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8)



 
 
第八章
雙生子的笑容因為太過熱情顯得特別詭異,酈桂下意識想躲,卻被時寒扯住手臂,薄唇輕啟:「有我。」
酈桂不知道時寒是怎麼知道他跟雙生子有仇,不過被時寒低啞的嗓音吸引的恍神的酈桂,乖巧的站在原地,也沒提醒時寒鬆手。
雙生子的評價似乎很差,而且兩人走來的模樣就像是要找人麻煩的模樣,所以兩人自然被學生會長擋下,學生會長也不跟他們客套,擰著眉瞪著兩兄弟,「你們倆來這兒做什麼?」
南向萣不耐煩地打斷文穹的話,他們總不能說是因為在偷懶才這麼晚到,手指著酈桂的方向,「知道知道,小穹你別嘮叨我們了,師父要的人還在,就是那邊那個傢伙。」
學生會長文穹板著臉接過南向豐的文件,仔細認真的看過上面每個字。學生會長的火氣燒得連站在稍遠的酈桂都能感受到,偏偏兩兄弟當作沒看到,兩雙眼睛直往酈桂身上看。
文穹看完文件後,幾乎是咬著牙開口,「既然司副院長有私下選定的學生,你們怎麼不早點過來,大部分的學生都已經離開去進行測驗,根據規定⋯⋯」
酈桂見自己躲不掉,乾脆往前一站,「學長們是來報仇的?因為我搶了你們的積分?」
酈桂的話提醒文穹。他記得南向豐南向萣兩兄弟因為沒完成司圖副院長的任務,被要求參加插班生競賽還得拿到第一才能免除懲罰,本來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偏偏兩兄弟竟然輸給新生。
司圖副院常常推工作,這學期好幾個老師費盡心機才把帶新生的工作塞給他,現在被副院找到理由丟給兩兄弟,幾個老師氣得差點要去教訓兩兄弟,還是勸了許久才勸回來。
現在兩兄弟卻說是奉了副院的指令來帶走害他們輸了競賽的酈桂,連文穹都懷疑他們是想要公報私仇。
南向豐聳了下肩膀,「原來是有這種打算,可師父不讓,還收你當我們師弟,對有⋯⋯可愛的師弟我們兩兄弟當然得愛護愛護,什麼積分的就當見面禮。」
文穹對司圖跟雙生子的個性還算清楚,聽到他們這麼說後也安心地讓路給他們。
可酈桂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看著文穹真打算讓兩兄弟帶他走,他只能緊揣著時寒。時寒也沒 掙開,只是把酈桂扯著他衣服的手拉開後握住。
時寒看起來清冷,手掌卻溫暖的很。佔到便宜的酈桂瞬間就忘了雙胞胎的事,轉頭衝著時寒開心的笑了笑。
南向豐跟南向萣剛走到酈桂面前,要準備開口時才注意到站在酈桂旁邊的時寒,兩人先是頓了一下但很快就回復正常,「師弟跟我們走吧,順便路上跟你說說規定。」
酈桂很想拒絕這種強迫接受的師徒關係,可就連傳聞中在學園裡權力頗大的學生會長都妥協了他能怎麼著。
酈桂抬頭對上雙生子說道:「我室友能跟我一起?」
在酈桂看不到的地方,雙生子謹慎地和時寒確認後,南向萣扯開笑容:「當然。」
雙生子帶著酈桂時寒走了十幾分鐘,才帶著兩人走到校園竹林茂密的某處,途中雙生子對酈桂相當親切,甚至酈桂還沒問就搶著先解說,酈桂雖然覺得奇怪,卻沒放過了解大荒學園的機會。
這才了解學生會長文穹的意思。
插班生大部分都滿十八歲,聽雙生子的意思是不滿十八也進不去競賽會場,而針對其他種族也是以那個種族成年的年齡做區分。這表示學校不用開些啟蒙的課給插班生,所以他們不用像真的學生一樣分幾個班級上課,而是測試出資歷後讓指導老師選擇。
資質的好壞對插班生而言相當重要,資質不好的甚至會留到最後才會有老師勉勉強強的收下,這種像是被挑選的感覺當然不好,不過這行就是這麼吃天份。
其中也有像雙生子的師父這樣搶學生,但是基於公平原則,想先挑學生得在插班生測驗資質前就選好,而且必須收為門下徒弟。老師把學生帶出個成績或者帶到畢業後就可以放手,可一旦成為師徒就終生得為徒弟負責。
酈桂忍不住問道:「你們師父怎麼會想選我?」總不會是因為自己打敗他的兩個徒弟而覺得他是天縱英才吧?
「當然是因為你有錢⋯⋯」南向萣回答得很順口,但很快被南向豐用手肘撞了一下才回過神,尷尬地回頭笑道:「不是,當然是因為你打敗我們倆。」
酈桂總結自己這兩天的發現,「學校給的薪資很低?這兩天我發現大家好想挺缺錢,可是學費收的不算貴,其他瑣碎的費用也算便宜。」
南向豐跟南向萣對看後,南向豐先是嘆口氣才說:「師弟你這兩天應該也曉得我們學校的種族繁雜,但不是每個種族的學費都是現金,大部分的種族給的學費是人類世界沒有的珍奇寶物,雖然學校可以拿去人類世界參加拍賣,礙於稀有原則及平衡卻不能太常出現。可是偏偏你們人的世界有太多特殊的東西是其他世界沒有的產品⋯⋯」
南向萣接著說:「除了錢以外的珍奇寶物拿去拍賣也只能用在維持學校的運作,所以其他人想要人類世界的錢只能靠其他的方式。」
南向豐眼尖,發現酈桂的表情不對,乾笑地說道:「師弟放心,咱們師父就是特別喜歡你的背景,他本人還是挺靠譜,不僅教學認真還護短,一旦你認了師徒,整間學校除了師父外別人都別想坑你的錢。」
所以他是被當成提款機?
酈桂忍不住想到如果方叔在這裡的話肯定把自己拉走,現在連他自己聽起來都覺得像詐騙索錢。
什麼叫除了師父以外,也就是說最可能坑他錢的人就是他師父?這哪裡能放心?
酈桂已經確定眼前這對雙生子絕對不是做業務的料,不會說話還自曝其短,酈桂聞言只能默默點頭,同時在心底決定之後找機會查查看拜師後怎麼解除師徒關係。
酈桂覺得自己要不是信任時寒,恐怕早就逃了,在雙生子詆毀自家師父時,酈桂自然回頭和時寒確他是不是真得入這坑,得到時寒的摸頭殺後他就邊在心底吐槽兩兄弟,乖巧地跟著時寒走。
當他們快到竹林深處的小屋時,酈桂這時才開始緊張起來,拜見外來的高人師父什麼的,哪怕多了個貪財的屬性,也不能否認這算是酈桂正式踏入大荒學園的第一步。
在酈桂的理想中,高人接見他人時不是盤腿在蒲團上修練,就是彈奏古琴,又或是和自己對弈,怎麼裝逼怎麼來。
但當竹門開啟,聽到紅色水電工專有的音樂,看到大型電視牆,一個頭髮亂糟糟的男人背著他們打電動時,酈桂很想關門重新來過,他們肯定是少了敲門的步驟。就算高人想要玩遊戲打發時間,當聽到他們敲門時,高人總會記得自己得裝逼,演也演給新徒弟看。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