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對蹠點V-浮生

二十一歲時 在做甚麼?  
如果記憶沒出錯的話,那時候大三下學期,剛剛決定要考研究所;應該已經報名暑假的傳播理論和電子媒介課程,"做作業的正確方式"拍到一半,一個現在想來頗荒謬的劇本;同時為了棚內的靈異節目,陽明山新店等地上山下海的拍外景。五十嵐剛滿一年,跟同事下班吃消夜周末打牌到比大學同學還熟;老人走光光,輪到我們在店裡作威作福壓榨新人的歡樂時光,無憂無慮盡情玩耍翹課,想幹嘛就幹嘛的身無罣礙。  
那你呢?  
2017/03/08  
雨季末期的天空好像趕著把整季的扣打用完,像潑水般毫不留情的潑灑在庫斯科的各個角落,還好先連絡了司機,否則在這種大雨中光是要去巴士總站就是各種狼狽。車站裡擠滿大清早就來排隊的旅客,有些人甚至直接睡在這裡,看來長途巴士還是秘魯人城市間移動的主要工具,相較之下飛機的價格的確是高昂了點。買車票絲毫不費力,倒是CKIN行李時戰戰兢兢 ,擔心一個行李裝錯,以接下來的行程根本別想拿到。  
車子出乎意料的舒服,雖然不是斬新內裝,但可以160度平躺的座椅讓總時數八小時的旅程腰痠背痛不起來。開出了庫斯科,沿途的高原景色好似鄉愁,原本要補眠的,卻痴痴看著這一片綠也不肯閉上眼。  
休息站沒甚麼人,停下來上個廁所還是會收個清潔費。想到普諾又比庫斯科高了四百公尺,隨手拿了包古柯葉結帳,帶著嚼個心安也好。高原上天氣變化不定,出發時的陰雨早不知道散到哪去了,太陽照得人睜不開眼,又抓了一罐可樂後趕緊躲回車上吹冷氣。  
查過路線,在抵達普諾前會經過胡利安卡。之前曾考慮從庫斯科搭飛機到這裡,再轉乘巴士到普諾,雖然可以省掉三分之二的時間,最後卻還是選擇公路旅行,躺進高原的懷抱。但胡利安卡既然有個國際機場,規模市容就跟庫斯科差不多吧?想著想著,車子駛進了市區,沒有出現想像中類似庫斯科的古老教堂和石板路,取而代之的是骯髒、凌亂、失序等等只有負面形容詞能夠代表的狼狽。台灣的柏油路雖然又是龜裂又是補丁,至少沒有一腳踩進去,整個腳踝就不見的坑洞,但胡利安卡的市區裡沒有一條柏油路,飛砂走石就是道路的主體。雨季末期,時不時的暴雨彈轟炸讓整個城市泥濘不堪,那些比腳踝還深的坑坑疤疤裡積了一窪一窪的泥水,等待輪胎輾過時的一次次爆裂;拐個彎,一個路邊垃圾場映入眼簾,不是公有的那種,而是隨地而丟,一袋兩袋三袋四袋沒有規劃的積沙成塔,奇怪的是沒人覺得奇怪?隔了一條街就有人圍坐在地上好像在野餐,下午三點的城市彷彿已經下班放學,路上盡是晃來晃去的人們,背著背包的年輕人、無所是事的中年人、抱著娃兒的老嬤嬤,一個一個鑲嵌在一片黃褐色的泥濘和房子裡,身上的傳統花衣掩蓋不住那股寂寥落魄,飽和的彩色包巾和泥濘磚壁交織在一起,濃烈的化不開。  
巴士只是穿過城市而已,並沒有絲毫停留,在出城時終於看到城裡唯一的一條柏油路。看到路的同時,車子也慢了下來。探頭一望,路邊站了好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正針對進出城的車輛一部一部的盤查。胡利安卡,到底是一座怎麼樣的城市?那相隔不到一個小時的普諾呢??該不會也是這樣吧???  
還好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普諾雖然不如庫斯科繁華喧囂,但市中心是熱鬧的,大教堂前的廣場也整理得井然有序;主要的購物街,兩側餐廳商店林立。肚子還不太餓,決定先去傳統市場晃晃。傍晚六點,市場攤販已經收了一半,剩下的攤位點起燈,準備再賣他個半小時;原本以為市場裡有熟食攤,走來走去卻看不到半家,不知道是本來就沒有,還是來的太晚?出了市場,不遠的另一端是家現代化的大賣場,人聲鼎沸,也許這裡吸走了傳統市場的客源。不想去裡面裡人擠人,於是挑了另一條路往回走,看到一家排了好多當地人的烤雞店。已經習慣南美洲的雞肉主食,剛剛一路來也沒看到甚麼特別的餐廳,不如就這吧?反正烤雞也無法難吃到哪去,而且人還這麼多。結果烤雞還真的不怎麼好吃,搭配了雞湯和沙拉仍然差強人意,那店門口那些排隊的人龍意思是...?我不懂!  
入夜後的廣場和購物街依然摩肩接踵,販賣土產和紀念品的店怎麼也逛不膩。實在太喜歡這些民族風濃烈的小垃圾,恨不得將它們全部打包回台灣。看來看去最後甚麼都沒買,決定明天晚上再戰一次!  
2017/03/09  
八點半的tour,七點不到就被餓醒,還好旅館早餐夠給力,不用錢的當然要多吃一點!接車準時出現,一間一間的將所有旅客送到碼頭邊。不是海邊的碼頭,而是世界上最大最高的的的喀喀湖畔。除了提供高山鱒魚給秘玻兩國,在幾百年前,這一片湖水更成為湖畔的烏魯族人逃離印加帝國統治的唯一管道。只是陸地上全面被印加帝國掌控,而這一整片面積相當於雲嘉南平原的湖水,能夠提供甚麼樣的庇蔭呢?  
遊艇九點準時開船,不一會已經遠離湖岸;青綠的湖面,許多蘆葦似的植物totora遍水橫生,遊艇就這樣在一叢一叢的totora間蜿蜒前行。突然左邊出現了一座極迷你的草屋,下一分鐘,一幢一幢的草屋出現在湖面上,而烏魯族人正在向整船人揮手呢!  
踏上第一座島嶼,腳下驚奇的觸感現在想起來還是新鮮,雖然早知道湖面上大大小小的島嶼都是由totora鋪蓋而成,但踩上去,微微下沉卻又有點反作用力的感覺實在難忘,totora散發的青牧草味讓空氣增添了幾分清新。放眼望去,島上的一切全部都是由totora搭建而成,房子、桌椅、陽傘、船隻、瞭望台...還在驚嘆,導遊已經將我們聚集到了廣場區,原來他已經請來島主,要跟我們分享島上的生活之道!  
浮在湖上,大大小小的島不下數十個,島上的居民也從十幾人到幾百人不等。有人的地方就成社會,有社會當然就會有領導人,每座島上的島主理所當然的就要負責島民們的日常。原本以為這種人都是各島的長老,才得以發揮老到的經驗來管理,沒想到腳踩著的這個島,站出來的居然是個年輕人!和領隊兩人一搭一唱,將島的建造過程演的生動活潑,從打樁、製造地基、到如何將totora一層一層的鋪上成島,然後蓋房、造船、結婚生小孩,配合精緻的小道具,實在令人大開眼界!而其他族人則是安靜的在旁邊編織手工藝品,小朋友們則不吵不鬧的在一旁玩樂,時不時遞上剝好的totora嫩莖讓我們當點心,原來連食物都脫離不了totora!  
講解完畢,族人很大方的開放他們的房子讓我們參觀,而我則鎖定了島主,一路跟隨他進屋,實在有太多問題想問了阿!進屋後,年輕的島主先介紹了家裡簡單的擺設,然後邀請我們坐在一樣是由totora製作的床上,用他自學的簡單英文盡量回答我們這群遊客千奇百怪,也不知道到底禮不禮貌的問題。越是聊,越是佩服眼前這個年輕人,許多族人因為生活不得不留在普諾,甚至其他城市;然而在普諾念完高中,當時才十九歲的島主決定回到故鄉,雖然這個故鄉距離普諾也不過三十分鐘的航程,但島上的資源如此貧乏,要年輕人過著這麼簡樸的生活談何容易?而不是只有過生活而已,身為島主的責任可是重重的壓在他身上。島上的建設、族人的生活健康都是必須要掛心的事情。totora可以解決的都還好,簡陋的電力設備、族人的教育及醫療費用等等還是得想辦法籌出來。但島上無法從事生產,只能靠婦女的手工藝做些手工小物和織品,賣給到島上參觀的觀光客,賺取一點微薄的零頭。說著說著島主黯淡了下來,因為遊客們看的比買的多,籌錢的速度遠不及花錢的速度,但除此之外又想不到其他方法能夠改善族人的生活。越是這樣,人口外移就越嚴重,怪不得島上清一色是婦女和小孩,青壯年沒幾個,應該都是在異鄉努力的打拼吧?  
"¿Cuando años?",我問島主
"Veinti-uno"   
老天!比我小了整整九歲,卻已經扛著這副重擔兩年了阿!看著這一張稚氣尚未退卻,卻已經帶風霜的年輕的臉,突然覺得很慚愧。自己活了三十個年頭,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想幹嘛就幹嘛,這個年輕人大可選擇留在都市裡,現在卻坐在我的面前,思考著如何讓族人過上更好的生活。他有怨過老天爺嗎?或是他們信仰裡的任何一尊神祇嗎?浮生若夢,他曾有過一絲絲希望浮島上的生活切只是夢一場嗎?我不敢問,怕得到一個會令人更加不堪的答案。  
湖上也可以跳島,搭上totora綁紮而成的船,一群人準備前往另一個規模較大的島。剛剛圍繞在身的小朋友自己跑過來牽著我的手,帶我坐到船上二樓的位置。開船了,五個小朋友也開始唱起歌來,雖然五音不全,雖然完全聽不懂他們在唱甚麼,但剛剛惆悵的心情的確被轉移了不少。哪知道歌聲輔歇,小朋友們便兜起衣裙,一個一個向船上的遊客收取小費。其實一向是看不起這種違反自由意志、強迫中獎的舉動,但想起島主肩上的重擔,又看到小朋友們期待的眼神,還是摸出了身上所有還不太認得的秘魯幣放進裙兜裡,儘管我知道這點錢實在無濟於事。之後的行程實在沒印象了,反正就是這裡拍拍那裏看看,腦袋裡轉的全是一個早上的失魂落魄。的的喀喀湖是印加開國皇帝的降臨處,難道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不屬於印加帝國的烏魯族人注定被遺棄?雖然純種烏魯族人已經在六十年前絕跡,目前島民們都是奇楚瓦族和艾馬拉族的混血,但這不該成為他們的原罪吧?共同的太陽神難道就沒照到這個角落嗎??  
一路上腦袋儘是想著這些糾葛,甚麼時候回到岸邊,怎麼走回購物大街的已經沒印象,直到肚子挨餓抗議,才找了一間餐廳祭了五臟廟。下半天無所事事,想要登高望遠一覽湖畔城市的美景,然而海拔三千八的城市在正午仍是炎熱,汗流浹背的一邊爬,一邊覺得索諾奇似乎又要來了。沒有登高望遠的命,只好再花了另一個小時找咖啡店。明信片寫完,隔天的行程資訊整理好後已經黃昏了。每一餐雞肉牛排的吃下來,已經膩到不行;隨便闖進一家餐廳,跟服務生確定沒有魚刺後,破例的點了湖中捕撈的鱒魚當晚餐。送上來時忍不住噗疵一笑,這不是英國名菜炸魚薯條嗎?  
肚子飽了,昨天晚上沒買的小垃圾也購入了,是該回去整理行李了,順便整理在秘魯最後一晚的情緒。回旅館的路上經過大教堂,看見一個婦人站在掛在牆上的聖物前虔誠的抱拳禱告,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她還是在那,有甚麼事情如此需要神跡才能解救?她會不會也是島民之一,在自己的神祇無法庇祐下才轉而投向殖民者的信仰?  
這下情緒更紊亂了!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對蹠點VI-失控的和平
  • 下一篇
  • 對蹠點IV - 天堂地獄天堂地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