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蹠點VII-天空之鏡

此景應只天上有  
2017/03/12  
機場是位於盆地的邊緣頂端,要抵達得先開著彎彎曲曲的山路,這麼一來直線距離不過幾公里的路程瞬間拉長好幾倍。起了個大早,就怕貪睡趕不上飛機,畢竟自己看過太多關櫃後才抵達的旅客,總是在心裡默默數落這些不早點出門,偏要和老天爺賭運氣卻又賭輸的人們!雖然說是玻利維亞首都的國際機場,但航班數實在少得可憐,就更別提航點了。玻利維亞航空當時在購買時也是鬼打牆了好一陣子,英文版本的購票程序總是會再跳回西文,參雜的信用卡認證手續又是西文大字不識幾個,能買到機票都有點佩服自己!飛機準時起飛,在這麼少的航班數下似乎也沒甚麼好誤點的。當初是在猶豫到底該搭國內線航班,還是要搭巴士前往烏尤尼,一個位於鹽沼邊的小鎮,總覺得一直搭飛機好像過於奢侈;再說一向喜歡搭車勝於飛機,對於我這種半規管缺陷,無法在交通工具上低頭看書滑手機的殘胞,搭車的風景實在好過飛機望出去千篇一律的藍天白雲。只是這次旅行時間有限,一個小時的飛行抵過十二小時的蜿蜒山路,卡還是刷下去了。  
烏尤尼機場小巧玲瓏,下飛機走沒幾步路就出了航廈大門。依照往例機場外圍通常會有一堆等著攬客的計程車司機,孰料這個機場實在太小,計程車都是旅館或飯店預先派來接送抵達的旅客。失算的在大太陽下曬了二十分鐘後,好不容易攔截到一部接不到客人的車子,不然沒門號沒網路的真不知道該怎麼從機場到小鎮。  
黃沙瀰漫中抵達了預訂的旅館,領了鑰匙丟了行李,就往大街上的旅行社一家一家問過去。且來聊聊烏尤尼吧!這個小鎮之所以有名,全拜烏尤尼鹽沼所賜。烏尤尼鹽沼形成於安地斯山脈隆起,海水蒸發後在這片海拔三千七百公尺的高原上留下將近三分之一台灣面積的雪白大地,再加上歷史因素,更多了火車墳場等等景點。西方人喜歡這裡的特殊地貌和景觀,於是旅行社順勢推出健行行程,三天兩夜的套裝行程是常態,小鎮上更不時能看到背著巨大後背包的背包客汗流浹背的往郊區走去;而亞洲人則是為了個完全不同的原因,一個個擠到這個小鎮來。忘記是幾年前了,日本一個節目詳細介紹了烏尤尼鹽沼,從此亞洲旅客們趨之若鶩,為了目睹節目中呈現的那個夢幻的場景。  
旅行社外面貼著一張一張的報名單,想要的遊客各別根據不同的需求,報名不同的行程。我在一間日本人經營的旅行社推出的當天日落團上留下了名字,再跑到另一個旅行社,在報名單上搶下了隔天日出團的名額。小鎮實在無聊,三五條街就是全部的市中心了。胡亂找了家餐廳填了肚子,這種小鎮上不奢望能夠找到甚麼好吃的食物。還有一段時間才出團,回去補個眠吧!  
集合時間是下午三點半,要先去旅行社門口等越野車接送。由於必須一路開往鹽沼裡尋找有積水的地方,在雨季末期的鹽沼邊更是遍布泥濘,沒有四輪傳動的一般車輛絕對只有"著車"一條路。一同上車的還有兩個日本人及三個中國大媽。自我介紹一聽到三個大媽來自中國就暗叫不妙,果然大媽們一開始還算客氣,也虧得這幾個不講西文葡語又沒導遊的中年人有辦法玩遍南美洲。原本他們想告訴我之後去哥倫比亞的計劃,話題卻不知道怎樣的帶到了政治上,這下話夾子關不了了,五分鐘後左打日本右批蔡政府的講個沒完,也不管後座兩個日本人是否聽得懂中文,時不時再穿插著一路上受苦受難,沒住好飯店沒吃好食物的滿腹委屈。實在不想跟這種人多說甚麼話,後半段乾脆來個充耳不聞,嘴巴嗯嗯阿阿的只希望趕快找到天空之鏡,可以讓我下車離他們離得遠遠的,不然一旦吵起來,我也不知道會衝出什麼不該講的話,再說忤逆長輩也是會遭天譴的。還好車子駛進鹽沼後沒多久就開始出現一畦一畦的積水,繼續往前開,那幅夢中也牽掛的景象終於如夢似幻的出現在眼前了!  
天空之鏡,便是那美麗的名字。沒了地平線的分隔,天與地合而為一,分不清誰是誰,廣袤無垠卻又上下呼應,舉目望去一整片的天空和厚雲。下了車,儘管是高原的夏天,儘管是穿了膠鞋,絲絲寒意仍然穿過鞋子入侵到神經,但一抬頭,寒意硬是被轉移到了眼前的不可思議。不想聽到任何的喧囂聲,於是小心翼翼的越走越遠,直到耳朵再也沒傳入任何聲響。除了幸運,還是幸運吧?要剛好在雨季,下完雨的積水不多不少薄薄一層敷在雪白鹽沼上;風呢?只能一點點,稍微強一點都能擾動水面,只要老天爺不開心,一絲細雨一縷輕風,鏡子即不為鏡子。眼前除了天和雲之外沒有其他東西,轉過頭,遊客倒影成趣,為這個奇景增添了些許趣味。其實風還是吹著,水還是流著,鏡子的效果或多或少打了點折扣,但能夠看到這樣的景象已是滿懷感激。飛了大半個地球,也不過為了一睹馬丘比丘和天空之鏡,心滿意足了。  
鹽沼近看是一塊一塊,像不規則的地磚鋪成的,走在上面還得小心不知道是如何生成的小鹽窟,一個不注意就有可能摔進去扭傷腳。一路往前走了兩公里吧?發現再不回頭可能會被丟包在這,晚上的高原鹽沼可不是開玩笑的,於是慢慢的走回去,果然到了吉普車旁沒多久,太陽便開始西沉了。同車的日本情侶害羞的走過來請我幫他們拍照,那有甚麼問題?!  
拍完照,開了airdrop把照片給他們,然後害羞小情侶不好意思的跟我說,在我一個人耍孤僻的越走越遠時,他們幫我拍了一張照片,希望我會喜歡。  
我是真的很喜歡,謝謝你們!  
太陽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無光害的高原上星光閃爍,兩條銀河從頭頂,腳底包夾,正在享受這種不真實時,大媽殺風景的催促我們趕快上車準備回去,因為他們還要早起參加明天的日出團。其實我也報了,畢竟稍早也不確定到底夠不夠幸運看到這番奇景,多報一個團,買個機會也好,再說日出日落應該是有不同的感受吧!還好明天的日出團除了我之外,其餘六個人名字看起來都是日本人,希望他們也像這一對小情侶一樣害羞,這樣我就又可以沉在自己的世界裡不用出來了!陽春的旅館沒有甚麼讓人不躺平的理由,九點一過整幢建築安靜得像沒有生命一樣,有點害怕明天鬧鐘一響,所有的住房客全部被吵醒!  
2017/03/13  
手機準時在兩點半響起,第一時間按掉鬧鈴,深怕把其他人吵醒。簡單梳洗後在凜冽的寒風中到了大街,各家旅行社前已經聚集了不少準備出團的遊客,不一會一群看起來像大學生的日本人出現了。我們上了同一部車,趁著還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各自補眠。再醒來,耳邊隱約傳來淙淙水聲,儘管外面漆黑一片,卻也知道又再一次回到鹽沼中央了。車內挺溫暖,想必是開了暖氣;大學生們大概是第一次出團,嘰哩呱啦的討論個沒完,沒有網路的手機顯示著四點,高原的太陽不知道幾點才會升起。才想著,車子已經慢了下來,沒多久就在一片黑中熄了引擎。跟著大學生們下了車,個位數的溫度令人忍不住打了寒顫,實在太高估自己耐冷的程度了,不到五分鐘就又龜回車上取暖。大學生們就不一樣了,也許年紀有差,或許日本的冬天也是這種等級,一個一個不畏寒冷的在鹽沼中又叫又跳的,後來更打開手電筒玩起燈光遊戲,為寧靜又渾沌未明的鹽沼添上一絲活力。  
傲笑連不能再龜在車裡了!儘管腳下的水依然將腳凍得冷吱吱,眼前的景色變幻再次讓人忘記刺骨的寒冷。一絲橘線從一片漆黑中若隱若現的浮了出來,沒多久後橘線將漆黑撕裂,伴隨著慢慢翻出來的魚肚白,藍天顯現的同時鹽沼也像被點了顏料一般,無縫接軌的上下合為一體,既虛幻,卻又那麼真實的在眼前極盡變化之能。大夥全部看傻了眼,在那幾十分鐘內整片鹽沼除了踏水聲外再沒半點聲響。直到橘紅幾乎消逝,藍天再次出現,才響起此起彼落的讚嘆聲。轉頭一看,後方的月亮好像還不肯離去,掛在我們頭上死也不願落入地平線。  
天色越來越亮,背後的騷動聲越來越響,原來是一車一車的遊客藉著這難得一件的奇景,開始玩起平常想都不用想的倒影遊戲。而我原本想像昨天一樣耍孤僻的溜得遠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但同車的日本大學生好像發現我正準備躡手躡腳往不知道哪個遠方烙跑,開始兩個三個叫我的名字,當六個人一起叫的時候實在無法再裝作沒聽到,只能嘆一口氣的回去任這群熱心又熱血的大學生擺佈。  
他們說是猿人進化史  
日本幫派談判  
失敗的海賊王  
一群人在鹽沼中玩到日上三竿,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上了車打道回府,車子駛出天空之鏡的那一瞬間,女孩好似落下了兩滴淚。也難怪,我們距離這裡實在太遠,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夠再來;男孩則是七嘴八舌,大概在討論剛剛的一切奇幻。而我則又陷入自己的世界,細細回味著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的不可思議。回到烏尤尼小鎮已經早上十點,和大學生們道別後先回旅館補了眠,再出門洗衣服順便吃午餐。公園旁餐廳好幾家,大概鎮上所有的餐廳都在這了。隨便挑了一家,吃了一塊已經忘記是甚麼動物,只記得肉又韌又硬的排餐;小鎮實在太小,十分鐘之後真的沒地方可以去,只好再找一家有提供咖啡的餐廳,坐下來寫寫明信片,偏偏這裡買到的明信片奇醜無比,實在糟蹋這裡珍貴的美景。幾張明信片很快就寫完了,時間卻還剩下一大把,翻了翻包包,只剩當時上課的西班牙文筆記,原本是帶在身上以備萬一的,最後我在咖啡店裡唸了兩個小時的西文,幽默!想到明天晚上才回拉巴斯,豈不是還得浪費一整天在這窮極無聊卻又無法令人感覺放鬆的小鎮?事不宜遲,趕緊抓起包包直衝玻利維亞航空在鎮上的營業所,趁還來的及以前改了隔天一早的班機,否則再一天同樣的行程真的會無聊死!出了營業所,再次漫無目的地亂走,意外的找到當地的市場,只是不知道是否因為近乎打烊時間,裡面的蒼蠅比攤販還多,買東西的顧客一個都不見。繞一繞沒看到甚麼特別的,去洗衣店拿了中午洗的衣服,吃了簡單的晚餐後就回旅館休息了,反正也不能幹麻,明天還得早起去機場呢!  
2017/03/14
再次回到小不拉機的烏尤尼機場,只有四個報到櫃台,玻利維亞航空前站的是昨天在營業所幫我改票的地勤,原來他們也得兩邊跑,check in完後還得回到市區營業所幫忙訂位開票。一整天抵達的飛機只有五班,全部都是從首都拉巴斯過來的,然後才赫然發現晚上那班已經被取消了,還好早早先改了訂位,不然大概又得多困在這裡一天了吧!安檢極度陽春,整個流程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安檢官若無其事的和每個旅客聊天,視線好像從來沒有停留在X光機螢幕上。來機準時抵達,一個半小時後我又再度降落在那個盆地的頂端了。  
搭著計程車來到和三天前不一樣的街區,古老的氣氛好像淡了點,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的民房,看來是拉巴斯相對富裕的區域。旅館很棒,可以住三個人的房間只收一個人的價錢,除了在山坡上爬起來累人之外其餘可圈可點。放了行李,坐在房裡卻不知道該做些甚麼,於是跑去找櫃檯姊姊聊天,並要了咖啡店的名單,是該好好做一下功課了,下一站的智利連住的地方都還沒標住在地圖上哩!  
一直覺得很久沒吃到葉菜類了,當看到菜單上出現久違的凱薩沙拉,毫不遲疑馬上劃單;咖啡店的價格在拉巴斯算是中高價位,但端上來的食物確實不馬虎。沙拉和三明治是離開利馬後吃到最精緻的食物。咖啡店裡的顧客意外的多,看來這座城市的貧富差距比想像中的還大。將下一站的行程稍微整理出頭緒後,決定再去晃晃,一樣是城市的一部分,但林立的高樓對比前兩天的貧民窟,反差的確令人無奈。在烏尤尼沒找到的郵局,在路人的熱心幫助下終於看到了,手上一整疊明信片也有了歸宿,而一塊吸水海棉取代膠水更令我嘖嘖稱奇,中華郵政要不要參考看看?  
解決了明信片,對於附近相對現代化的建築和林立的商店卻沒太大興趣,而手機的離線地圖在此刻卻收不到訊到。既然如此,那就憑感覺走吧,我想看的應該都在斜坡的另一端吧?隨便挑了一條上坡的石板路,沒有目的的邁步向前,果然不到半小時就又遇到了另一個市場,比人頭還大的南瓜我只在美國影集裡看過,還得是剛好有萬聖節的劇情,沒想到他們就這樣一顆一顆堆在路旁,看來也沒有人是整顆整顆的扛,切開的一片片任人挑選;相較於早上的市場,購物的人潮少了,更能夠一攤一攤仔細品味。瞥眼看到路邊一支支蛋捲似裝在壓克力箱裡的東西,走過去一問,原來是肉桂,畢竟一直以來只看過肉桂粉,原來他們是一支一支的阿!街頭轉角不少塗鴉,水準好似也不錯,起碼我這個藝術白癡看起來是好看的。  
走著走著,天色漸漸暗了。離線地圖恢復運作,於是慢慢晃回旅館周邊,意外看到一家超市,在拉巴斯好像不常看到這種在亞洲或歐美很常見的超級市場。裡面蔬菜水果一應具全,其中不少是白天在市場看到,卻不知道名字的農作物在這都有了名字,辭典一路按過去也花了快半小時。最後還是拿了番茄,一種不需要處理就能直接入口的最愛。隨便找了甚麼填飽肚子,倦意不斷襲捲而來,雖然沒有甚麼緊湊的行程,畢竟也是早起搭飛機,還是早點回旅館洗洗睡吧。  
2017/03/15  
沒有特地設定鬧鈴,但大腦很自然的根據這幾天的生理時鐘運作,約莫八點多就將人從睡夢中挖醒。刷完牙洗完臉,享受完旅館提供的早餐後,還是無目的的往街上晃去。才走下斜坡,發現七月十六號大道上擠滿了人。原本以為有甚麼慶祝活動,但站了一會兒,發現所有人都喊著一樣的口號,並且慢慢地沿著道路往前移動,其中不乏舉著看板,拉著布條的民眾,想必是遊行隊伍吧?放眼望去,隊伍在大道底拐了個彎,又回繞到公園的另一側;看板上的字不懂半個,喊的口號也鴨子聽雷。跟著走了一小段,隊伍中的一些民眾瞟了我這個一看就是無關緊要湊熱鬧的外國人,不受影響的繼續他們的遊行。實在太想弄懂隊伍遊行的目的是甚麼,還好離旅館還近,乾脆拍些照片,並且錄了一小段影片,打算拿回去請在櫃檯的姐姐幫忙解惑,畢竟她是我在玻利維亞接觸到的當地人中,唯一能夠用英文溝通的人阿!  
三步併作兩步的回到旅館,將剛剛拍攝的照片和影片秀給櫃檯姐姐看。三秒鐘後姐姐告訴我,照片裡民眾舉著白旗上的EDGAR RAMOS其實是拉巴斯附近一個小鎮的鎮長,由於施政滿意度不佳,所以民眾自發性的舉辦遊行,希望他識相地趕快下台。話題一轉,姐姐談到了最近在拉巴斯三個討論度很高的議題:小鎮鎮長光榮上榜了,另一個交易稅的徵收稅改問題,姐姐沒辦法用英文解釋得很明白,就算解釋了我應該也聽不懂,第三個則是教育改革。說來話長,於是姐姐走出櫃檯,泡了咖啡,邀請我在隔壁交誼廳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一邊顧店,一邊講解給我這個好奇寶寶知道。  
目前玻利維亞現行的教育其實有兩套,一套是全球主流的西化教育,從美國歐洲等等所謂先進國家的教育方式取經,雖然會配合各個國家不同的風土民情去調整,但絕大部分還是西化為主軸;然而在這個印加人口比例過半的國家,其實本身就存在著另一套傳統的印加文化教育,承襲千年以來祖先留下來的智慧,當然這套傳統式的教育跟西化那一派有著極大的不同。只是現在的政府強力推行西化教育,並刻意打壓已經流傳千百年的印加教育,包括文化,語言等等都是政府想要改革的層面,這當然引起超過一半國民的不滿和憤怒,畢竟祖先留下來的寶藏阿!  
有著明顯印加臉孔的姐姐說到這,激動的握緊了雙拳。也難怪她會這麼氣憤,畢竟祖先傳承下來的東西,或許十幾二十年後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思緒拉回三年前,在無印良品跟原籍廣州的副店長Ting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不知怎麼就聊到了各自的方言。Ting告訴我:現在在廣州,講粵話的人口已經逐年減少了。配合政府的普通話政策,廣州電視台粵語新聞和節目的比例正逐年降低,因為廣州有許多其他省分移入的人口,為了這些人口聽不懂粵語而採取的政策究竟是對是錯?沒有人說得準,但可以肯定的是珍貴的語言文化正一點一滴的流失。而流失的豈止又是廣州的粵語?台灣的台語,客語不也遭逢著同樣的命運?瞬間我明白了姐姐的氣憤與無奈,卻又想不到甚麼安慰的話語,這種無法三言兩語就卸下的沉重實在叫人難以面對,還好沒多久後電話就來了,我也得以逃離越來越尷尬的氛圍。走出大門前,發現餐廳天花板上的雙色貓頭鷹,也許眾多玻利維亞的子民們也像這隻貓頭鷹一樣,卡在西化跟傳統之間彼此矛盾吧?  
原本想要去郊區的月亮谷,可惜天公不做美,走沒幾步就開始下起雨了。昨天去過的咖啡店就在左近,剛好提供了避雨的最佳場所。昨天把聖地牙哥的部分稍微理出個頭緒,今天就來看看雪梨的部分吧,畢竟大都會的交通是要好好研究一下。這一耗,半個下午又不見了,等到走出咖啡店已經快五點,而老天仍然沒有要放晴的意思。城裡沒有其他特別想去的地方,慢慢的沿著高低起伏的街道亂走,沒有目的,反正有離線地圖也迷不了路,一步一步感受向晚的和平之城。明早就要離開了,回到旅館整理好行李,窗外萬盞燈火卻叫人無法好好入眠,想到要告別從秘魯一路到玻利維亞看到的,遇見的印加人,心裡還是有點不捨,畢竟下次甚麼時候可以再來一點沒把握,而我是真心喜歡這兩個國家啊!班恰媽媽拜託好好保護這片土地,如此純樸的民族在世界上已經不多見了!  
¡Perú y Bolivia, hasta pronto!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對蹠點VIII-絲帶中心點
  • 下一篇
  • 對蹠點VI-失控的和平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