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音]李商隱夜雨寄北

http://blog.yam.com/gracecss/article/25163226
http://blog.yam.com/gracecss/article/26153691
本詩在《萬首唐人絕句》中又題作〈夜雨寄內〉,是李商隱在四川時,因思家心切而寫給妻子的作品。當時李商隱的妻子身在長安,位於四川之北,故題為〈夜雨寄北〉。詩人途經巴蜀之地,以詩代信與妻子對答:首句述說其實想要早歸但自己也不知道何時能成行,無奈思念深長卻身不由己。接著以景喻情,描寫巴山夜裡愁煞人的秋風秋雨,令相思之苦如池水般滿溢難當。隨之話鋒一轉,急切的盼望能立即飛到妻子身邊,兩人剪剪燭花談談天,敘聊著身當巴山夜雨的此刻心境。
夜雨寄北
文/ 李商隱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語譯
您問我歸期,但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去。今晚的巴山正下著雨,池塘裡漲滿了秋水。
什麼時候才能在西窗下一起剪著燭芯,和你訴說此刻巴山聽雨的心情呢?
賞析
李商隱〈夜雨寄北〉此詩寄託了對親友深切而悠長的思念,是情致動人的抒情短章。
〈夜雨寄北〉一反李商隱辭藻華美、精於用典和象徵暗示的華艷詩風,字句上也不避諱重複使用,給人一種樸素的親切感。但在「君問歸期」、「未有期」的一問一答中;在「巴山夜雨」、「共剪西窗燭」的時空和心境的來回往復中,卻也營造出了屬於李商隱獨特的含蓄朦朧美感。而本詩最大的藝術特點則在乎最末一句詩人以情寫景,於追思未來相聚的時空中再回望當下,原本淒苦的巴山夜雨,竟糝上了一層氤氳迷濛的薄霧,帶著幾分酸澀卻有著一絲幸福滋味。
李商隱一生顛沛流離、仕途崎嶇,後又捲入牛李黨爭,有苦不能明說,致使作品呈現出委婉感傷的特質,故清代評家葉燮在《原詩》中稱其「寄託深而措辭婉」。而本詩在敘寫夫妻分離的苦悶外,若從李商隱好用暗示與象徵的角度細細玩味,也未嘗不能解為詩人正寓以一生仕途不順的哀愁,並寄託著對家國責任難盡的鬱結孤憤,進而向天一問:何時是歸期?何時才能笑看如今的巴山夜雨之淒清?
似乎正是寄託於那樣一瞬間的回望中,詩人期待著有一天能跳脫出個人的逆境與時代的黑暗。跳出了當下巴山夜雨的淒苦,李商隱成了一個旁觀者看著此時此刻的自己,或許也正是在這樣的跳脫中使生命境界得以昇華,詩人釋懷看淡了一生的哀痛無奈與遙望期盼,溫和的溶於含蓄委婉的文字中,成就了不朽的傑作。
此詩是詩人於唐大中五年(八五一)在四川梓州擔任幕僚時所作。首兩句以問答方式敘寫詩人身在異鄉的孤寂,一開始即提到「君問歸期」,說明身在異地的詩人也對歸期念茲在茲,但非常遺憾的是只能給出「未有期」的答案。欲歸不能的無可奈何之情躍於紙上。詩人身處巴山夜雨中,眼見秋雨漲滿池塘,牽動詩人無限的羈旅愁思。
後兩句設想來日重逢談心的喜悅,以反襯今夜的孤寂。於是,詩人再以問答表達他對妻子濃濃的思念。他問道:你我何時能再重新聚首,深夜秉燭長談?到時再告訴你今夜秋雨與我深刻的情思。將眼前況味化作他日話題,兩相對比,虛實相生,更添韻味。
此詩不若李商隱其他用典過多的情詩般難以索解,反而清新自然,跌宕有致。
李商隱曾應聘至四川擔任東川節度史柳仲郢幕僚。李商隱一踏入仕途即困於牛李黨爭,終生鬱鬱不得志。八五二年,隨柳仲郢入蜀,實屬迫不得已。李商隱仕途多艱,妻子早逝,心境自是悲涼。到了四川之後,他斷絕與外界的來往,與同府幕僚亦無交誼。由此可知,李商隱心中必有無限哀愁,其中怕是隱含著對於現實的憤懣與絕望吧。
是以,詩人只能將他對於遠方妻子濃烈的情思,完全寄託於來日的設想中,「何當共剪西窗燭」,便道出了詩人渴望與知音對話的心願,只有如此遙寄未來,今日巴山夜雨之淒楚乃有超脫之可能。
自此,「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成為無數後人心目中最美好的遙想,試想置身於今日之苦楚時,卻能擁有對來日相聚的無限憧憬,其中之婉轉有致,足令人低迴。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