值要高,這是無庸置疑的。
不小心扯太多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凡事都要留點空間,讓人懷抱著期待,事情就能繼續下去。如果都是100%,大家都直接下班領便當就好了。
奈波斯課程第二年,我開始練習在閃躲前,就先拿石頭把來襲的的石子打下。剛開始蠻慘的,因為路上的石頭很少,大多都是沒有公德心的人,蹓狗完不處理的傑作。不管是溫熱,或是風乾變白的,我都沒有勇氣去碰。等找到石頭後,我也被命中了,對方也都跑掉了。這讓他們以為我功力退步,使得課程更加嚴苛起來。
所以這逼著我每天都得撿一包石頭來用,遇到石頭用完的時候,只好拆扣子來應急。當然每次用完回家,都得把新扣子縫上去以備不時之需。母親看到我上衣沒有扣子,露出胸膛出來,都會罵著:
"你為什麼又把扣子扯掉了?"
'因為酷阿!書中的英雄都是這樣穿的。'
母親只好把我當作叛逆期少年,嘆了一口氣離開。
其實我只是不想多費唇舌解釋,說起來麻煩,母親也一定不會同意我繼續上奈波斯課程。說真格的,我也不喜歡這個樣子,空蕩蕩的很容易感冒。去學堂時,也有女同學用奇怪的眼神瞄過來,不知道她們看就看,為何要紅著臉呢?是流感造成的嗎?哈啾!
所以我歸納出一個結論。根據"世界英雄大全"記載,一些需要行動敏捷的職業,大抵都穿的不多,像是武僧或是盜賊。這些職業不論男女,衣服掩蔽程度低,算是男女平等的職業。(不知為何,裡頭女性的服裝,不是幾塊布,就是在奇怪的地方裂很長的口子,令人費解。)遇到這種對手,直接拿個投擲武器,瞄準露出的腹部或大腿砸過去,應該可以得到高分。這樣一來,女性幾乎都當成箭靶打了,難怪書上記載的女性英雄並不多,又多是防護比較好的重裝戰士。穿那種防護力為0的裝備,是笨還是有其他目的?這是我一直以來都有的疑問。
而到現在我才知道,衣服只有幾塊布,又透風到底,肯定跟我一樣,扣子都拿去當投擲武器丟。而老是吹風著涼,必定很常感冒,那些武僧的聖光加持,法師的魔法力場保護等超自然力量形成的防護罩。恐怕是流感以訛傳訛演變而來的。說是被動技能,其實是主動技能。而那個有名的金瞳螺絲靈,可能是肺癆病患,法力強大實則結核病菌作祟。
總之這一年過的很窮,因為扣子實在不便宜,害的我零食都不能吃。夏天時尤其嚴重,不知道奈波斯他們發什麼神經,照三餐上課,結果我只能把中飯飯錢省下來買扣子,餓了一個多月。後來老闆看我天天光顧,好心的打三折賣給我。(基本上,這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扣子店老闆摳門至極,每次跟他募捐,老是拿到快壞掉的水果或麵包。過了很久我才大略知道,有個傢伙,買通了奈波斯,要他們增加課程份量,又和扣子店老闆談好,用三折賣我扣子,不然老是透支,我就找有拉鍊的衣服穿了。真是怪人,看到我感冒才高興?我身上也沒有啥神奇的印記,一直看我半裸有什麼意義?)
奈波斯課程第三年,我在對方扔石頭之前,就用心眼判定對方的位置,第一時間給予反擊。這種化被動為主動的做法,使得第三年課程在兩個月就結束,而我的命中率只有三成八而已,嚴重不合格。這讓我接下來的進階課程被擋修,真無奈,又不是我出席率低,是教授烙跑造成的。
這些不友善的舉動,換來了閃躲率和反擊率滿點的能力,之後的"友善"舉動,則帶給我另一層面的收穫。
註:米克斯(Mix) 
        奈波斯(Nanoboss)(意即奈級10^-9的王,不重要的角色XD)
        妖精(fairy),不是等同人高的精靈(elf),翻譯不統一真是慘。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國軍單槓標準步驟圖解
  • 下一篇
  • 一元起標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