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鱷魚的眼淚 <之 九>

鱷魚的眼淚 <之 九>
今天天氣不好,非常不好,早餐前還只是有點陰霾的天空在早餐之後驟然下著大雨,還伴隨著打雷閃電,就像早餐結束時婦人對著兩個年輕人說的話,讓兩個年輕人嚇了一大跳。
婦人宣布女孩的家人下午來接她回去,因為女孩已經不需要再靜養了。
這突如其來的宣告使兩個年輕人的臉色是同樣的糟糕,只是男孩的臉上多了焦急,女孩的臉上多了認命。
早餐之後,女孩默默的回房,男孩收拾了餐具到廚房之後,迫不及待的往母親的房間而去,隨即而來的爭吵如同屋外的暴雨雷電一般。

午餐時,風雨稍歇,天上的烏雲依然陰鬱一如餐桌上沉悶,最後的三人午餐。
女孩已經將行李拿到屋外湖邊涼亭,午餐之後,女孩也沒再回到屋內,就在涼亭待著,看著又開始下起的毛毛細雨。
男孩則是焦急的在佛堂口向著涼亭眺望,看著看似女孩家人的到來,看著母親展露笑臉迎向前去,看著在涼亭處看的出來的心思各異的寒暄,看著母親燦爛的揮別一樣一臉笑意的女孩家人和從頭到尾都面無表情的女孩上車,離去…
又恢復了兩個人的晚餐,餐桌上的沉悶卻是越加沉重。
今天男孩甚麼事也沒做,只是一直在門口望著進出山谷的唯一的那條路。
奇蹟的是婦人今天也沒要求或責罰男孩的意思。但是今天的晚餐卻讓婦人感覺到滿足,感覺到滿意,一切又都回到她的控制之中,因為一切又回到正軌了,她又修正了一次錯誤,一次可能讓她兒子偏差的錯誤。在她心中她永遠無法原諒自己沒修正閨密和她稱之為老公的男人的錯誤,她無法原諒自己沒有修正那事業合夥人覬覦她和她稱之為老公的男人胼手胝足打拼來的公司的和所有一切的錯誤。
所以這一夜,這個雖然有點烏雲但應該要雨過天青的夜,婦人迎來了久違的好眠。
第二天,真的又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但是婦人的心情不美麗,因為還訝異她的寶貝兒子怎麼沒起來做早課,她才發現兒子不見了。
兒子的房內空無一人,彷彿主人只是暫時離開房間,但仔細看才發先有幾套衣服不見了,其它房內的所有物品都還在。
婦人屋裡屋外滿山的呼喊找尋寶貝兒子的下落,但是沒有絲毫的回應,也順著山路找到外面的大馬路上,還是一無所獲,最後發現她藏錢的其中一個抽屜內的現金也不見了…
婦人回到佛堂,又開始敲起木魚,唸起經文,木魚的聲音是堅定的,有點急促的,念經的聲音是無比虔誠的,有些顫抖的。自此之後,山谷從早到晚只有聽到節拍器一般的木魚聲和虔誠的無比的誦經聲音,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原本偶爾還有外人進出的山谷,再也沒有外人再次出入了。像是世外桃源的山谷也漸漸的被荒煙蔓草所淹沒。
只有距離二十幾分車程的村落的雜貨店老闆知道這裡還有一個大家稱為師姐的奇怪婦人住在這荒廢山谷,偶爾會幫忙送送生活必需品到山谷路口,他還記得應該還有一個小男生跟婦人一起住的,那時候稱為師姐的婦人還不會那麼奇怪孤僻的,只是很久沒看到那個男孩了…
當雜貨店的老闆不再送貨,改由一個依悉有老闆樣貌的年輕人送來大米油鹽等日常用品,當稱呼由師姐變成婆婆。不知過了幾個寒暑,這幾年來山谷裡的木魚聲和誦經聲從沒間斷過,只有晚上才會還給此山谷應有的寧靜。
不過這天,即使是白天,即使是有著陽光的午後,山上的涼意已經是無法由一件薄外套可以抵禦的了,那即使超級寒流來襲也沒中斷過的規律木魚聲和不間斷的誦經聲中斷了。
因為這個山谷闖進了兩個外人,一開始老婦人沒有呼應從山谷入口的呼喊聲,依然規律的敲著木魚,忘我的誦念經文,直到兩人循著誦經聲來到佛堂,探頭探腦許久後,踏進佛堂並從其中一人口中聽到那熟悉又陌生,原本是屬於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老婦人的誦經聲才中斷。
老婦人慢慢的放下木魚槌,慢慢地轉身,眼中透出的是如佛堂上半闔眼的佛像一樣神情,看似不帶一絲感情卻隱藏著詢問,嘴邊也埋藏著一絲微笑。
#尿急的老文青  #鱷魚的眼淚 
分類:藝文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