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鳴》01

承前所言,我搬了新家,也在那裡遇見了茶茶。茶茶的事先放一邊,至少我們現在都很習慣彼此都存在了,說說我的新居處吧。
這棟交屋還不久的新公寓,磚瓦也嶄新,社區周圍的行道樹或綠植小灌木都矮矮小小的,如果想要在炎熱的夏季正中找到一片綠蔭似乎顯得困難。可是公設不錯,有垃圾處理場,至少我不用追著垃圾車的屁股跑,可以隨時把家中的垃圾迅速清除。
比較特別的是,社區警衛室門口出去後過一條馬路有一片綠地。但在市區寸土寸金的地價下,小得可憐的空地能被稱作綠地也是算抬舉。只擺了幾張雙人木椅,就是常在公園裡會看到的那種,連遊樂器材都放不下。
而其在中顯得格格不入的便是五棵排排站的將近七層樓高的黑板樹。每到結果期,棉絮紛飛飄落像極了雪。
極高的樹枒承載了許多鳥兒的巢窩。其實我是看不清的那些小窩的,甚至鳥兒也是,只是因為每日清晨以及黃昏時分,成群的鳥兒啼鳴著,連在家中只要稍微將客廳的落地窗打開都能聽見的那種壯觀,我才能如此大膽推測。
茶茶似乎很喜歡這樣此起彼落成群的啁啾,也許可能是因為牠們啼鳴時也剛好是所謂的日夜交替的逢魔時刻。像我這樣的普通人是感覺不到什麼,可略有靈感的人應該會感到毛骨悚然或者不適吧。
照理來說跟茶茶相處久了,我應該會變得比較不普通,不過我除了偶爾會被鳥聲從睡夢中吵醒,其他的特別情況還真的沒有。
茶茶蹲在落地窗前像看著八點檔一樣認真的聽著鳥鳴,我真的聽不出特別,但茶茶這陣子老是說再大聲一點,加油之類的話。我當然問了,茶茶卻顛三倒四回答,有講跟沒講一樣。
行吧,靈體不害到自己就好,難道還奢望她變成式神為己所用嗎?我才不屑這像養小鬼一樣的手段。


茶茶的異樣在一張輕飄飄的公告後更顯誇張。里長辦公處說因為那五棵大樹上成群鳥兒產生的排泄物實在太多了而且太吵,經過里民連署三週後將會處理掉造成亂源的大樹們。
茶茶真的很不高興,在我耐心溝通抽絲剝繭後我大概知道了一點。大樹們大約是像原住民一樣的存在吧,還順便代替土地公的職務管理一些瑣事(這塊土地的土地公一直從缺,為什麼不補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現在好了,沒有功勞總也有苦勞吧?但人們說撤去就撤去,茶茶感到憤怒。而且,大樹公們守著的還有鳳雛。
「我靠,這世界上真的有鳳凰喔?」
茶茶翻了一個白眼,有點不滿我的麻瓜發言,不過她也習慣了。總之,樹倒了,這片土地不會好,大概就是這樣。
唉,我倒是看到了茶茶的欲言又止,好啦,我會想個辦法,只求她不要再半夜壓我床了,很久沒被壓了,這滋味很是酸爽,而且我明天還是要照常上班賺錢的嗚嗚⋯⋯
#小說  #小說創作  #靈異 
分類:藝文

這樣一名女子,與其名呼應,她可能柔情似水,但柔亦能克剛,眼底藏的是瀲灧山水。 偶爾衣衫隱入寒鴉暮色,很多時候她喜歡提筆紀錄一些值得被記憶的生活碎片。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